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你tm就是欠日: 我在麻麻的秘密花園進進出出

    陳壯也是感覺無比刺激,一時間沒忍住,也終于結束。

    在陳壯身上趴著好一會兒,雪梅嫂子這才依依不舍的起了身,拿出一團紙巾打掃了一下,四下瞅了瞅,對陳壯說道:“壯子,嫂子先回去了,不然一會讓人看見就壞了!”

    陳壯一邊提褲子,一邊點了點頭,說:“嫂子,回去的時候小心點,你裙子里沒穿褲衩,萬一吹風,當心讓人瞧見!”

    雪梅嫂子嬌羞一笑,說:“咋啦,別人瞧見你不樂意???”

    陳壯伸手探到雪梅嫂子裙底道:“當然不樂意了,嫂子是我一個人的!”

    雪梅嫂子聽了這句話,身心格外愉悅,嫣然一笑,羞赧道:“有你這句話,嫂子就滿足了,你放心,除了你,其他男人誰都別想碰嫂子一下,哪怕是你鐵柱哥都不行!”

    ……

    我在麻麻的秘密花園進進出出

    陳壯今晚原本還想去趙鐵柱家里跟雪梅嫂子好,但不湊巧的是,雪梅嫂子她娘從鄰村來看她,晚上住在她家里。

    沒辦法,陳壯只能一個人在自己家的小破屋里睡了一覺。

    這一晚,陳壯不但夢見自己又跟雪梅嫂子睡在了一起,甚至還夢見自己把馬玉倩也給睡了。

    馬玉倩的小胸脯雖然不夠大,但結實得很,夢里摸起來別提多舒服了,而且馬玉倩不一樣的感覺,舒服的讓陳壯差點就在夢里走了火。

    第二天早晨,陳壯正在夢里跟馬玉倩天人交戰,便聽到門口傳來了啪啪的砸門聲音。

    “誰啊,拍什么拍!”陳壯被吵醒,心情很不爽,大聲嚷了一句。

    “壯子,趕緊開門,我是你鳳嬌嬸子!”

     文學

    “柳鳳嬌?”陳壯頓時慌了神,心想這柳鳳嬌莫不是因為自己偷看了她撒尿,砸了自己一下還不夠,又找上門來了?

    柳鳳嬌見他半天不開門,便繼續砸門道:“臭小子趕緊給老娘開門!”

    陳壯急忙套了條短褲下了地,跑出來把院門開了一條縫,隔著縫隙,他一臉謹慎的看著柳鳳嬌,沒底氣的說:“鳳嬌嬸子,你來干啥???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而且你看我的腦袋,到現在還鼓著包呢,你可千萬不能再動手了。”

    柳鳳嬌撇撇嘴,推開門走了進來,一進門,首先便看到了陳壯精壯的身體,線條優美,肌肉棱角分明,看起來就充斥著一種活力。

    盯著看了好幾眼,柳鳳嬌湊到陳壯旁邊,用手捏了一下陳壯的腹肌,笑道:“壯子,還別說,雖然你年紀不大、家里也窮,不過這身體倒是長得很好,是不是你爹給你留下啥好補品了?”

    陳壯被她手一捏,感覺渾身都一陣酥麻,連忙紅著臉閃到一邊,問道:“鳳嬌嬸子,你到底是來干啥的?”

    柳鳳嬌見陳壯那擔驚受怕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幾聲,說道:“放心吧,之前的事兒嬸子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我今天來找你,是我們家來財讓我來喊你到我家去一趟。”

    “去你家干啥?我不去。”陳壯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馬來財可不是什么好人,萬一去了他家,被他堵在家里打一頓怎么辦。

    柳鳳嬌聽他還在拒絕,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哼了一聲說道:“可以啊壯子,村長說話你也敢不聽了?想過后果沒有?”

