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深喉極品美婦*放在里面邊頂邊吃飯h(林熙)全文章節列表

     果然很快就進去了,一路順暢見到了華靈蕓。
     
        華靈蕓特意在門外相迎,在看到陌末時眼里閃過意外,但她很快就掩飾過去,笑得更加燦爛。
     
        “兩位真是稀客,許久未見,親自登門,真是蓬蓽生輝啊。”
     
        “蕓城主別來無恙。”虞美人笑著開口,“怎么能讓您親自相迎,您太客氣了。”
     
        “繆大小姐親自來,哪有不迎接的道理。兩位快快里面請。”
     
        陌末笑著頷首,有虞美人出面,她也樂得自在。
     
        三人寒暄落座,華靈蕓態度真誠,非常熱情,對二人的到來十分歡迎。
     
        虞美人直入主題,“蕓城主是貴人多忘事啊。”
     
        “此話怎講?”華靈蕓愣了愣,雖然知道這兩人聯袂而來一定有事,但繆大小姐的態度不太對勁。
     
        “蕓城主似乎忘了當初應允之事。陌望在陸南郡城,蕓城主當時是怎么答應的呢?”
     
        虞美人看向陌末,兩人開始一唱一和。
     
        陌末:“蕓城主親口允諾,定當對陌望照拂,可人在您眼皮子底下卻受了諸多不公,讓人不得不懷疑蕓城主的誠意。”
     
        虞美人:“既然做不到,當初就別夸下???,的確有失風范。”
     
        陌末:“這么說不太好吧,好歹是一城之主,得罪不起。”
     

     文學

        “一個郡城城主,的確是位高權重,讓人敬畏啊。”虞美人雖然這么說著,可傲然的表情卻讓人對她的話產生懷疑。
     
        華靈蕓在兩人的你來我往中,面露無奈,站起來躬身一禮:“兩位不必挖苦,我知道錯了。先給兩位賠不是。”
     
        “蕓城主的賠罪,我們可擔當不起。”陌末嘲諷地道。
     
        華靈蕓面色漲紅,似是從未被人如此當面撕破臉皮,“是我錯了,我也不推辭。陌望此事的確是我的過失,兩位想要我怎么做?”
     
        姿態放得很低,華靈蕓知道,今天的事可大可小,她只想大事化小,不想因此牽連出別的。
     
        兩人來者不善,尤其是繆大小姐身份特殊,決不能得罪。
     
        陌望之事,華靈蕓一直有關注,她選擇了袖手旁觀。
     
        當時的她內憂外患不斷,為了站穩腳跟,不能為了陌望和陸南郡城的豪門貴族為敵。
     
        一個陌望無足輕重,雖然有陌末和繆凈虞在,但天高路遠,誰知道何時會再見。
     
        只是沒想到,這才兩年,她們就來了。
     
        自己做的的確欠妥,她們來興師問罪也是理所當然。
     
        對此,華靈蕓能屈能伸,審時度勢早已融入她的骨血,做起來駕輕就熟。
     
        面對這樣的華靈蕓,陌末和虞美人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棘手。
     
        人家也沒有主動傷害陌望,只是什么都沒做而已。過于苛責,倒顯得她們無理取鬧。
     
        只見虞美人眼睛一轉,盛氣凌人道:“蕓城主既然這么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此事可大可小,我們也不為難蕓城主。陸南郡城廟大,容不下我等,我們走就是。”
     
        陌末還沒明白虞美人這是唱哪出,華靈蕓已經阻止道:“繆大小姐折煞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盡己所能做出彌補,為自己犯的錯做些什么。真不是要推脫的。”
     
        華靈蕓極力解釋表忠心,繆凈虞暫且坐下,怒意稍斂,“暫且相信蕓城主的誠意。允諾之事食言,我們也不追究。如今陌望未拜師,但還是煉器師,所需資源耗費,蕓城主也該有所表示。”
     
        華靈蕓立即應道:“應該的,我馬上就去安排,兩位稍坐片刻。”
     
        等華靈蕓走了,陌末看向虞美人,“你這是干什么,故意嚇人的?”
     
        虞美人搖頭,“我們小看了華靈蕓,此人決不是看上去那般簡單。”
     
        “哦,此話怎么說?”
     
        陌末也詫異華靈蕓的變化,她想或許是身份地位的變化帶來的改變。畢竟已經是一城之主,不復初見時的謹小慎微是正常的。
     
        “華靈蕓此人能屈能伸,審時度勢,看似恭敬,實則應有謀算。我們沒過多接觸,不好下定論。”
     
        “你懷疑她想對我們不利?”陌末第一反應是華靈蕓對虞美人有所圖謀。
     
        虞美人卻道:“或許吧,但她的圖謀應該是你。”
     
        “我?”陌末指了指自己,詫異道:“我有什么好圖謀的,要是真有謀算,也應該盯著你才對。”
     
        以虞美人的身份,應該更有利可圖才對。
     
    ===http://www.YYhxz.cn第304章 相邀===
     
    不多時,華靈蕓去而復返。
     
        她笑呵呵地道:“我讓人準備了一批煉器資源,請兩位過目,看看是否滿意。”
     
        幾個人魚貫而入,捧著冊子等物。
     
        陌末和虞美人一點兒沒客氣,挨個看過去。
     
        果然是大手筆,有幾種珍稀的材料,還有兩本冊子,羅列了一些基礎的煉器材料,名目眾多,量也足夠。
     
        陌末心里想著虞美人剛才的話,華靈蕓這么大方,沒有一點兒不快,真的只是賠禮那么簡單嗎。
     
        笑盈盈地收下了,陌末感激道:“多謝蕓城主,讓您破費了。”
     
