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被老師帶到辦公室調教_好猛好緊好硬使勁好大

    外海網17日電據系列報道,就隱隱的覺得這整個事情似乎是被人算計了,最好比如說那胖女人為什么會相信他那么厲害?就好比如說真的有人可以在王家大宅子里做那么大的動作,而不被黑牡丹知道嗎?

    老馬的一顆心頓時擰了起來,他瞇著眼睛看了看黑牡丹,莫名其妙的覺得面前的這個女人讓他更加琢磨不透。

    假如……假如這一切真的是被人算計了的話,那操控這整個事情最大的嫌疑人應該就是黑牡丹。

    除了黑牡丹之外,那么想不出第二個人能在王家大宅子里掀起這么大的風浪。

    又或者說,這一切的發生是在黑牡丹的默許之下進行的,也只有這樣解釋,才能讓這一切都解釋得通。

    老馬想到這里手上的動作微微一僵,一顆心像是懸在了半空,不上不下。

    “對了太太,剛剛您的血脈似乎是跳得有些過快了,短時間來看,這樣說明你的活力四射,可是如果從長遠的角度講,這樣不利于你的心臟,如果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話,到時候你的心臟一定會出問題,從而承受不住。”老馬壓下一顆浮躁的心,慢條斯理的說了句。

    他現在只有變被動為主動,才有可能扳回一局,否則的話一直被黑牡丹牽著鼻子走,到時候只能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有了張淑芬的提醒,老馬對黑牡丹頓時多了一些提防之心,也沒有之前那么樂觀,整個人變得清醒異常。

    果不其然,黑牡丹在聽到老馬的話之后,身子微微一僵,抬起頭來疑惑的看了一眼老馬問:“那你有什么辦法嗎?”

    “辦法當然是有,就是不知道……”老馬說到一半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神色。

    “有什么但說無妨,你放心,我是不會怪你的!”黑牡丹露出一抹笑意,看上去極為溫婉干凈。

    “這精力太過于旺盛,自然只有瀉火這一個辦法,夫人你身體里面的這種精力旺盛,根本就不是用藥材能夠控制得了的,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陰陽交合,找一個身體強壯的男人……”老馬說到這里說不下去了,但并不是因為有些話難以啟齒,而是有些事情不能說得太明白,否則擺到臺面上來說的話就會太難聽。

    黑牡丹聽了之后微微點了點頭,那臉上的笑意更濃,伸手拽過老馬的手往她懷里一拉,款款的嬌笑道:“馬師傅,你這不是暗示你自己吧?現在在我面前可就你一個活蹦亂跳精力旺盛的男人!”

    黑牡丹媚眼如絲的看著老馬,那一張臉雖然滄桑無比,可是那一雙眼睛卻靈動秀麗,竟然讓人生出一絲浮想聯翩的感覺來。

    老馬忽然之間就想到了媚術,想到了那個假冒自己師傅的女人。

    面前的黑牡丹那眼神看著和那個女人微微有些相像,老馬心里面不由得開始狂跳,像是抓住了一絲頭緒。

    應該是錯不了,老馬的直覺強烈的告訴他面前的黑牡丹和之前的那個女人一定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但是老馬才剛剛隱凝神思考的這一瞬間,黑牡丹一雙手竟然順著他的胳膊一點點的向上攀附而來。

    “夫人萬萬不可!”那么絕不能讓黑牡丹得逞,張淑芬恨黑牡丹,要是知道黑牡丹和她兩個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后,以后說不定就不會再搭理他了。

    況且老馬對黑牡丹沒有任何興趣,對這個蛇蝎一般的女人,老馬心里面只有深深的畏懼。
     

     文學

    “夫人,我從小跟在師傅的身邊長大,他喜歡拿我試毒,所以我的身體和別人不一樣,夫人現在的火氣太過于旺盛,而我身上的毒性雖然對普通的人沒什么影響,可是如果跟夫人兩個人交合的話,恐怕只會讓夫人的身體承受不住,到時候就是神仙也是回天無力!”老馬匆忙將手抽出,站在一旁臉色有些尷尬的看著黑牡丹。

    看樣子張淑芬說的話的確沒有錯,這黑牡丹看著是個正經的人,其實骨子里面特別的不正經。

    這黑牡丹恐怕就是一個人面蛇蝎的角色,老馬如果繼續跟她糾纏下去的話,到時候只會射進泥潭拔不出。

    “你說的這話是真的?沒有說假話?”黑牡丹臉上的笑意微微一僵,眼睛里面露出一絲怒意,話語之間更是藏了幾絲冰冷。

    她看著老馬的眼神像是一把把的刀子,硬生生的割著老馬。

    剛開始的時候老馬還能抵制得住,時間一久就感覺自己站在那里腳底下有些發軟。

    當他開始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的時候,卻發現已經遲了渾身上下所有的肌肉似乎都不能動彈……

    黑牡丹輕輕笑一聲站起身來,扭著腰肢走到老馬跟前,伸出手在老馬的胸前用力一劃拉,老馬胸前的襯衣就瞬間敞開來,那些扣子紛紛掉落在地。

    這個時候老媽才注意到,黑牡丹的手指尖上面那指甲蓋竟然上面竟然有一把小小的刀片。

    那刀片看著十分鋒利,在陽光的下面閃耀著光輝。

    “我想要的東西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馬師傅你說你身上有毒,不如把你的血讓我喝一下,試一下好不好?”黑牡丹說話間那指甲輕輕地在老馬的臉上一劃拉,那老馬感覺到一涼,空氣當中頓時有一絲血腥味慢慢的彌漫開來。

    黑牡丹就那樣斜斜的壞笑著湊上前伸出舌頭在老馬的傷口上面輕輕一舔。

    那么只覺得渾身像是有一絲電流擊過,身體微微輕顫了一下之后竟然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面。

