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放蕩?;ㄐ⊙?,懷孕挺大肚子去作運動

       程君栝看了眼在他眼中像是毛頭楞的年輕人,“回去問問瓊和瑞斯,我若是去南非維和,你們黑手黨要給我幾分面子。”
     
        阿卡:“你認識我兩個師父?”
     
        程君栝看了眼阿卡身后的一眾人,“既然和長溯是朋友,就多向長溯學習學習。”
     
        阿卡:“長溯也沒多干凈。”
     
        程君栝目視前方,威赫道:“他面子上干凈。”
     
        阿卡看著雨滴妹子愛上的人,自古以來,美女愛英雄,英雄又難過美人。
     
        不一會兒,謝長溯出來了,他后邊跟著低著頭的雨滴。
     
        阿卡和程君栝同時看向兩人,當雨滴看到程君栝在門口等她時,她心中的恐懼一掃而光,一路奔跑越過身邊的大哥哥,快速跑入程君栝的懷中。
     
        程君栝沒有推開她,見到她朝自己奔跑過來,他主動伸開手,等雨滴入懷。
     
        “君栝舅舅,我以為你不來救我了。”
     
        救人的大哥哥惱火,“見到你哥也沒這樣感動。”
     

     文學

        程君栝擁抱雨滴,抱著嬌小的人,“受傷沒?”
     
        雨滴在他懷中搖頭,程君栝又問:“嚇到沒有?”
     
        雨滴點點頭,“君栝舅舅,我要走了。”
     
        程君栝看了眼謝長溯,他松開雨滴,“回去別再過來了,你哥來了,就跟著你哥回去。以后類似這樣的事情,一定要事先和你父母溝通,別自己瞎跑。”
     
        這次是剛巧他在,他若是不在此處維和呢?
     
        這次相遇,是萬分之一的概率。誰都不知道下次,雨滴再只身遇險,他在不在她身邊。
     
        雨滴紅著眼眶望著程君栝,她吸鼻子。
     
        程君栝替她擦了眼淚,看著她,“長個記性,以后別沖動。”
     
        謝長溯給的時間夠了,他走過去,對雨滴道:“你回車里,我和君栝舅舅談談。”
     
        雨滴看著大哥,不敢拒絕。
     
        她跟著阿卡回到車中,謝長溯和程君栝去了一旁,“舅,別怪我逾越,我們家的事情我自認還是能做決定的。我們開門見山吧,你和雨滴的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謝長溯也是來的路上得知了雨滴偶然來到索馬里,程君栝又剛好在索馬里和他相遇。他想罵娘都沒辦法罵,兩人完全是巧遇。
     
        程君栝:“順其自然。”
     
        謝長溯看著變得佛系的程君栝,不理解他為什么會說這樣的話。“這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程君栝說:“我去海城,雨滴出現在海城。我狠下心不出現,不聯系,最后的結果便是,她出現。甚至,我為了遠離她,來到她最不可能出現的索馬里維和,更換了一切聯系方式。都以為,我和她不會再見了,偏偏她還是出現了。好像不論我怎么躲開她,最后都會和她遇到。索性順其自然,或許我和她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謝長溯心知,程君栝確實為躲避自己家妹子做了不少事情,他們謝家無權再要求程君栝做任何事情。
     
        “舅,我舉個偏激的例子,要你一個答案。如果雨滴到了以死相逼也要和你在一起,你會同意嗎?”
     
        程君栝回看了眼雨滴方向,回答了謝長溯的話,“不會。”
     
        “多謝。”
     
        兩人分開,謝長溯回到車上,雨滴還想下車去和程君栝說話。
     
        “你敢下去,以后都別喊我哥。”
     
        雨滴不敢下去了,她打開車窗,看著程君栝上車,兩人遠遠的對視一眼。
     
        程君栝掉頭離開,阿卡也開車轉向,回程。
     
        “大哥哥,我有東西落在了南國大本營。”
     
        “什么東西?”
     
        雨滴編了個謊話,“證件。”
     
        謝長溯聰明一世被大妹子給忽悠了,當去到南國大本營,雨滴手中提了一個袋子出門。
     
        謝長溯是單身,不了解各地的婚服,反而是阿卡,對雨滴手中的東西多看了好幾眼,他抿嘴,看了眼終于有知識盲區的謝大公子,“雨滴,這衣服誰給你買的?”
     
    ===https://www.AiyyzX.com/ 第2382章 和長溯不能成為敵人===
     
    雨滴將袋子往身后藏了藏,“我自己買的。”
     
        謝長溯:“語言不通,你和商販怎么溝通的。說出程君栝給你買的,還怕我給你扔了?”
     
