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絕色美人被H后調教的|寫作業錯了就塞一個東西用力點

    老馬本想順著她說的那個方向走,可突然之間想到一件事情,這個女孩無論如何看上去都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女傭,搞不好是那胖女人弄來試探他的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里,老馬的顧忌自然就多了起來,自然也就變得謹慎了些。

    果然那女孩微微一愣,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十分驚訝的問道:“這個?先生,您真的看不到嗎?剛剛我還差點以為你的眼睛是好的呢?”

    那女孩的眼睛在老馬的身上上下瞟著,那目光似是要把老馬都穿透。

    看到這里,老馬當作視而不見,繼續望著虛空說道:“這位小姐,你不要再戲弄老夫了,雖然可以聽聲辨位,但是你說的方向我的的確確是搞不太懂,剛剛在走廊里面,我也是聽到了你的聲音,這才知道你來了,要是我這眼睛看得到,我想小姐一定是非常漂亮的一位姑娘吧。”

    “哦,漂亮?”

    “對呀,小姐的聲音聽上去婉轉動聽,所以我猜想小姐一定是容貌無雙。”老馬拄著盲人棍在地上輕輕的敲擊了兩下,突然之間十分疑惑的抬頭問道:“這地上的應該是鵝卵石吧,敲起來的時候我的盲人棍滑下了一邊。”

    這女人看著老馬這樣說,低頭一看,發現地上的確是盲人棍之后,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老馬的棍子,然后一把從他手中奪過盲人棍,閉著眼睛在地上敲了敲。

    “你還別說,這棍子的用處還真的挺大的,就連我這樣平時看得見的人,這用棍子敲起來的時候也似乎能感覺到什么不一樣!”這女孩突然之間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把盲人棍塞回老馬手里,扯了扯他的袖子接著說道:“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小姐!”

    老馬點點頭,跟在她身后走路的時候故意用盲人棍在地上不停的敲擊著,走起來的速度也略磨放慢了一點。

    看到這女孩沒有再回頭,老馬這才松了一口氣,看樣子這女人的確相信他是一個盲人了。

    在這女孩的帶領下,老馬跟著他進了一間古色古香的小屋。

    這小屋從外面看上去雖然略微顯得簡單,但是那木頭的材質卻是價值不菲,全部都是使用的金絲楠木,一進門之后那屋子的兩邊擺放著青花瓷瓶,老馬一眼看過去就覺得價值不菲。

    那胖女孩果然就在小屋當中的一個茶幾旁坐著,桌上擺放著兩杯香茶,杯子里面的茶還在往上冒著熱氣,看樣子是新泡的。

    老馬的猜想果然沒錯,這之前這女孩應該就是這胖女人派過來試探他的,根本就不是這里的傭人,說不定還是這胖女人的朋友。

    老馬進屋之后,那胖女人微笑著起身相迎:“師傅你來了,趕緊坐吧,不知道師傅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胖女人說話之間神色十分恭敬,看著老馬的眼神也虔誠無比。

     文學

    老馬裝作視而不見,敲擊著盲人棍往前走了幾步,在空中摸索了一陣之后,拉開凳子坐在了胖女人對面,客客氣氣十分拘謹的說道:“小姐,我要出去有點事情,所以過來跟您說一下,今天晚上您到我房間里來吧,我為你做一次針灸療法,明天早上應該就會排出體內的毒素,身子就會感覺輕盈的很多。”

    “哦,是嗎?那就最好不過了!我這就為您安排司機!”胖女人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欣喜若狂的神色,忙不迭的轉身摸手機。

    老馬出去見張淑芬,所以自然不會讓外人知道,這女孩子安排司機給他,說的好聽是為他服務,說得難聽一點就是找個人監視,老馬自然不會讓。

    “不用麻煩小姐了,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不喜歡有人跟著。”老馬說完以后也不客氣,甚至是不等這個胖女兒回答,直接起身轉身就往外走,神色之間帶了一些冷漠。

    那胖女人臉上的神色微微一僵,可是也不好說什么,只能說了一聲慢走。

    等到老馬出了房門,這胖女人拉過旁邊的女孩,輕輕的問:“怎么樣?有沒有看出什么端倪?”

    “沒有,我覺得這老頭挺怪的,但是也沒看出什么來。”那女孩搖頭,回過頭去看著老馬的背影,皺緊了眉頭。

    “這有本事的人脾氣自然就怪一點,沒事,待會兒找個人悄悄跟著,我可不想這好不容易弄來的機會就沒了,這個人說可以治我的病,我先暫時相信他,到時候要是治不好,我肯定不會放過他!”胖女人說到這里,臉上的神色微微一僵,那眼神中透出一抹陰森的寒光。

    老馬其實已經走到了花園深處,路過了拐角,可是在胖女人和女孩子的談話老馬卻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這全部都要歸功于他超乎常人的聽力,也要謝謝他師傅那些年在他身上用的藥材。

    老馬在很小的時候師傅就常常給他泡藥,所以老馬的觸覺,聽覺,嗅覺,這些都比常人要敏銳得多……

    老馬迅速的在花園里面穿行,聽到后面沙沙的腳步聲傳來的時候便知道,這是胖女人派來的人已經跟著他了。

    不過老馬也是裝作不知道,拿著盲人棍不停的在地面上敲擊著,走的飛快。

    做了大宅子,老馬走了有十幾分鐘,這才在路邊找到一個公交站。

    也不管來的是什么車,老馬直接找了一輛人多的鉆進了車里。

    那車子里面人對人人擠人,老馬藏在人群當中,那后面跟著的人只好找了一輛出租車,隨后尾隨著。

    剛開始的兩個站臺那后面的車子跟得緊,老馬就沒有下車,直到第3個站臺,那后面的車子突然之間被一輛插過來的客車擋了一下視線,老馬這才摻雜在人群當中迅速消失在馬路邊。

    甩脫了嗎男人之后,老馬走進一條無人的巷子里撥通了張淑芬的手機。

    兜兜的聲音傳來過了好一陣,卻沒有人接聽,最后那電話里面傳來一個機械的女人聲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您稍后再撥……”

    接連打了好幾通,每一次都是這樣收場,老馬不由得覺得有些心煩意亂,走出巷子隨手攔了輛的士奔著張淑芬的家里跑去。

    可這張淑芬的家里也是大門緊閉,老馬在門外接連喊了幾聲都沒有人回答。

    就在老馬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突然之間看到門縫里面似乎夾了張紙條。

    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張淑芬在半個小時之前留給他的。

    “花園廣場95號樓2號樓?”

    那幾條上面除了這個地址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信息,但是那字跡老馬認得,除了張淑芬之外恐怕沒有人能把字寫的這么娟秀好看。

    15分鐘之后,老馬找到了地方。

    2號樓就是一個獨門獨棟的別墅,老馬走到近前這才發現門是虛掩著的,屋子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香氣傳來。

    他本想推門而進,可是一雙手剛剛放到門把手上,就聽到背后有人輕輕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他一回頭就看到張淑芬戴著口罩,穿著清潔工的衣服手中拿著掃站在他身后輕輕地喚他的名字。

    老馬心里微微有些吃驚,剛想說話,卻看到張淑芬伸出修長的食指在嘴唇上面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緊接著張淑芬轉頭裝作若無其事的往外走,老馬只得悄悄跟上。

    兩個人一直走到了一條無人的巷子里,張淑芬這才回頭丟掉手中的掃把一頭扎進了老馬的懷里,靜靜的抱著老馬,微微的啜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