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大齡剩女找小伙解決需求|多人運動正確姿勢

      “你說,我們倆這忙活了半天,要是人家壓根就沒想去什么舞會的,那我們不是瞎折騰么”,
     
    貝恬擔憂的問。
     
        妮娜還不停在往貝恬身上貼布料呢,“有備無患嘛,再說了,我們又沒損失,女為悅己者容,
     
    我們美我們的”。
     
        “我還從來沒穿過禮服呢”,貝恬左看看右轉轉的。
     
        “你別動來動去的,一會兒針扎你肉上可別喊疼”,妮娜嘴里叼了一排的大頭針,五顏六色的
     
    。
     
        “你這啥設計啊,怎么跟圖紙上畫的不一樣啊”,貝恬歪著脖子想從桌上的圖紙里探究一二。
     
        “你就只管穿就行了,我的技術你還不放心么”,妮娜自信的說。
     
        “你說,我穿這一身該配什么衣服啊”,貝恬很是期待自己的華麗變身。
     
        “你都穿這一身了還想配什么”,妮娜打趣的問,“要不,我再去給你整條幾克拉的鉆石大項
     
    鏈搭配搭配”。
     
        “什么玩意兒”,貝恬無辜的表示說,“這大冬天的難道就穿這一條吊帶啊”。
     
        妮娜抬起頭愣愣的看著貝恬,“***喊你穿秋褲的時候你哪次乖乖聽話了,現在知道要保暖了
     
    ?你這不是矯情是什么?!”
     
        “我這不是沒什么經驗么”,貝恬害羞的拍了拍臉龐。
     
        “我以別人的經驗告訴你,享受風度的時候你就感受不到溫度了”。
     
        “也對”,貝恬很認同的點點頭。
     
        有好幾次高就差點就想要說出口了,但每次都有各式各樣的攔路虎突然出現打斷原本的算盤計
     
    劃。
     
        貝恬好像再一次擁有了心靈感應的能力,有好幾次感覺高就欲言又止就快脫口而出了,可就是
     
    有那些個沒眼力見的絆腳石不合時宜的莽撞闖現,好好的一盤棋把整個棋局都攪渾了。
     
        “你咋還不說呢”,卓越眉頭緊鎖的搖了搖頭,這都第幾個晚上了。
     
        “這不是沒找到合適的機會么”,高就一臉惆悵的看著手機。
     
        “有那么難么,打電話發信息這不都是分分鐘就能解決的事么”,卓越一個翻身從上鋪躍了下
     
    來,二話不說就想奪下高就的手機,“你要不行我來幫你”。
     
        高就一把將手機護在胸前,“這種事,還是我自己來吧”。
     
        “行行行,你來就你來”,卓越并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就直憨憨的站在高就身后,看他能有
     
    多本事。

     文學

     
        想來想去,如果太直接會不會又顯得有點露骨,高就的經驗值不足根本拿捏不準女生的分寸,
     
    思前想后的反復編輯才終于把信息發了出去。
     
        “什么啊,你不是吧,沒毛病吧”,卓越盯著高就的手機對話框瞪直了眼珠子,“哪個女生會
     
    想看到這啊,真有你的”。
     
        這些天貝恬的手機幾乎就跟粘手上沒區別,時不時就會拿起來喚醒確認一下,會不會下一秒就
     
    能收到高就的邀約邀請呢。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三章 特別的一個===
     
    看見手
     
    機信號燈閃爍,貝恬一個激靈深呼吸的挺直了腰板,直覺和心跳都在告訴自己,就是他了。
     
        “平安夜有個圣誕樹馬拉松,要不要一起去試試”。
     
        看到高就的這條信息時貝恬急促的呼吸差點眼白一翻把人給厥過去。
     
        卓越都這么在吐槽了高就卻絲毫沒察覺自己有什么問題。
     
        “怎么了,這不已經發出去了么”,高就不知所以的天真道。
     
        “你這還不如別發呢”,卓越那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這大過節的誰要跟你去跑步,人家
     
    要的是浪漫你懂不,浪漫!”
     
