<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在懲罰室強迫坐三角木;老師穿包臀裙和我P

       “我不碰你,真的,別生氣,我只是想帶你過去。”
     
        巧兒咬著唇,瞪著他,心慌意亂。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自從被打了板子,被……毀了身子之后,如今有男子和自己靠的太近,她就心驚膽戰。
     
        就連藍羽,她都不敢親近了。
     
        “我真的沒有惡意!”風早又對她氣勢,說不出的誠懇。
     
        巧兒咬了下唇,好不容易才壓下心頭的不安。
     
        再看他,確實……是誠摯的。
     
        好一會,她才點點頭:“嗯。”
     
        “走,我帶你去,我幫你采桑葉。”
     
        風早頓時喜上眉梢,差點一個沒忍住,又要去牽人家的手。
     
        幸好在手差點要伸出去的時候,趕緊忍住收了回來。
     
        要不然,巧兒大概很久都不會再信任自己了。
     
        “走吧,那邊還有很多新鮮桑葉,我帶你去。”他走在前頭。
     
        “不能走遠,公主會擔心我。”巧兒快步跟了過去。
     
        “好,不走遠,就在這一帶。”
     
        原本巧兒是真的對他很抗拒,但相處半個時辰下來,以前那種熟悉的感覺漸漸又回來了。
     
        “其實,我們公主并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無情,她……”
     
        那夜公主悄悄離開皇宮,到了天快亮的時候才回來,巧兒是知道的。
     
        事實上,公主去了哪里,她也能猜到。
     
        公主帶著自己的針包以及藥箱出門。
     
        那時候是誰受了傷需要公主救治,想想都知道。
     
        巧兒是了解公主的,但,寒世子未必了解她。
     
        “我們家公主只是……”她遲疑了下,才小聲說:“只是看起來無情……算了,不說這個了,跟你說沒有意義。”
     
        公主有時候確實是刀子嘴豆腐心,但,要看對象。
     
        對于那些一直害自己,還沒有半點悔改之心,如燕琉月之輩,公主真的可以做到冷心冷情。
     
        但巧兒一點都不覺得公主過分。
     
        公主不過是愛恨分明。
     
        只是這話,身份國公府人的風早,不會懂、
     
        大概,風早確實是不懂的,但這不妨礙他與巧兒相處。
     

     文學

        “主子們的事情,不如就交給主子們自己去處理,我們……我們處理我們的。”
     
        “我們?”什么叫處理他們的事?她和風早,能有什么事?
     
        “巧兒,我想了很久,我覺得,有些話該要和你說清楚。”
     
        為什么自從她受傷之后,自己就一直心緒不寧,做什么事情都不帶勁?
     
        早兩日他不懂,但現在,他真的懂了!
     
        “巧兒,其實我對你……”
     
        風早深吸一口氣,決定跟她說清楚。
     
        他喜歡和她搶糖葫蘆吃的感覺,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到,愿意一輩子買糖葫蘆給她吃!
     
    ===第363章 你被她騙了===
     
    “巧兒,其實我……”
     
        風早的話,讓巧兒莫名有些不安。
     
        她不是那么想聽他說下去。
     
        因為有些事,她自己都沒辦法把握。
     
        “風侍衛……”
     
        “叫我風大哥!”風早堅持。
     
        這份堅持,讓巧兒更加不安。
     
        她咬了下唇,才小聲喚道:“風大哥。”
     
        “嗯!”風早眼底充滿了喜悅,急道:“巧兒,我有話要跟你說,我……”
     
        “風大哥,我得要回去了,公主在等我!”巧兒心一慌,轉身就想走。
     
        風早既然已經將話說到這里,就斷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他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巧兒的手腕:“今日,我們將話說清楚,巧兒,不要躲避!”
     
        “我沒有躲避,我只是……只是真的有事,我要回去伺候公主了!”
     
        “巧兒……”
     
        “風大哥,原來你在這里!”密林一頭,柔兒快步走了過來。
     
        她臉色非常不好看,瞪著巧兒,氣得滿臉通紅。
     
        “你……你自己的身子都成那鬼樣了,你竟然還要勾引風大哥!”
     
        聽到“鬼樣”這兩個字,巧兒臉色一陣巨變,轉身就要逃。
     
        柔兒卻沖了過去,一把拉住她的手。
     
        “你別走,你給我將話說清楚!”
     
