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多人運動不尷尬嗎——在公車上被一個接一個

    《佩奧日報》5月10日指出,沈小峰喘著粗氣,他渾身發熱,一把抱住了楊翠萍,一只手攀上了夢寐以求的寶物,沒有了內衣的束縛,這對豐潤充滿了彈性。

    “呀!你輕點……”楊翠萍吃痛,一把抓住了沈小峰的手,他的動作也輕柔了一些。

    “哦舒服~對……就這樣……快進屋吧,你這毛頭小子,讓我教你……”兩人互相在對方身上摸著,楊翠萍會兒便感覺腿間一片濕膩,急忙將他拉進了房里邊。

    房里開著燈,楊翠萍直接朝著床上一躺,對著沈小峰招手,滿臉潮紅與焦急說道:“把褲子脫了趴在我身上……”

    沈小峰被她的話刺激的心頭亂跳,喘著粗氣問道:“你怎么不脫?”

    “我沒穿內衣……”楊翠萍俏臉掛著魅惑的笑容,忽然一撩裙子,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腿根處一抹陰影一閃而過,她又重新給蓋上了。

    “你真是個妖精……”沈小峰語氣顫抖,麻利地脫了褲子,上床趴在她身上,急忙拱了起來。

    “呀,你別急,讓我來……”沈小峰初出茅廬,什么都不懂,她連忙按住了他的后背,另一只手往下邊探去,一邊張開雙腿,引導著他。

    “快一點!”沈小峰大嘴在她脖子上親吻著,兩只手蓋住她胸前兩團肉,隔著衣服搓得起勁,他被楊翠萍溫柔的小手摸得一陣跳動,迫切地想要找個地方鉆進去。

    楊翠萍滿臉潮紅,感覺體內的東西已經流到床上去了,她連忙將裙子撩起,屁股往后挪了幾分。

     文學

    嗡嗡嗡!一陣非常不和諧的動靜驚動了兩人,這是手機的震動,沈小峰嚇了一跳,趕緊從楊翠萍身上爬了起來。

    “有人找你!”沈小峰臉色慌亂,指著楊翠萍裙子側邊的口袋,手機的震動是從那里傳來的。

    “噓!別出聲,可能是你二柱哥。”楊翠萍臉紅得不行,語氣卻非常地鎮定,她拿起手機接通,頓時露出一股凌厲的氣質:“干嘛呢,你不是睡了嗎?”

    “你去哪了?我起來撒尿沒看到你。”屋里就兩個人很安靜,沈小峰聽到了電話里二柱的聲音,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有點熱,我去小賣部買冰棒吃……”楊翠萍嘴里這邊說著,臉上露出了一抹媚笑,眼睛盯著沈小峰小腹。

    “秀琴嬸子八點就關門了啊,你去哪里買?”

    “是??!關門了!被你搞的不上不下的,老娘火氣也沒法降!我現在再回來了。”楊翠萍語氣突然變大,還有些惱火。

    原來楊翠萍已經和二柱搞過一回了,還沒有滿足,難怪她剛才顯得那么急躁,沈小峰心里暗想,冷汗直流。

    “行,小心點啊,路邊有蛇,我先睡了。”老婆有怨氣,二柱語氣頓時慫了,趕緊掛了電話。

    那邊二柱一掛電話,沈小峰終于忍不住大口喘氣,臉色漲的通紅,剛才爆炸的欲望也消退了不少。

    “你快點回去!不要讓他知道了!”沈小峰急忙下床,將楊翠萍拉了起來。

    “哎呀!這死人!”楊翠萍臉色氣惱,不慌不忙地下了床,理了理身上的裙子,隨即露出一臉媚笑摸了摸沈小峰的臉龐:“今天先放過你,我找機會再過來!”

    “不要了,我不敢了!”二柱突然的電話將沈小峰嚇怕了,他連忙搖頭。

    “哼!由不得你!”楊翠萍瞥了一眼他下邊,眼里露出一絲渴望。

    楊翠萍走后,沈小峰急忙穿上內衣,慌亂不安地站在窗口,看到楊翠萍進了她家后才安心了下來。

    “嚇死老子了!”沈小峰抹了把冷汗,疲憊地躺在了床上。

    靜下心來沈小峰才感覺自己剛才太緊張了,二柱是不可能想到楊翠萍會大半夜來自己家的,想到剛才那激情的畫面,他渾身又開始發熱。

    第二天沈小峰睜開眼睛,外邊太陽都出來了,他記得今天李甜要去集市買玉米,他也想跟著去,便急忙洗漱了一把出門。

    剛一出門就撞見隔壁楊翠萍出來,她穿著一件淡黃色的汗衫,衣擺套進了黑色長褲里,胸前突出,柳腰盈盈一握,玲瓏的曲線展露無疑。

    “楊翠萍!”沈小峰停下腳步,興奮地打了聲招呼,他走上去,眼睛賊兮兮地盯著她胸脯?,F在大白天了,兩人都穿著衣服,他也沒這么多顧忌。

    “你注意點,這大白天的,二柱還在家里呢。”楊翠萍被她眼神盯得渾身發麻,又想起了昨夜那未完成的約會,心里一陣癢癢,眼睛也朝著沈小峰下面看去,可惜他今天穿著長褲,已經看不到像昨天那樣的畫面了。