        阿卡憋笑,“嗯,挺好的。”
     
        但是他就是不告訴謝長溯袋子里的裙子是婚服。
     
        雨滴看出阿卡知道這是什么,她面頰紅潮,低頭不好意思。
     
        見到公主安然無恙,有人立馬告訴了南國的總指揮。
     
        離開索馬里地界,程君栝收到了雨滴發來的短信。雨滴和謝長溯比和南國那些人在一起,更讓他放心。
     
        “長溯,那兩聲槍響是怎么回事?”阿卡好奇問。
     
        謝長溯平淡說出口,“我被威脅了。軍師想通過我讓陳季夜免費給他們提供一百箱的武器,我開了第一槍打中了他肩膀,給個警告。但誰讓他作死,把槍口子對準了雨滴,那我的槍口只能對準他的腦門了。”
     
        阿卡看了眼后座雨滴,“你嚇到妹子沒?”
     
        謝長溯:“我妹子沒那么弱,雨滴見過尸體。”
     
        阿卡對后座的小雨滴不敢輕看了。
     
        雨滴不敢給父親打電話,“大哥哥,你替我打吧?”
     
        謝長溯可沒有程君栝那般縱容她。只見,謝長溯撥通叔叔電話,仍在雨滴懷中,然后下車了。
     
        雨滴硬著頭皮,拿著手機貼在耳邊。
     
        謝閔慎秒接侄子電話,“長溯,雨滴怎么樣了?”
     
        雨滴閉眼,視死如歸,“爸爸,是我了。”
     
        接下來,雨滴在車中一邊擦淚一邊認錯,哭得話都說不清楚。
     
        阿卡看了眼車中痛哭的妹子,他問好兄弟,“你不是最寵妹子了嗎?”
     
        謝長溯懶得看雨滴哭,“這次不給她個教訓,誰知道她下次會怎么樣。”
     
        十幾分鐘后,謝長溯和阿卡回到車上,雨滴的眼皮已經腫起來了。
     
        阿卡問:“去南非嗎?”
     
        謝長溯搖頭,“我回去,家里還是一群小的。”
     
        阿卡將謝長溯送到機場,他說:“三角區和貝提區的人我都撤走了?”
     
        謝長溯說道:“人撤了,炸彈別撤。敢綁架我妹,我還沒給教訓呢。順便,人撤走的時候,派個人把這兩個分場的內部情況,同步給程君栝,連帶炸藥的位置也告訴他。綁架了雨滴,程君栝不會軟包子的讓雨滴白受驚。”
     
        “兄弟,你有點狠吧?”
     
        謝長溯笑著拍拍好友的肩膀,“你應該高興,你和我是兄弟。”
     
        阿卡點頭,“確實不敢和你成為敵人。”
     
        謝長溯帶著雨滴登機,阿卡帶著自己的人回家。
     
        程君栝回到政府大樓后,手機上收到一封匿名郵件。打開一看,里邊都是反動方的內部情況。
     
        他眼眸染上森冷,小雨滴走了,但是綁架的賬還得算!
     
        雨滴跟著謝長溯回到他家,屋子里被一群孩子們玩兒的亂七八糟。
     
        見到雨滴去,溺兒和阿糖都開心的跑到雨滴面前環著她,“大姐姐,你也來啦。”
     
        兩個小妹子開心不是沒有原因的,大哥哥嚴肅,都不想讓大哥哥監督寫作業。雨滴來了,她們倆的作業有溫柔的姐姐監督了。
     
        酒兒嚇哭跑過去抱著雨滴,“姐啊,我差點見不到你。”
     
        賽扎也在,“沒傷著吧?”
     
        雨滴搖頭,“沒有。”
     
        謝長溯的手機響了,他去到書房接通。
     
        酒兒哭歸哭,但是哭過后,她崇拜的說,“姐,你真爺們。咱家都說我膽子大,我怎么發現你才是呢?那個地方,你是咋想的,說去就去了。”
     
        雨滴:“我過去是做義工的,后來聽說那里需要醫生支援,我當時腦子一熱,也答應了。”
     
        酒兒又問:“我聽說那里的風景特別好看,真的假的?”
     
        雨滴點頭,“真的。”
     
        想要手機,又愁著沒地方做公益的小溺兒趴在一邊,突然聽到大姐姐口中說起“義工”和“支援”后,又聽到二姐姐說“風景好看”等字樣,她聽到了心里去,“大姐姐,我能去不?”
     
        雨滴和酒兒看向不知事大的小妹子,酒兒問:“你怕被罵嗎?”
     
        溺兒搖頭,“只要不打我,我就不怕。”
     
        雨滴又問:“那你怕大哥哥不要你這個小妹子不?”
     
        溺兒星眸在兩個姐姐中間看來看去,“那我不去了。”
     
        她起身去找阿糖玩了,臥室內,姐妹倆有許多話要說。
     
        晚上時,雨滴一直睡不著覺,她衣服都沒換,忐忑的在臥室等待被點名。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