        “你做什么?放開她!”風早想要將柔兒推開。
     
        奈何柔兒是個女的,男女授受不親,不到迫不得已,風早也不想跟女人動手。
     
        “風大哥,你被她騙了!你還以為她有多好,她的身子都壞掉了你知道嗎?”
     
        柔兒真的很生氣,難道她就連一個被毀掉身子的***都不如嗎?
     
        “風大哥你一定沒有看過她的背還有……還有那個地方,她……”
     
        “你別說了!”巧兒用力要甩開她的手。
     
        沒想到柔兒的力氣那么大,竟然沒有被她甩掉!
     
        柔兒瞇起眼眸,冷笑:“為什么不說?你的身體現在變成什么樣,你自己心里有數!你竟然還想瞞著風大哥?”
     
        “我……”
     
        “夠了!”風早一聲喝止。
     
        柔兒卻急道:“風大哥,你真的被她騙了,她的背和……和臀,都變成黑炭了,你看一眼都會覺得惡心,你竟然還想和她……”
     
        “放開我!”巧兒嘶吼了一聲,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用力一甩。
     
        力氣如此大,竟然連柔兒都一個站不穩,被她甩在了地上。
     
        “巧兒……”風早想要過去。
     
        巧兒狠狠瞪了他一眼:“別過來!”
     
        “巧兒……”
     
        “你沒聽到他說嗎?我的身子已經徹底壞掉了,你還想跟我說什么?”
     
        巧兒眼底藏著淚,聲音嘶?。?ldquo;你聽清楚了!我的身子已經壞掉了!”
     
        她一抹眼淚,轉身朝扎營地奔去。
     
        風早想要追,還跌坐在地上的柔兒急道:“風大哥!你沒聽到嗎?她的身子已經毀了!”
     
        “黑漆漆的一團,難看得要死,誰看到都會吐!你還追她做什么?”
     
        風早原本想要追巧兒,柔兒這話,讓他住了步。
     
        回頭,看著坐在地上,一臉委屈看著自己的柔兒,他捏緊了掌心。
     
        “風大哥,你……你為什么要這樣看我?”這眼神,讓柔兒心里莫名有些慌。
     
        風早怒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她受的傷害與你無關!我不動你,只是不想給世子爺添麻煩!你若是再敢傷害她,我一定會殺了你!”
     
    ===第364章 醫者父母心===
     
    濃霧越來越大,那日到中午時分,霧色重重,就連營帳與營帳之間,都幾乎看不清楚。
     
        巧兒回去之后就開始動手給楚驚鴻做點心,一直做到濃霧彌漫。
     
        不管風早跟她說什么,她一概不理會。
     
        灶房人多,風早也不好糾纏下去。
     
        有些話說多了,反倒會傷了巧兒的面子。
     
        最后,他只能暫時先離開。
     
        倒是巧兒在端點心給楚驚鴻的時候,驚鴻多問了句:“聽說風早一直在纏著你?”
     
        “公主,你別聽那些人瞎說!”巧兒臉色一白,急道。
     
        “哪是什么那些人瞎說,分明是我經過院子的時候,看到風早從灶房出來,垂頭喪氣的。”
     
        “我不知道,我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真的沒有?”楚驚鴻歪著腦袋看她。
     
        “真的沒有!”巧兒堅定地否認。
     
        她看著驚鴻,是認真的:“公主,不要再說我和風侍衛了,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可能喜歡我,公主再說我要生氣了!”
     
        “好好好,我不說。”看出來她真的要生氣,驚鴻舉起雙手,投降狀。
     
        “真的不說!反正我也不想讓你和國公府的人有任何糾纏,不喜歡最好,要是喜歡,那還真是有些麻煩。”
     
        以巧兒這溫順的性子,嫁入國公府的話,一定會被欺負死的。
     
        巧兒沒再說什么,忙著給她準備下一道點心的材料。
     
        “其實我也吃不了太多,你就別瞎折騰了。”
     
        驚鴻又咬了一口綠桑膏。
     
        卻聽不到巧兒的回應。
     
        側頭望去,只見這丫頭揪著兩片菜葉子,兩眼無神。
     
        葉子都要被她揪爛了,她卻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驚鴻頓時有些頭痛。
     
        真的不喜歡嗎?
     