        “浪漫那不是晚上的事么,又不妨礙白天的活動”,高就還傻不拉幾的呢。
     
        “那你倒是跟人家說呀,你又不說,人家怎么知道你還分上半場和下半場”,卓越催促說。
     
        “那不是時機沒到么”。
     
        “這要什么時機,說就完了,一句話的事情”,卓越簡直無語至極。
     
        “她這不是還沒回么,我想要是等跑完步,我再那么順口一問,也不至于太刻意嘛”,高就磕
     
    磕巴巴的還覺得自己很有條理。
     
        “你這什么狗屁邏輯”,卓越強烈的譴責說,“你到底懂不懂女人,現在就該是你刻意表現的
     
    時候,你越刻意才越能體現出你的重視和誠意,你這隨隨便便搞的像替補方案似的,你等著吧,換
     
    作是我看我會不會搭理你”。
     
        那頭卓越的話剛說完,這頭高就的手機就“滋滋滋”的震了起來。
     
        高就木訥的跟卓越對視了一眼。
     
        “看我干嘛,看手機呀”。
     
        卓越一個豬頭軍師搞的比兩個當事人還著急,脖子都快伸進屏幕里頭了??锤呔推綍r反應挺機
     
    靈了,這時候怎么遲鈍的跟換了個人似的。
     
        “嘖嘖嘖,你看看,我說什么來著”,卓越氣的直跺腳。
     
        屏幕上顯示,“不好意思,圣誕節有約了”。
     
        先前貝恬還在苦思,要是高就真邀請自己參加舞會的話,那要怎么答應才能顯得自己既矜持又
     
    大方。
     
        正巧前些天韓磊也發來了邀約,說這是自己入伍前的最后一個節日,貝恬正愁該怎么拒絕才不
     
    至于太過感傷,這下可好,反倒是成了拒絕高就的完美理由。
     
        倒不是因為馬拉松不好,只是,讓貝恬沮喪的是,馬拉松什么時候不能跑,為什么偏偏就只能
     
    是馬拉松。
     
        “怎么辦”,這下高就才慌了神,他根本沒預料到除了自己劉貝恬還會有別的安排。
     
        “我哪知道”,卓越轉身又爬上了床。
     
        這下輪到高就又追了上去,“你說她還能約誰”,在問這話的時候高就突然就后知后覺的心里
     
    有數。
     
        “反正不是我”,卓越是打算徹底放棄那塊木頭了,只是嘟嘟囔囔的嘆息說,“你說你,這么
     
    長時間,平時那么多的機會,白瞎你這大活人了”。
     
        高就怏怏的看著手機盯了好久,反復確認之后并沒能改變什么。
     
        貝恬捧著手機翻了個身在床上重重的嘆了口氣,居然連個回信都沒有,說不定就是給隊員們群
     
    發的一條信息,原來自己也并非是特別的那一個。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四章 
     
    統一戰線===
     
    看著宿舍的天花板,要是妮娜在就好了,想吐槽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貝恬內心全被
     
    無語給占據了,明天早上訓練都不知道該用什么心態面對高就。
     
        算了唄,秉持著只要自己不尷尬,那尷尬的就是別人的原則,順其自然。
     
        這一覺貝恬睡的特別累,做了一晚上的夢,醒來卻什么也不記得了。
     
        就跟貝恬猜的那樣,高就就像沒事人一樣從容的在跟隊友討論核心該怎么發力體力該怎么分配
     
    ,好像從沒在意過昨天發的那條信息,貝恬瞅了眼生著悶氣就走開了。
     
        知道貝恬就站在那兒看著自己,所以高就更抬不起頭來了,只能繼續假裝在那指導戰術,直到
     
    貝恬默不作聲的扭頭離開。
     
        卓越像個偵察兵似的可一直看著他倆呢,沒想到高就這不爭氣的家伙還真沉得住氣,看樣子還
     
    得靠友軍打輔助。
     
        沒想到卓越剛起步就被從身后突然竄出來的俞婷薇給截胡了。
     
        見劉貝恬一個人在刷圈,俞婷薇特投機的追了上去,難道是怕貝恬寂寞不成。
     
        “誒,舞會你們去么”,俞婷薇自來熟的開場白好像兩人感情有多好似的。
     
        “什么舞會,什么你們”,現在就她們倆人,貝恬又不能不搭理。
     
        “圣誕舞會啊,你和高就呀,你跟我還裝什么呢”,俞婷薇很輕蔑的瞧了眼貝恬的表情,那叫
     
    一個不爽。
     
        “那不是你們畢業班的舞會嘛,有我什么事呀”,貝恬盡量假裝不在乎。
     
        俞婷薇朝跑道外的高就瞥了眼,“還是說~~~你們另有安排?”
     