    陳壯一下子有點慌。

    馬來財是村里的霸王,誰也不敢惹他,他要真是動了怒,搞不好馬上來幾個壯勞力把自己家給拆了。

    沒辦法,陳壯只好跟著柳鳳嬌一起出門。

    兩人并肩走,陳壯偷瞄著柳鳳嬌那兩團柔軟,不由得心里癢癢。

    說實話,柳鳳嬌確實比雪梅還長的好看幾分,就是這女人性子太潑辣,而且又是村長的媳婦,誰都怕她。

    不過,要是能把這柳鳳嬌給睡了,那滋味肯定舒服得要死。

    也不知道鐵柱哥到底有啥不得了的計劃,能讓自己順利的睡了她。

    陳壯一邊想著這些,一邊被柳鳳嬌扯著往前走,很快,便到了馬來財家里。

    一進院子,陳壯首先就看到了一輛奔馳越野車,車很大,而且方頭方腦的,看起來就應該特別貴。

    來不及細看,柳鳳嬌便把他推進了屋子。

    馬來財正坐在沙發上抽煙,在他對面,坐著一個二十多歲,梳著油頭,臉面白凈的男人。

    馬玉倩就坐在他旁邊,但她好像故意要離他遠一點,所以屁股只坐了一小半。

    看見陳壯進來,馬來財才哈哈一笑,大手一揮,說道:“阿成,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向導陳壯,他爹以前就是我們村最好的獵人,有他帶著絕對沒問題。”

    蔣成點點頭,瞥了陳壯一眼,從身邊的手包里取出十張百元鈔票,滿臉傲氣的說道:“小子,這一千塊錢是預付款,只要你這次好好給我帶路,出來之后我再給你一千,如果能帶我找到黑瞎子,我再給你加一千!”

    “黑瞎子?你要進山找黑瞎子?”陳壯聽的目瞪口呆。

    蔣成哈哈一笑,說:“沒錯,最好是能打個一兩只黑瞎子,我從美國回來之后就一直沒機會打獵,手癢得很!”

    陳壯一聽這話,急忙擺手說道:“我不去,再多錢也不去。”

    馬來財皺起眉頭道:“壯子,瞎說什么呢?蔣老板有的是錢,你要是辦好這件事,能掙好幾千塊呢!別不識好歹!”

    陳壯毫不猶豫的說:“村長,進山本來就很危險,我平時進山都要躲著黑瞎子走,他還要主動去找黑瞎子,這不是找死嗎?”

    蔣成聽他說完,不屑的笑道:“黑瞎子算什么?我最擔心的是找不到它罷了,所以才找你當向導,不然的話,你以為我會愿意花錢雇你這個累贅?”

    蔣成確實不想帶著陳壯,他本來是想讓馬來財把馬玉倩給自己做個伴就行了,他這次來不僅為了打黑瞎子,更想找機會跟馬玉倩發展發展。

    馬來財跟蔣成家里老一輩有點舊交情,但后來因為蔣家發展的太快、又去了省城發展,所以兩家慢慢就越來越生疏。

    馬玉倩當初考大學,就是考進了省城,去學校報到的時候,馬來財帶著她去蔣家拜訪過,蔣成一下子就看上了這個青春美麗的小姑娘,苦苦追求了好幾年,可惜馬玉倩一直不為所動。

    今年,馬玉倩大學畢業就回了村,蔣成一直想找機會繼續對她發起追求,所以,這次故意開著自己三百多萬的奔馳大越野過來,就是想趁機會把馬玉倩一舉拿下。

    馬來財雖然官不大,但人卻賊精。

    他一眼就看出蔣成對自己閨女有心思,做夢都想跟蔣家攀上關系的他,自然也一心想促成這件事情,所以也就不顧馬玉倩愿不愿意,直接就讓馬玉倩也陪著蔣成一起進山。

    蔣成也想在馬玉倩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子氣概,所以便出門從汽車的后備箱里,掏出了一個高端的長方形盒子。

    回到屋里,他把盒子打開,里面躺著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霰彈槍,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

    蔣成把槍抱出來,對眾人說道:“這把槍是我花了大價錢從美國買回來的,遇上黑瞎子,一槍下去,保準它腦袋開花!”

    馬來財頓時放心不少,哈哈笑道:“阿成,你這把槍可真是太威風了!”

    陳壯以前聽老爹說起過,黑瞎子皮糙肉厚,很難一槍斃命,如果黑瞎子受了傷,發起狂來,那真是神仙都攔不住,有槍也未必安全。

    蔣成鄙夷的看了陳壯一眼,隨后對馬來財笑道:“馬叔,既然這個小子沒膽去就算了,有這把槍,我跟玉倩一定會平安回來。”

    “玉倩?”陳壯愣了一下,看著馬玉倩問道,脫口問道:“你也要去?”