        “應該的。”華靈蕓笑意不減,“聽說你已經是帝尊,還沒來得及恭賀,借此機會,正好為你慶賀一番。”
     
        “蕓城主消息真靈通。”
     
        華靈蕓似是沒聽到陌末的話中的嘲諷,“蠻荒第一個十二歲的帝尊,驚羨多少人啊。你這樣的天之驕子,人人都想結識,我也不例外。當初聽聞時,實在是令人大吃一驚,沒想到還有再相見的緣分。”
     
        陌末成了帝尊,在木凰域應該有所傳聞,但也不至于傳遍蠻荒。
     
        陌末覺得,華靈蕓果真不簡單。一城之主,是她小覷了。
     
        幾番推辭,沒能拒絕,陌末笑著應下了。
     
        華靈蕓找的理由太好了,為陌望之事賠罪,為表歉意,她已經讓人去請陌望前來。
     
        事已至此,再拒絕就顯得太不近人情。且還沒摸清楚華靈蕓的用意,正好借此機會多接觸。
     
        虞美人也是樂見其成。
     
        宴會盡顯奢華,華靈蕓拿出了最高的規格,彰顯她的誠意。
     
        觥籌交錯間,華靈蕓對虞美人恭敬有加,卻對陌末殷勤備至。
     
        身為當事人,陌末看得分明,她終于確定虞美人所說不假。
     
        華靈蕓這樣的表現的確讓人生疑,不得不讓人深思。
     
        但她始終沒有吐露,陌末雖心急,但也沒主動開口詢問。
     
        陌望趁著華靈蕓對虞美人獻殷勤時,偷偷對陌末道:“她這是想干什么,沒必要搞得這么隆重吧。”
     
        陌末壞笑,“人家給你賠罪,你還不樂意啊。”
     
        “哪是給我賠罪,恐怕是另有所圖吧。”陌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又不瞎,除了剛開始對我說了幾句話,她可是一直忙著在你們中間轉悠,特別是對你,態度放得太低了些。”
     
        “那是因為我如今地位大不同,帝尊啊,人人尊敬。你難道不羨慕嗎?”陌末看華靈蕓注意到了這邊,玩笑地道。
     
        陌望心領神會,“羨慕啊,太讓人嫉妒了。只是兩年多沒見,你就成了帝尊,什么時候我也能有你的修煉速度就好了。”
     
        陌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慢啊,已經是熾金巔峰,馬上就能一腳邁入皇尊。我們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小的。”
     
        陌望翻了個白眼,“你說這話時,要是能收斂臉上明晃晃的笑意或許更可信幾分。”
     
        兩人說笑著,華靈蕓插話道:“兩位都是不可多得的天縱之才,我等普通人只能羨慕了。”
     
        互相恭維了一番,華靈蕓終于低聲對陌末道:“有人想見你,不知可否前往一見。”
     
        陌末心道終于來了,這才是華靈蕓今天的目的吧。
     
        “是誰?不方便言明嗎?”
     
        華靈蕓猶豫了一瞬,“一個熟人,他曾經幫過你。”
     
        “幫過我?”陌末詫異,“我在陸南郡城只和蕓城主是熟人啊,你這么說,我更不敢去見了。”
     
        “荒幣聯署,他曾幫了你個小忙。今日想見你,是有事相求。”華靈蕓壓低聲音提醒,“不方便透露更多,還請你一見。”
     
        陌末心里快速地過了一遍,大概有數了。只是見一面,竟然搞得這么麻煩,不是簡單地見面吧。
     
        但看華靈蕓的姿態,是一定要去啊。
     
        陌末更加好奇了,他們找自己到底想干嘛。
     
        見虞美人和陌望看過來,陌末遞了個眼色,笑瞇瞇地和華靈蕓走了。
     
        城主府,陌末曾來過,還記得一些。只見越走越偏僻,心里的好奇和警惕越來越高。
     
        能讓華靈蕓這般對待的人,應該不只是荒幣聯署的人吧。
     
        荒幣聯署雖然勢力遍布蠻荒,但這里是陸南郡城,華靈蕓的地盤,她不該如此才對。
     
        難道華靈蕓受制于人,或者她的城主之位還未坐實,其中還有不為人知的隱秘。
     
        陌末腦子里亂七八糟地想了一通,終于到了目的地。
     
        一個十分隱蔽的院子,安靜異常,周圍沒有一個人。
     
        華靈蕓這么慎重,讓陌末不得不更加警惕。雖不懼華靈蕓,但小心為上。
     
        以陌末現在的實力,完全有能力碾壓華靈蕓,可她一點兒不敢大意,誰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么呢。
     
        走進小院子,陌末探查過,沒有人。她看向華靈蕓,“我來了,人呢?”
     
        “稍等,人馬上就到。”
     
        華靈蕓請陌末到院中的亭子里落座,四周空蕩蕩的,顯然是特意選的地方。
     
        陌末打量著周圍,笑著道:“蕓城主這是何意,既然主動求見,不該這般怠慢吧。還是你覺得我好說話,不計較這些?”
     
        “哪里的話,你如今貴為帝尊,誰敢不尊。別急,人馬上就到。只是為了安全,暫時委屈你了。”
     
        華靈蕓大方地解釋,看不出一點兒窘迫,對陌末的質問也沒有一絲慌亂。
     
        陌末瞪視著她,卻不能走人。已經來了,沒探查清楚,還是要多幾分忍耐。
     
        華靈蕓笑著道:“真不是怠慢,事出有因,稍等片刻,人馬上就到。”
     
        沒等多久,有腳步聲傳來,兩人同時看過去。
     
        竟然是兩個人,陌末眼里閃過一絲意外,為首之人一席黑袍裹身,帶著面具,藏頭藏尾的,另一個人還真見過。
     
        只是一眼,陌末便認出了其中一人。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