        “什么我們”,貝恬也朝目標人物瞟了眼,“我過我的圣誕節,他跑他的圣誕樹”。
     
        “圣誕樹?你說的該不會是馬拉松吧”,俞婷薇想起來了,好像是有那么一場活動,但這種噱
     
    頭向來不是高就這種嚴肅跑者的菜。
     
        “所以你也知道”,這兒一說貝恬就更不痛快了,果然跟自己猜的一樣,就連馬拉松自己也不
     
    是最特別的那一個。
     
        “???”,俞婷薇愣了愣,顯然高就他是跑偏了呀。
     
        “怎么,你該不會是怕我去舞會搶你風頭吧”,貝恬玩笑般的挑釁道。
     
        “切~我還怕你不敢斗呢”,俞婷薇很不屑的回懟說,“現在看來,我猜的果然不錯”。
     
        不知道是不是被彼此的幼稚給取悅了,兩人居然很默契的相視一笑,一步步又消失在了跑道上
     
    。
     
        卓越和高就兩人勾肩搭背的,就站那看著劉貝恬和俞婷薇一圈圈的從眼前跑過。
     
        “你說她倆該不會是跑出什么革命友誼了吧”,卓越對女生之間那種奇奇怪怪的感情也是撓頭
     
    ,前一秒還橫眉豎眼的呢,下一秒好像又姐妹情深統一戰線似的。
     
        “刀是好刀,可惜沒用在刀刃上”,高就嘀嘀咕咕的不知所云。
     
        聽高就神叨叨的,連卓越都覺得這傻子怪可憐的。
     
        節日臨近,貝恬那身裙裝已經有了完整的雛形,可每次看見妮娜一腔熱血的又是縫紉又是裁剪
     
    ,貝恬就只能一聲聲的大嘆粗氣。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五章 留著過節===
     
     
    你能別老對著我的作品嘆息么”,妮娜還專注于手上的一針一線,“別再影響我的創作激情了”。
     
        “我不過就是在可惜而已”。
     
        “可惜什么”。
     
        “可惜這么美的裙裝卻只能埋沒在這間工作室里”,貝恬還在為自己錯失了圣誕舞會深感痛惜
     
    。
     
        妮娜很無語的搖了搖頭,很不明白的是,為什么兩個人都拖泥帶水的,對待感情就不能表達的
     
    光明磊落些么,干什么要這么遮遮掩掩的相互折磨各自難過。
     
        平安夜來的比想象中還要快,從開始的期待到現在那一點點小小的拖拒,貝恬的心理進程連自
     
    己也表述不清。
     
        既然說了是平安夜,那肯定夜才是節日的高潮啦,也不知道貝恬到底怎么想呢,反正韓磊一個
     
    大早就按計劃出現在了學校的大門前。
     
        “滴滴”。
     
        聽見兩聲汽車信號,貝恬很嫻熟的坐上了目標車輛。
     
        “怎么就你一個”,貝恬系上安全帶盡可能展露出開心的樣子來掩飾自己內心小小的失落,“
     
    我們現在是去接林玲嗎”。
     
        “噢,那個……”,其實早在來之前韓磊就跟林玲串好了說辭,“她說,今天還是跟自己喜歡
     
    的人在一起過節更適合”。
     
        這話明顯別有用意,貝恬只能用開玩笑的方式假裝不當回事,“難道我們就不是她喜歡的人么
     
    ”。
     
        韓磊被貝恬銳利的眼神給唬住了,看來還是不宜隨意妄言,“我的意思是,人家學長大人這么
     
    忙,小情侶好不容易過個節,咱們還是別打擾了吧”。
     