    馬玉倩看著陳壯,很是無奈的點點頭。

    陳壯雖然是個農村人,但他也不笨,看到這表情,頓時就反應了過來。

    肯定是馬來財見蔣成有錢,就想把馬玉倩和他撮合到一起去,所以才逼著馬玉倩一同陪著進山。

    看著馬玉倩悶悶不樂的小臉,陳壯也有點不忍心。

    再說,萬一他們倆進山真遇到什么危險,蔣成未必真能對付得了,那樣的話,馬玉倩就有危險了。

    蔣成的死活倒是無所謂,可馬玉倩這么年輕漂亮,萬一在山里遇到危險可怎么辦?

    自己不能眼睜睜看她就這么跟著蔣成那個愣頭青進山,除非自己也跟著,才能盡量保證馬玉倩的安全。

    于是,陳壯立刻改口道:“行,我去!”

    馬玉倩見陳壯答應下來,心里很是感動,她看得出,陳壯是因為知道自己也得去,所以才改變了主意。

    蔣成不屑的看了看他,說:“去可以,但是一定得帶我找到黑瞎子,否則的話,我可不給你錢!”

    陳壯當即點頭道:“行,找不到黑瞎子我一分錢都不要。”

    蔣成迫不及待想在馬玉倩面前一展身手,于是便站起身來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陳壯急忙說道:“我得先回去取我的弩。”

    蔣成便道:“我開車帶你去取,然后我們直接進山。”

    陳壯擺了擺手,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車開不了,山路不好走,車根本就進不去。”

    蔣成一臉不屑的說:“老子三百多萬的車,還開不進這個破山?”

    陳壯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車是肯定不行,你要不回去換飛機試一試?”

    馬玉倩“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但被馬來財瞪了一眼后,連忙閉上了嘴。

    這時,馬來財也開口說道:“阿成,車確實開不進去,咱們這山沒開發過,有輪子的東西都進不去,只能靠兩條腿。”

    蔣成這才悻悻作罷。

    陳壯取完三連弩,便與蔣成、馬玉倩一起進山。

    蔣成背著獵槍,身上掛著各種戶外裝備,看起來專業的不行,馬玉倩也換了一身運動裝,看起來清新可愛,那挺翹的小屁股在運動褲的包裹下,讓人看了就有些想入非非。

    河畔村本來就在山腳下,進山只要十幾分鐘的路程。

    來到進山的路跟前,陳壯對兩人說:“從這兒開始,就算進山了,大家進去之后要小心一點,如果遇到野豬、黑瞎子,一定不要冒然開槍,要先找到絕對安全的地方再開槍。”

    蔣成聽了這話,拍了拍自己手里的獵槍,不屑的說道:“不要這么膽小怕事,真碰到野豬或者黑瞎子,老子一槍就能把它腦袋打開花!”

    獵槍黑漆漆的,嶄新無比,蔣成手持著,倒也像模像樣,有幾分氣勢。

    不過陳壯卻知道,這蔣成完全就是個樣子貨,表面看起來花里胡哨的,其實啥都不懂。

    他心里也打定主意,如果真出了啥事,自己肯定不會管蔣成的死活,帶著馬玉倩跑出去就行!

    ……

    三人進了山之后,就一路往深處走。

    越往山里走,路的痕跡便越淺,半個多小時之后,腳底下便全是厚厚的落葉,腳踩上去吱呀呀的響。

    蔣成握緊槍,開口問道:“我們是不是到大山深處了?”

    陳壯搖搖頭,道:“離深處還早呢。”

    說完,陳壯又道:“這里野兔比較多,遇上了可以打兩只,留做午飯。”

    說話的同時,陳壯的眼睛也在四周掃視。

    片刻后,十米多遠的地方,傳來噠的一聲輕響。

    陳壯瞳孔一縮,三連弩瞬間扣緊,手指一按,一只弩箭“嗖”的一聲飛出,緊接著,一只兔子被弩箭貫穿,釘在了地上。

    而這時,蔣成的獵槍才剛剛抬起來。

    他本來想遇見野兔一槍打死的,沒想到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陳壯搶了先,不禁在心里暗罵,陳壯這小子壞自己的好事,真是不識抬舉。

    陳壯走上前去,把兔子尸體撿起來,掂了掂,笑道:“這兔子還挺肥的。”

    蔣成沒有在馬玉倩面前表現出自己的本事,悶哼了一聲,跑過來靠近陳壯,低聲說道:“小兄弟,你做事有點不上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