    “馬師傅,你的血可是很香甜,我怎么就沒有覺得有毒呢?”黑牡丹直接伸手化開老馬的衣服,指甲蓋在他的胸前輕輕的劃落,那指甲蓋上面的刀片立刻就鉆進了老馬的肉里,劃開一條條的道子。

    老馬雖然覺得很疼想伸手阻止,可是一抬手卻發現這一雙手竟然棉軟無力。

    “我說你不用再試了,你的身上中了我的毒,我倒是覺得你現在的血壓特別的香甜,不如就讓我幫你也放一放血吧,那神藥的力量還真是強大,我吃了之后竟然覺得自己就像是返老還童了一樣,身體是一天比一天好,那胖女人還真是舍得,竟然把那么貴重的藥材交給你,我原本想著沒有那么快,可不曾想你倒是真的很有本事!”

    黑牡丹自顧自的說著,那一雙眼眸子里面透出來一絲邪魅。

    老馬心頭頓時一涼,這之前的猜測竟然全部都是真的。

    只不過老馬現在想反悔卻已經來不及了,他原本想著就算這一切是黑牡丹做的,黑牡丹也絕對不會那么快動手,但是現在看來他錯了,黑牡丹這個人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厲害,她早就看透了老馬的心思。

    “夫人,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不過你今天不能動我,因為我并沒有說謊,我身上的毒對你的身體不好,你要是執意要勉強的試一試的話,那就后果自負!我也是看在大胡子的面子上面,這才這么提醒你!他是我的徒弟,我不能看著我徒弟的女人受到任何傷害,況且你找他不是比找我更好嗎?”老馬暗自咬了咬舌頭,定下心神,勸解道。

    黑牡丹輕笑一聲,緩緩的嘆了一口氣:“兵兵雖然好,可是哪里有你那么好?你的身體和他的身體相比,簡直就是好了不止一星半點,也只有你這樣的身體才可以讓我欲仙欲死!”

    “以前可以,但是現在不行,我自從中了那個女人的幻術之后,就已經不舉了,你要是喜歡軟綿綿的話,那我倒是不介意,因為我也很久沒來過了,雖然夫人你現在看上去年紀稍微比我大一點,可是我相信你的身體絕對比任何人都要鮮嫩,你不如把我身上的毒給解了,好讓我好好的愛撫你一番!”老馬輕咬了一下唇,做出一副魅惑人心的樣子來。

    見到老馬的這副樣子,黑牡丹微微愣了愣,臉上露出一抹猶豫,隨即輕笑了一聲,伸手一揚,那空氣當中頓時出現一些粉末。

    老馬吸了吸鼻子,那些粉末被他吸入鼻子之后,老馬只覺得自己的整個身子像是突然之間解禁了一樣,那些力氣似乎馬上又回來了。

    不過他知道,現在他還是在這個女人的掌控之中,因為這黑牡丹即然可以讓他喪失行動能力一次,就可以讓他在喪動能力第二次。

    于是老板輕輕地笑了一下,伸手搭在黑牡丹的肩膀上面捏了捏,然后緩緩的繞過黑牡丹的腰肢,在他的幾處穴位上面輕輕的揉了揉。

    那黑牡丹的身子頓時一軟,那眼睛里面放出一絲柔光,紅唇微啟,大口的喘著粗氣。

    老馬的手上動作不停,接著往她的后背游移了幾下,伸手又按住了另外幾處穴位。

    只在頃刻之間,黑牡丹的身子頓時軟了下來,綿軟軟的靠在老馬的肩頭。

    看著黑牡丹在他的懷里像是一灘爛泥一般,老馬下了決心伸手往最后的一處穴位用力的捅了過去。

    只不過一下,那黑牡丹頓時發出一聲輕輕的嬌喝聲,死死地抓住了老馬的胳膊,那指甲深深的掐進他的肉里,疼的老馬倒吸一口涼氣。

    他原本以為這樣一來黑牡丹就算是徹底釋放了,將黑牡丹輔導在這里面坐下,正準備抽身而出,剛退了一步卻發現自己的衣領子被黑牡丹扯在了手中。

    “就這樣就完事了嗎?會不會太敷衍了一些?我可還等著你呢?我空虛寂寞了那么多年,總算是遇到了可心的人,今天你要是不能滿足我的話,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黑牡丹勾起嘴角微微一笑,站起身來纏住了老馬的脖子。

    老馬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來黑牡丹竟然還有那么大的力氣,不由得身子微微一僵,差一點被黑牡丹拽進椅子里面。

    他定了定心神,伸手想要把黑牡丹從懷中扯開來,卻發現黑牡丹抱得死死的,老馬雙手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夫人,你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大胡子雖然沒我那么厲害,可好在他年輕氣盛,就是多幾個回合也是不在話下的,你去找他總比找我這個老頭子要強。”老馬實在是有些無語,找不出什么話來。

    “這是兩碼事,怎么?難道你嫌棄我?我黑牡丹當年年輕的時候,身后追我的男人可是排成了一個長城,我能看得上你算是你的榮幸,千萬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黑牡丹一伸手,直接控制住了老馬的命脈。

    緊接著,就在老馬一愣神的片刻間,那黑牡丹手上的指甲竟然直接的劃過他的衣褲,直接將他的衣褲悉數給剝了下來,他整個人頓時暴露在空氣當中,只覺得涼意習習……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老馬如果再矯情的話,黑牡丹到時候恐怕會大發雷霆。

    但是即便是這樣,老馬還是有些不樂意,他腦子里面飛速的旋轉著,突然之間就想到一個辦法,呵呵一笑,捏住了了黑牡丹一雙正在他小腹處游走的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