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女朋友想玩多人運動-在浴室邊摸邊吃奶邊倣

    還帶走了他最寶貴的東西對嗎?”老馬能夠想象得到在這個看上去無比堅強的女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由得對張紹成恨之入骨。

    “對,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在拼命的找我,但是我怎么可能會讓他找到?”張淑芬突然之間破涕為笑,冷冷的接著說了句:“他一天找不到我就會坐立難安,因為遲早有一天我手里的東西可以讓他身敗名裂,可以讓他從那云霄之巔跌落塵埃。”

    “算上我一個,如果你想報復他,如果你想報仇,我真的可以幫你,現在我在王家有一個徒弟,這個徒弟和王家的當家人關系十分密切,你需要我做點什么嗎?”老馬反手將張淑芬整個摟在懷里,從她的眉心開始順著她的鼻尖往下親。

    這個女人像是玉一般的潔白,就像是那天山上面的雪一樣圣潔,就算是她曾經經歷過滄桑,在老馬的心里她也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突然之間對這個女人死心塌地?

    曾經的老馬是一個風流浪子,流浪于花叢當中,沾花惹草,游戲人間。

    他原本以為這一輩子都會一直這樣下去,可是自從遇到了張淑芬之后,這一切似乎都變了。

    浪老馬的一顆心不再飄搖不定,他甚至開始渴望平凡的生活,渴望能夠和張淑芬兩個人一起白頭偕老。

    就在那胡思亂想著的時候,張淑芬卻搖了搖頭:“你要小心,黑牡丹可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只有她從別人那里得到什么,從來沒有人從她那里得到過什么?你真的以為王家的當家是死于偶然嗎?她黑牡丹只不過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狼,甚至是比狼還不如,她內心骯臟,根本就不是你能想得到的。”

    “這……”老馬沒有想到張淑芬的嘴里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之間有些呆愣。

    在老媽的眼里,黑牡丹是一個獨立特別的女人,雖然一把年紀了,可是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魅力,是那些年輕女孩子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論的。

    當然老馬對她并沒有愛慕之心,只是對這個女人無比欽佩。

    可是張淑芬嘴巴里面說出來的卻完全不一樣,顛覆了老馬的認知。

    他隱隱的覺得事情可能根本就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簡單,這黑牡丹藏著的秘密很有可能和張紹成有關。

    果不其然,張淑芬冷笑一聲接著開口說了……

    “張紹成和黑牡丹有一腿,那王家的當家人也是被他們兩個人合伙害死的,只是我不明白,那黑牡丹害死了王家的當家人之后,為什么最后和張紹成翻臉了,以至于到后來水火不容,兩個人成為仇家。”張淑芬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之后,輕輕的環住了老馬的脖子。她閉著眼睛一路往上不停索吻,眼角的淚痕未干,在老馬的臉上蹭出一條長長印子。

    老馬被張淑芬勾的火大,忍不住翻身將張淑芬壓在身下,再一次洶涌的爆發了一回。

    兩個人直到最后筋疲力盡無力的躺在床上,這一場纏綿才終于結束,雙雙都大口喘著粗氣,疲倦的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

    老馬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往旁邊伸手卻撲了個空。

    他一睜開眼就只看到床邊的枕頭上面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走了三個字,張淑芬早就已經離開。

     文學

    之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幻夢,讓老馬覺得有些不太真實,可是身上殘留的余香又的的確確的告訴他張淑芬的確是來過。

    這個琢磨不透的女人!老馬起身埋怨了一句穿好衣服,走到客廳這才發現客廳的餐桌上面擺放著一些食物。

    似乎是算好了老馬起床的時間,這些食物的溫度剛剛好入口,不冷不熱,吃在嘴里面帶著一絲溫暖的感覺。

    看樣子張淑芬才離開不久。

    可不知為什么老馬總覺得如果現在出去找的話也一定會找不到。

    張淑芬既然決定離開,就絕對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更不會讓老馬知道她去了哪里。

    老馬吃完東西之后,就這么渾渾噩噩的回到了王家大別墅。

    他還沒回到自己的房間,就被迎面走過來的一個女傭給攔住了去路。

    “馬先生,夫人有點事情找你,這已經找了你好久了,可終于找到了!”那女傭神色慌張,看上去似乎并不想說假。

    “那就勞煩你帶路!”雖然不知道這黑牡丹葫蘆里面賣的到底是什么藥?可老馬現在寄人籬下,不得不聽從她的命令。

    跟在女友身后七拐八拐的,終于找到了黑牡丹,此刻的黑牡丹和胡子,面對面的坐著,在他們面前的茶幾上面擺放著一壺熱茶,還在汩汩的往外冒著熱氣。

    大胡子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挫折,一張臉憋得通紅,那一雙眼睛里面藏著些許怒意。

    黑牡丹臉上的神色也不太好,一張臉看上去隱隱的藏著些黑氣。

    老馬站在一旁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該往前走還是要后退。

    正在他準備往回走的時候,那還那么單純,抬起眼睛朝這邊望了一眼,沖著老馬招了招手喊道:“既然來了就趕緊過來吧!”