        “行吧,那今天你想去哪,我都奉陪”,貝恬大方的表示。
     
        “平安夜連頓大餐都不陪,還說什么奉陪”,韓磊還在因為貝恬的時間管理犯嘀咕呢。
     
        “干嗎非得晚上嘛,我們中午吃頓大餐不好嗎”,貝恬安撫說。
     
        “所以晚上你到底安排了什么事嘛”,韓磊還沒放棄想要追究到底。
     
        “哎喲,你怎么也跟老媽子似的,羅里吧嗦,還走不走,不走我下車了啊”。
     
        “走走走,現在就走”,韓磊呼的一腳油門,他才不會給貝恬任何下車的機會。
     
        “什么時候報道去啊”。
     
        “早著呢,過完年3月吧”,韓磊表情輕松的目視前方。
     
        “3月份?”,貝恬歪著腦袋想了想,“那這怎么會是出征前的最后一個節日呢”。
     
        不過既然貝恬這么問了,那韓磊也就不怕說了,“春節走那些個親戚都不夠用呢,還是說你想
     
    留著跟我過情人節吶”。
     
        可不是么,但韓磊之所以苦哈哈的非得這么說也不是沒理由的。即便韓磊很清楚自己在貝恬心
     
    里的位置,盡管無數次的告誡自己該放手了,這不就是選擇去征兵最幼稚的借口么,可真到了最后
     
    關頭還是有口氣不想放棄。
     
        韓磊當時就在想吶,要是真有圣誕老人能在平安夜的圣誕樹下送自己一個女朋友,那往后一起
     
    過的節,什么春節、情人節啥的可不得多了去啊,可要是圣誕老人沒把這女朋友給安排上,那這平
     
    安夜不就成最后一個節日了么。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六章 打卡模式===
     
    明知
     
    道韓磊是句玩笑話,可為什么貝恬會覺得字句里的情感那么真呢。
     
        韓磊偷瞄著從貝恬嚴肅的表情中看到了些許的失望,“開玩笑,玩笑話,你這么認真干嘛”。
     
        “哪有,呵,呵呵”,貝恬尷尬的抽動著嘴角,“我是在想我們到哪去好呢”。
     
        “你說去哪就去哪,我都聽你的”,韓磊乖順的說。
     
        從沒覺得這大城市里的娛樂節目會無聊的這么匱乏,逛街吃飯看電影就像是約會三件套一樣的
     
    俗套,就沒點新鮮的活動么。
     
        “要不我們去網吧吧”。
     
        “網吧???”,韓磊一臉困惑的朝貝恬連看了好幾眼。
     
        “嗯,我沒去過”,貝恬很肯定的點點頭。
     
        “這……呵……”,這下韓磊可就難辦了,“還是別吧,我倆一人一臺電腦那多沒意思”。
     
        “也是……”,貝恬也覺得似乎并不太妥。
     
        韓磊也不想這好好的“約會”都浪費在毫無意義的走過場的形式上,這機會可不是什么時候都
     
    能趕上的,所以必須是獨一無二的,還得是精彩紛呈的。
     
        “要不,我帶你去玩雪吧”,韓磊就想在貝恬臉上看到不知是驚喜還是驚嚇的表情。
     
        “玩雪?真的!”,貝恬驚訝的盯著韓磊,可現在萬里晴空呀。
     
        “嗯,我哪敢忽悠你啊”,這下韓磊可算是把自己的玩性給暴露了。
     
        幸虧是出發的早,一到市區這路堵的都跟貪吃蛇一樣,越排越長。
     
        最讓韓磊沮喪的是,堵路上也就算了,地下車庫還得堵,停完車一大半的興致都磨滅了,這還
     