    “你要下地干活去???”沈小峰嘻嘻問道,往她家里看了一眼,門還開著,二柱應該還在家里。

    “是啊,不然我裹這么嚴實干啥,拔花生去,昨天剛好下了雨,今天好干活,你要去哪???”楊翠萍沒好氣說道。

    “我也到地里去,看看花生熟了沒有。”沈小峰當然不敢說自己去賣李甜買玉米。

    “哎,那行吧,你家的要是不能拔,就上我家地里幫忙,回頭我跟二柱一起幫你,成不?”楊翠萍嬌笑了起來,對他拋了兩個媚眼。

    “可以啊,我先走了。”沈小峰知道楊翠萍想要占自己便宜,因為自己只有一畝地不到,楊翠萍家花生可是種了兩畝多啊,不過他也沒在意,鄰里之間幫幫忙也是應該的,況且他昨晚還差點把楊翠萍給上了呢。

    來到李甜家,木門仍舊關著,沈小峰上前喊了兩聲,沒回應,才知道李甜已經出門了。

    “怎么沒跟我說呢?不會生我的氣了吧?”沈小峰苦惱了起來,昨天傍晚和李甜表白,但是碰都不讓自己碰一下,而且還要保持距離。

    想了想,沈小峰還是給李甜打了個電話過去,探探口風。

    “嫂子你出門了嗎?我看到你沒在家。”

    “我已經在集市上了,玉米都賣掉一半,你怎么快到地里看看花生熟了沒有,嫂子一會兒賣完了就回來了。”李甜的語氣和往日一般平靜,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嫂子你真能干,以前我和我哥一上午都賣不了一簍。”沈小峰松了口氣,急忙夸立起來,其實他心里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嫂子長得這么漂亮,只要朝著人群一吆喝,本來不想買的都要圍過來了,這也是他想跟著李甜去買玉米的原因,就怕有人想要占便宜。

    但既然嫂子都這么說了他也沒轍,只好掛了電話朝著自己地里而去。

    來到地里,沈小峰拔了幾個位置,大半的花生殼都有了很清楚的紋路,這是成熟的標志,但還有小半還很稚嫩,花生仁都沒有。

    “還得長幾天才行。”沈小峰有些失望,因為如果地里不干活的話,他是沒有機會和李甜相處的,平時他沒事去李甜家里坐,都會被她給趕出來,現在經過昨晚的插曲,他都有點不敢上門了。

    “去楊翠萍家地里看看!”沈小峰忘不了昨夜楊翠萍帶給他的銷魂滋味,連忙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來到楊翠萍家的花生地里,卻只有她一個人翹著大屁股在拔花生,沒見到二柱。

    “楊翠萍”沈小峰喊了一聲,急忙來到了楊翠萍面前,“二柱呢?他怎么沒來?”

    楊翠萍起身,她頭上戴著草帽,炎熱天氣令她俏臉布滿汗漬,臉色潮紅,嬌媚動人,看到沈小峰過來,她惱火地哼了一聲:“他說有點事要到集市去一趟,這沒用的家伙,又是想偷懶了。”

    “那我幫你干吧。”沈小峰心頭一喜,二柱不在,那自己不就有機會了嗎,他當即來到了楊翠萍的身邊,占了一半的田壟,擼起袖子就開干。

    “要是二柱能有你這么能干就好了……”看沈小峰這么積極,楊翠萍頓時笑逐顏開,將干這個字咬的特別重。

    沈小峰本來就有色心,哪里不明白楊翠萍話里的意思,他拔起一叢花生抖著泥土,一邊瞄向楊翠萍,她彎著腰,一雙長腿將褲子繃緊,挺翹的雙臀展露圓滿的曲線,格外誘人,特別是胸口因為重力垂下的兩團軟肉,比平時看起來更加的飽滿。