        這下,好像真有些麻煩……
     
        那日的大霧,一直到入夜時分才稍微淡去了些。
     
        按照驚鴻的預算,這大霧明日一早就會淡許多,最晚后天一早就可以啟程。
     
        雖然風凌寒對她特別小氣,連一份地形圖都不愿意借給她。
     
        但她一向是個非常大方的人,既然自己對天文略懂皮毛,有信息就該分享。
     
        剛走到風凌寒的營帳外,還沒來得及靠近,楚驚鴻就心頭一緊。
     
        營帳里,傳來了世子爺淺咳的聲音。
     
        咳嗽聲很輕微,卻低沉,有隱忍的壓抑,還有一絲來自五臟六腑的沙啞。
     
        聯系他白天那略微蒼白的臉色,這癥狀,心頭郁結分明還沒有解開。
     
        長此下去,對身體不利。
     
        尤其世子爺還是個倔強的主,這點看起來不是病的病,他是不可能讓大夫給自己醫治的。
     
        久病成疾,再這樣下去,由淺入深,總有變得嚴重到一發不可收拾的一日。
     
        驚鴻只是遲疑了下,便轉身回了自己的營帳。
     
        醫者,父母心。
     
        她不承認摻雜了其他感情。
     
        取了藥箱針包過來,尚未進門,便聽到里頭的人在說話:“寒哥哥,今日是我不對,我來跟你認錯了。”
     
        能如此呼喚寒世子的,除了楚薇云,再沒有第二個。
     
        “寒哥哥,我真的知道錯了,其實出發之前,月姨已經跟我說過,感情這種事不該勉強。”
     
        “所以,寒哥哥不喜歡我,我也不該強求,其實月姨也知道錯了,寒哥哥,你原諒我和月姨吧。”
     
    ===第365章 不管她犯了什么錯===
     
    楚薇云這個時候提起燕琉月。
     
        一想到母親走路時一瘸一瘸的模樣,風凌寒壓在心頭那一處,不可避免軟了下。
     
        他抬眸,看清楚楚薇云那張臉,眸色略微一沉。
     
        這還是他今日,第一次正兒八經看她。
     
        這張臉上,有一處傷痕。
     
        楚薇云被他看得臉一熱,之后,一張臉開始變得蒼白。
     
        “是……不是很難看?”她別過臉,聲音低啞,有些難堪。
     
        風凌寒將目光收回,她是不是難看,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只是之前,這張臉不知道涂抹了什么東西,這道疤痕并不算太明顯。
     
        而今夜,她頂著一張素顏,臉上什么東西都沒有。
     
        這傷疤,便清清楚楚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這一點都不像楚薇云的個性。
     
        楚薇云給他倒上一杯茶水,淡淡道:“我聽說,南晉那邊對女子的容顏,看的并不是那么重,所以……”
     
        她看了風凌寒一眼。
     
        雖然他依舊面無表情,從他臉上很難看到任何動容的神色。
     
        但,楚薇云一直跟在他身后仰望了這么多年,他的脾氣,她其實多多少少是有些能琢磨到的。
     
        只是從前自己太任性,做事不經腦,才會被楚驚鴻那***處處算計。
     
        如今,經過玲瓏的提點,她沉穩了許多。
     
        “聽說,南晉那邊,女子都要靠自己的能力,而非像其他國度一樣,靠容顏。”
     
        風凌寒不說話,事實上,對這種話題并不感興趣。
     
        楚薇云是知道的,但她現在要的不是他的興趣,而是,對她那道傷疤的一點點內疚。
     
        “寒哥哥,我說這些,不是想要怪你。”
     
        她頓了頓,才低著頭,繼續給他磨墨。
     
        “我只是想告訴你,這道傷疤以后也許并不會影響我的生活,所以,我正在努力適應它的存在。”
     
        風凌寒喝茶的動作,終于略微停頓了下。
     
        再抬眸,那道傷疤依舊清清楚楚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楚薇云眉宇間并沒有任何怨念,那么溫順,和從前一樣,小心翼翼跟在他的身后。
     
        小心翼翼,伺候著他。
     
        快十年了,他忘了這女孩子跟在自己身后多少年。
     
        也忘了自己忽視了她多少年。
     
        如今,對她依舊沒有半點女兒之情,但她是南星的女兒,他一向將她當成親妹看待。
     
        這傷……
     
        “抱歉。”
     
        楚薇云心頭一震,猛地抬起眼簾,看著他,一臉不敢置信。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