    沒完呢,吃個飯叫號都排一百多桌。
     
        “其實我對吃沒什么講究”,貝恬這肚子已經餓的呱呱叫了,“要不我們換家人少點的吧”。
     
        “那不行,就剩四十多桌了,現在走豈不是前功盡棄”,韓磊的執著只是想給貝恬他認為的最
     
    好的。
     
        今天是韓磊的主場,所以貝恬并沒有堅持,花了那么長時間至少證明這頓大餐還是值得的,吃
     
    的兩人是有滋有味。
     
        可能是在無畏的擁堵上浪費了太多時間,不知道為什么貝恬老看手機,生怕趕不及下一場似的
     
    。
     
        “你還有事?”,韓磊的口吻還有點醋味。
     
        “沒有,沒事啊,不是說去玩雪么,我這是迫不及待的熱切期盼呢”,貝恬打著幌子給忽悠過
     
    去了。
     
        原來如此,就知道貝恬會喜歡,這堂皇的理由韓磊卻很天真的信以為真。
     
        其實城里能玩的活動可豐富了,只要稍微花點心思約會可沒那么難,只是很多時候談戀愛的過
     
    程本身就是從火花四濺再到激情散去,從挖空心思再到懶得折騰,要不然為什么會有人說戀愛再好
     
    總歸沒曖昧來的美好呢。
     
        就像韓磊現在這樣,喜歡的小心翼翼,擔怕自己不夠給力,還要提防用力過猛。不像當初的趙
     
    宇,喜歡的有恃無恐,戀愛約會刻板到竟成了打卡模式,到最后就連敷衍都懶得形式,當初的干柴
     
    遇冷受潮,怎么摩擦也燃不起火花,長此以往這把火就再也點不著了。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七章 矯情的可愛===
     
    原來韓磊說的玩雪打雪仗就是冰雪
     
    大世界吶,看來在他眼里貝恬始終都只是個孩子。
     
        “怎么樣,我可沒忽悠你吧”,韓磊自己也興奮的像個孩子似的。
     
        “怎么被你找到這兒的”,從貝恬臉上的表情就知道有多歡喜了。
     
        “怎么找,用心唄”。
     
        為了找這么個地兒韓磊可沒少花心思,想著什么游樂場啊、海洋館啊,都沒什么新意,況且該
     
    去的地方貝恬跟趙宇差不多也都去過,他才不要赴這后塵。
     
        貝恬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爬上滑梯了。
     
        “等等等等”,韓磊把貝恬攔在身前,迅速解下自己的圍巾手套,“都說了要來玩雪,出門怎
     
    么也不參考下溫度,快戴上”。
     
        “我不冷,戴著多別扭啊”。
     
        “別呀,你是女孩子,得注意保暖”,韓磊執拗的把手套給貝恬穿戴上,“還有這”,韓磊一
     
    把將頭頂上的墨鏡給架在了貝恬的耳朵上。
     
        “室內還戴什么墨鏡”,貝恬都被韓磊給整懵了。
     
        “防雪盲”,韓磊一本正經調整貝恬的墨鏡和圍巾。
     
        貝恬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都冰塊哪來的雪,文盲”。
     
        “行行行,玩去吧”。
     
        哎喲這大滑梯,別的女孩子坐在上頭都咿咿呀呀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貝恬站在后頭不知道翻
     