    “楊翠萍,什么時候我們兩個再弄一回???”沈小峰喘著粗氣,想到昨晚抓在楊翠萍胸前的感覺,他內心一陣激動。

    “你昨晚不是說不敢了嗎?”楊翠萍側頭瞪了他一眼。

    “昨晚我太緊張了,我們可以去鎮里開房弄,這樣就沒人知道了!”沈小峰面龐一紅,急忙說道,他可不怕什么丟臉的,楊翠萍才是主動的人。

    “你傻了,鎮子就這么大,我要跟你去開房,回頭別人認出我來怎么辦?不行!”楊翠萍拒絕了。

    “那你來我家吧,今晚等二柱睡死了你再過來,我給你留門!”沈小峰都等不及了,恨不得立馬天黑能收工。

    “瞧你這猴急的樣,二柱能有你這勁頭就好了,我也費不著去找你……”楊翠萍直起了身子,嬌笑著,胸前跳動。

    “今晚看看情況吧,合適我就過去。”

    “好!”沈小峰心頭一喜,有了她這句話,他干勁十足,鉚足了力氣拔花生。

    一上午的功夫,半畝花生地已經拔完了,放在地上曬著,沈小峰又累又熱,一屁股坐在了田坎上,渾身都是汗,此時再看楊翠萍那渾身被汗打濕的誘惑模樣,也提不起什么精神了。

    “小峰,累壞了吧,真的謝謝你。”楊翠萍都不敢相信,這本來是要一天的功夫才能干完的活,卻在一上午給搞定了。

    “我這么累都是因為你啊,晚上你一定要好好獎勵我!”沈小峰咧嘴笑著,想到晚上即將到來的激情,他的精神又來了。

    “行了行了,男人都口是心非,昨晚還說不敢,今天就急成這樣了。”楊翠萍在沈小峰旁坐下,摘下帽子,一邊扇風,一邊解開領口兩顆扣子,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脯。

    “楊翠萍,我能不能……”看到那片誘人的白嫩肌膚,沈小峰眼睛火熱,伸出一只手靠了過去,此時楊翠萍一身都被汗給打濕了,半透明的汗衫貼住嬌軀無比誘惑。

    “你少來,有人的!”楊翠萍扭頭瞪了他一眼,旁邊地里就有村民在拔花生。

    沈小峰朝著不遠處看了眼,屁股朝著楊翠萍挪去,低聲說道:“沒事的,他們都在忙著呢。”

    “你這色胚,看不出來這么好色,我平時真的看錯你了,就摸兩下??!快點……”嘴里說著,楊翠萍身子卻朝著他傾斜了過來,光天化日之下讓別的男人占便宜,她臉上露出一抹羞怯,但是這種緊張的環境更給她帶來一種禁忌的刺激。

    沈小峰臉色一喜,急忙把手伸進楊翠萍的領口,連同內衣一起抓住一團柔軟揉搓了起來。

    “行了!內衣都被你弄臟了!”沈小峰剛感受到那舒爽的滋味,手臂就被楊翠萍給扯下,她急忙轉身開始整理被沈小峰弄亂的內衣。

    占了便宜的沈小峰咧嘴笑了起來,眼珠子滴溜溜轉著。

    都快到中午了,二柱仍然沒有來地里干活,楊翠萍罵了幾聲,對沈小峰說道:“你回家里看看,叫二柱開拖拉機過來拉,你就回家沖個涼吧,中午來家里吃飯。”

    “中午我去我嫂子那里吃,她今天去趕集了。”

    “行吧,那你晚上在上我家里吃吧,快去。”

    沈小峰急匆匆跑回了村里,去到二柱家告訴他,二柱在客廳里喝酒躺著看電視,滋潤得很,看得沈小峰有些生氣,這么好吃懶做,活該媳婦被人偷!

    二柱聽到沈小峰說幫自己家拔了半畝的花生,趕緊一陣感謝,又掏了二十塊錢給沈小峰:“小峰,你別跟你嫂子說我在這里喝酒啊,這二十塊你拿去買包煙吧。”

    沈小峰嘿嘿接過錢,他雖然不抽煙,但可以買兩斤豬肉啊,正好向她賠罪。

    “你快開拖拉機去吧,不然一會兒楊翠萍要罵你了!”沈小峰淡淡地說道,他知道二柱在家里沒什么地位,都是楊翠萍主事多一點,里外都是她在忙。

    回了家,沈小峰洗澡換了一身衣服,肚子也有些餓了,便趕緊跑去了李甜家里,每次李甜從集市上回來都會買點肉類,而且做好之后會讓沈小峰過來吃一頓好的。

    來到李甜家,還沒進到籬笆院里,沈小峰就聞到了一陣肉香味,肚子不由咕嚕叫了兩聲。

    “嫂子!”沈小峰喊著進了側邊的廚房,李甜圍著圍裙,身上穿著件淺藍色細肩T恤,露出一截性感的鎖骨,胸前的豐滿隨著炒菜的動作上下顫抖,看得人眼熱;她圍著一條洗的發白的牛仔圍裙,下身穿著黑色的齊膝五分褲,裸露的兩截白嫩小腿像是白玉雕刻;腰肢纖細,曲線玲瓏,整個人從上到下透露出一抹成熟婦人的風情,看得沈小峰心里一蕩。