    老馬沒了退路,只能尷尬的往前走,到了桌前的時候摸索了一陣這才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聽說你被人傷了,而且還傷的不輕?”黑牡丹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目光直直的看向老馬,那一雙眼睛像是能穿透人心,得老馬心里面有些微微發怵。

    “夫人沒什么大礙,我現在已經好了這件事情和兵兵沒關系,您不要怪罪他。”老馬不由的為面前的這個男人感到有些可悲,那黑牡丹在他的心里面就是一個女神。

    以前老馬也覺得這黑牡丹的的確確算得上是一個女中豪杰,就算是年紀大了一些也完全可以配得上大胡子。

    可自從聽了張淑芬的話之后,老馬心里面就對面前的黑牡丹產生了一種不好的印象,總覺得面前的這個女人雖然笑得溫婉,可是老馬卻總覺得她這笑里藏刀,那一雙眼睛也不像先前那么清澈了。

    黑牡丹越是讓人看不透,老馬心里面越是覺得大胡子有些吃虧,坐在這里更加如坐針氈,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他的失職,一個大活人到這里來竟然沒有人發現,從我這里帶走的人還讓一個外人來通風報信!這今天帶走的要不是你而是別人,恐怕就沒有那么幸運,說不定送回來的就是一具尸體。”黑牡丹字字句句像是帶著刀子,聽得大胡子臉色更加黑沉下去。

    一時之間空氣略微有些尷尬,老馬和大胡子兩個人只是低著頭不在言語,而黑牡丹的目光卻像是一道道的刀子一般的在他們身上掃來掃去。

    良久之后,黑牡丹冷冷的笑了一聲,接著說:“行了行了,這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既然過去了,多說也沒什么用處,馬師傅你這三天沒有過來,我這里的人早就已經等得急了,尤其是那個胖子,這三天兩頭天天都過來打探你的消息,像是有什么特別著急的事情一樣!”

    “胖子?”那么心頭咯噔一下,突然之間就覺得有些難堪。

    這個女人過來打探消息,想要得到什么,老媽心里面清楚的很。

    可是現在那件事情完全沒有眉目,他不但把人家送過來的珍稀藥材給弄丟了,現在更是連那病癥到底怎么樣控制也沒想出個所以然。

    這如果讓那個女人知道這一切,還不得把老馬的一層皮刮了。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問題?你是不是答應了她什么,做不到了?你要是有什么難處的話直接和我講,在這個地方沒有我擺不平的事情!”黑牡丹的嘴角露出一絲高傲的笑意,那雙眸子像是突然之間多了一絲光彩。

    她那副神態讓人不由得聯想到了高傲的女將軍。

    老馬心頭微微有些猶豫,猶豫著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和黑牡丹說一下。

    可是突然之間想起張淑芬的話,老馬心頭頓時一沉,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他可能是想減肥,上次她要我給她寫一個方子,我給她開了一個藥方,可能是吃了之后覺得效果好,還想要我再給他多看點吧!”

    “那個嫂子,要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那邊還有點事情等著我處理,你放心,這一次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進來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話,你拿我是問!”大胡子站起身,身子微微有些搖晃,嘴唇發白,有氣無力的說了句。

    “記住你說的話,將來你很有可能成為王家人的當家人,這要是到時候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話,這整個王家要倚仗你!”黑牡丹微微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老馬。

    大胡子走后,老馬整個人坐在那里覺得更加難受不堪,腦子里面回響的一直都是張淑芬說的那些話了。

    按照張淑芬說的那樣,那面前的黑牡丹簡直就是一個蛇蝎心腸的毒婦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情義可講。

    一個女人連自己的丈夫都敢傷害,那這個女人還有什么會讓她上心?

    “我說馬師傅,你過來幫我看一看吧,這幾天我總是覺得渾身乏味無力,做起事情來有些力不從心,這是不是我身體又出現什么狀況?”黑牡丹微微一笑,身子往后靠了靠,躺在搖椅上面微微晃了晃。

    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話,老馬根本就不會多想,可是此時此刻他不由得開始有些警惕,這黑牡丹該不會是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去了吧?

    老馬輕聲咳嗽一句,就是不好怎么樣拒絕,只好走到黑牡丹跟前,伸手搭在黑牡丹的額頭上面輕輕的揉揉。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