    了多少個白眼,內心世界的OS一個勁在吐槽:這還不如前面那些小朋友呢,這扭扭捏捏的到底還玩
     
    不玩了。
     
        谷&lt;/span&gt;  輪到貝恬可不就呲溜一下的滑進了韓磊的懷抱。
     
        “你這膽子也忒大了吧”,韓磊拉起貝恬,“你就不能像其他女孩那樣,稍微做作一下,那才
     
    可愛嘛”。
     
        “矯情”,貝恬嬌嗔的擺了眼,“要不我退一步,放你去照顧照顧有需要的女孩紙”。
     
        “別別別,再給個機會,去玩那個唄,你也照顧照顧我”,韓磊指著一條超長的雪圈滑道。
     
        看一個個輪胎從坡頂速度又激情的飛馳而下,這尖叫聲最是刺激腎上腺素。
     
        “來呀,走啊”,貝恬大手一揮拉著跟班小弟就登上了坡頂。
     
        工作人員指著一個大大的皮滑輪胎:“一個在前一個在后”。
     
        “女士優先”,韓磊含著嘴角做了一個很紳士的請。
     
        貝恬這可是當仁不讓,一個大跨步立馬就位。韓磊的心跳還沒那么緊張過呢,如果可以的話,
     
    要是能就這么一直環抱著貝恬,像這樣牢牢的護在胸前,自己那是說什么也舍不得離開啊。
     
        工作人員,“放松,走你”。
     
        毫無緩沖的勇往直前,貝恬一個慣性的靠在了韓磊身上,兩個人玩果然快樂加倍。韓磊發自肺
     
    腑的不知道在瞎嚷嚷個什么勁,但內心就是有許許多多的宣泄想要大聲的喊出聲來。
     
        貝恬的耳根子都快被韓磊喊紅了,想必是這氛圍到了,貝恬高舉雙手情不自禁就喊出了聲,出
     
    于條件反射的保護欲,韓磊趕緊把貝恬給攬在了懷里,真要翻車了也得有自己這個人肉墊子護著,
     
    瞧貝恬咿咿呀呀喊的多歡樂啊,這應該就是韓磊說的可愛吧。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
     
    百二十八章 出手===
     
    一個俯沖的屁股墩,成功著陸。
     
        工作人員拉起貝恬和韓磊,“兩位可以去看下照片”。
     
        “照片?”,貝恬拍拍屁股。
     
        “走,看看去”,韓磊拉著貝恬就往一旁走去。
     
        現在這些商業套路層出不窮,不就是因為有像韓磊這樣的愛吃這套么。
     
        “這么貴,還不如我們自己拍的好呢”,貝恬指著韓磊手里的幾張相片,“你看我這齜牙咧嘴
     
    的”。
     
        “我看就挺好,很合我心意,看這齜牙咧嘴跟你的張牙舞爪多配啊”,韓磊一邊走一邊大笑著
     
    緊盯不放。
     
        “不行,這么丑的相片不能流落凡間”,貝恬伸手想奪卻抓了個空。
     
        “丑才更應該放我這兒啊”,韓磊一把護住,“我得帶到部隊去,要是真遇到什么兇險,拿出
     
    來那么一晃,辟邪又擋災,你說是不是”。
     
        “你?。?!”,貝恬立馬在韓磊的后腦勺上賞了一記腦瓜子。
     
        兩人又在雪圈和大滑梯那流連了好幾個回合,期間貝恬可不止一次的確認時間,就這樣低著腦
     
    袋被韓磊給拖著轉戰前往下一個項目。
     
        貝恬一抬頭,“這滑冰我可不會啊”,只有羨慕的擺擺手的份兒。
     
        “你不會我會呀,哥教你”,韓磊早想趁機會露一手了。
     
        貝恬再一次摸出手機偷摸的確認時間,“我看今天就算了吧,這沒個把個小時我看我是站不穩
     
    腳跟的”。
     
        “這不有的是時間么”,韓磊不想錯失這么一個言傳身教的好機會。
     
        “改天吧改天”,貝恬只能連哄帶騙,“那兒的冰雕我們還沒去呢,走走走,拍照去”。
     
        谷&lt;/span&gt;  這幾乎就是散場的信號了,即便韓磊心有不甘,也就只能隨著貝恬去了
     
    。
     
        在返程的路上,貝恬迫不及待就發布了冰雪世界的朋友圈,還挺樂呵,盡管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的,不過跟韓磊一起玩的這么開心也都是真的。
     