    “快放火,嫂子買了半只鴨子,剛想叫你過來的吃飯。”李甜擦了擦額頭的汗漬,發絲黏在上面,模樣嬌媚,楚楚動人。

    沈小峰急忙坐在了柴坑旁,往爐灶里塞了一把柴火,眼睛偷偷地看著李甜呼之欲出的胸脯,開始交待今天的事情:“嫂子我去地里看了下,花生還沒熟呢,隔壁楊翠萍叫我去幫她家拔花生,說她家的弄完了就來幫我。”

    “怎么老是叫人家名字呢,要叫嫂子知道嗎?她比你大三歲呢。”李甜嗔怪說著。

    “比我大就占我便宜,我才種了一畝花生啊,她家有兩畝多呢!”

    “鄰里之間幫幫忙應該的,她看你一個人,平時不也喊你上家里吃飯嗎?”

    “嗯!我明白了,下午我繼續幫她!”

    李甜微笑點頭:“小峰你能這么懂事就好了,做人一定要記得報恩,翠萍嫂子雖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她人還是不錯的。”

    “肯定不錯啊,今晚就是我的了!”沈小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沈小峰掏出了剛才二柱給的那二十塊錢,放在了炤臺上,獻寶似的說道:“嫂子,二柱騙了楊翠萍,在家里偷懶沒去干活被我發現了,給了我二十塊錢,你拿去買兩斤豬肉吧。”

    “這個二柱……”李甜掩嘴偷笑,將錢收了起來:“留給你買件衣服吧,咱們哪里吃的了這么多肉。”

    沈小峰咧嘴燦爛地笑著,“咱們”這兩個字聽起來特別舒心,他也知道李甜對昨晚自己冒犯她的事情沒那么生氣了。

    中午吃過了飯,沈小峰想主動收拾碗筷,多陪李甜一會兒,可他剛放下碗筷,李甜就開始催著沈小峰離開。

    “你快回去吧,嫂子自己收拾,你下午去幫翠萍嫂子繼續干活,我就去玉米地里把玉米桿給砍了。”

    “嫂子我想多陪你一會兒,昨天你不是說喜歡我嗎?”沈小峰心一急,拉住了李甜柔嫩的小手,滑膩清涼的感覺讓他心頭一蕩,愛不釋手地揉捏了起來。

    “你放手啊……”李甜俏臉立刻布滿紅暈,想撒手卻被沈小峰給緊緊抓著了,她也無奈,只好由著他去了。

    “你坐下來,嫂子跟你好好地說。”李甜牽著沈小峰在桌子旁坐下,一雙美目落在沈小峰臉上,他長得和丈夫沈小山有些相似,但面容更加粗狂,更有男人味,可是卻比沈小山更加貼心,懂得安慰女人。

    “嫂子你說吧,我都聽著呢。”見李甜主動讓自己握著手,沈小峰心里喜滋滋的。

    “嫂子是喜歡你,可我畢竟比你大了五歲呢,你又沒結婚,我是個寡婦,又有克夫命,我們怎么能走到一起呢。”李甜微微咬著下嘴唇,臉蛋露出一抹羞怯,嬌媚的小臉蛋看得沈小峰想親上一口。

    “我不怕!”沈小峰搖頭,抓了抓她小手,臉上露出一陣甜蜜:“只要能跟嫂子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

    “唉……”李甜嘆了口氣,芳心亂顫,想了想她輕聲問道:“是不是你什么都愿意做?”

    “當然!”聽嫂子有松緩的語氣,沈小峰急忙點頭。

    李甜嫣然一笑,風情萬種,嬌嫩地紅唇抿了抿說道:“那你答應我,不能碰嫂子,不能在我這里過夜,天一黑就要回去。我就跟你在一起,但是是暗地里,不能讓人給知道了。”

    “這怎么能算在一起呢?我什么都干不了。”沈小峰頓時焉了。

    “你這壞孩子,腦子里裝的什么呀,你現在不是摸著嫂子的手嗎?要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會讓你摸嗎?”李甜紅著臉說道。

    “只是摸摸手嗎?那里呢?”沈小峰看著李甜鼓脹的胸脯,吞了吞口水。

    “這里…不行!以…以后再說……”李甜急忙用手擋著胸口,支支吾吾說了一句,臉上再也掛不住了,將沈小峰往外推:“嫂子都答應跟你在一起了,你快回去吧!”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