        “你看咱倆不是玩的挺開心的么,干嘛非得這么著急的想要回去啊”,韓磊一邊開車一邊嘟囔
     
    著心中不快。
     
        “噢,那個,我答應了寢室的小伙伴們,說好要和姐妹們一起過平安夜的”,貝恬低著腦袋很
     
    違心的撒了謊。
     
        “那也可以吃了飯再走嘛”,韓磊還想掙扎一二。
     
        “哎呀~~~”。
     
        “好了好了,說不過你,放你一馬”,這都撒嬌了韓磊哪還扛得住。
     
        這邊韓磊算是安撫好了,可誰來安撫貝恬內心的急躁呢,都什么時候了,就算是跑馬拉松那也
     
    該結束了吧。
     
        “誒誒誒,那個,就這兒靠邊停吧”,快到工作室園區的時候貝恬趕忙把韓磊給叫停了。
     
        “???這不還沒到學校么”,韓磊頓了頓腳踩住了剎車。
     
        “噢,那個,我帶點兒外賣回去”,貝恬又厚著臉皮哄騙道。
     
        “那行,我等你”。
     
        “別啊,這兒離學校很近了,一會兒我自己回去就行”,貝恬迅速解開安全帶,一只腳都踏出
     
    車外了,“你也早點回去,平安夜快樂,圣誕節快樂,今天很開心,拜拜了噢”。
     
        “誒……”,韓磊拍著大腿,祝福的話還沒說出口,口袋里的心意也還沒來得及出手……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八百二十九章 提前退役===
     
    貝恬像只皮猴似的一路竄回工作室。
     
        看見貝恬回來的時候妮娜正在把自己往禮服里塞呢。
     
        “你怎么回來了”,妮娜還納悶呢,“來來來,快幫我把拉鏈提一提”。
     
        “你急什么,離舞會開始不還有段時間么”。
     
        “卓越不是不知道咱們的工作室么,我得趕在他去宿舍接我之前趕緊回去”。
     
        妮娜深吸一口氣,貝恬總算是把拉鏈給拉上了。
     
        “誒,那個……”。
     
        “先不跟你說了,趕時間回頭聊”,妮娜心急火燎的披上外套哐當一聲的奪門而出。
     
        這下貝恬可就更寂寞了,再看眼妮娜專門為自己趕制的小禮服,那更是落寞加倍。
     
        落寞的又何止是貝恬一個。
     
        高就看著貝恬的朋友圈落寞。
     
        韓磊看著貝恬拜拜的背影落寞。
     
        “滴滴”。
     
        走在路上高就仍專注于手機朋友圈里貝恬笑逐顏開的表情,從墨鏡的反光很容易就能認出拍照
     
    的是誰。
     
        “滴滴”。
     
        又是一聲喇叭聲,高就不耐煩的抬頭看了眼,這……這怎么回事,這不就是墨鏡里的人么。
     
        “你怎么會在這兒”,兩人隔著車窗異口同聲。
     
        “還不是因為你在這兒我才會在這兒”,高就極其不快的干瞪著眼,要不是因為自己的舞伴跟
     
    這傻帽去玩什么冰塊,自己至于一個人來這上網吧打發時間么。
     
        韓磊帶著疑惑下了車,“你沒約劉貝恬過節么?”
     
        “沒有呀,她不是約了你么”,高就傻乎乎的朝車里看了看,這照片都拍了,可是她人呢。
     
        “是呀”,韓磊也傻眼了,“可她說晚上另有安排呀,這不就回來了么,你不知道啊”。
     
        “回來了……”,高就的嘴里和心里直犯嘀咕,忽然看見有個人影提著裙擺一陣風的跑過,這
     
    才茅塞頓開的醒了過來。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