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將軍扯掉公主肚兜吃奶*粗暴強迫np書包網

    說完就一路不回頭的往隔壁沖去,更是迅速收拾利索換好衣服,趕緊出門走人。

     

    李晴走了,家中就只剩下了愕然無語的老王跟武娟兩個人,他們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

     

    計劃是完美的,可誰能料到情況竟然是這么個情況呢?

     

    武娟試探著問到老王,“進去了嗎?”

     

    老王很郁悶,“你不會自己看啊,干的好像根曬完的柴禾棒。”

     

    武娟細細看了眼,還真是,如果真是占有了李晴的小身子,那怎么也會沾染些痕跡。

     

    所以她現在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她已經盡力了,可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李晴的小身子敏感,這只是剛剛蹭到下就稀里嘩啦的發泄完了,用醫學用詞來說,李晴這是早x呀!

     

    不過看到老王那兒,武娟還是挺覬覦的,那雙黑亮的眸子里充滿了覬覦的色彩。

     

    她不光眼神覬覦,身子也覬覦,不自禁的就往老王那湊去,眼睛都不帶轉彎的,直勾勾的盯著,那感覺就跟隨時可能一口把老王那兒給咬掉似的,就是那么喜歡。

     

    這時候李晴都跑了,而老王也被撩了整早上,身子里的火實在沒處發泄了。

     

    盡管武娟沒有李晴漂亮,可是搬起她那雙大長腿來后也是非常有感覺的。

     

    所以老王這次沒有阻止,他不僅沒有阻止反倒還主動做起身來,準備給武娟愛的狂暴沖撞。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武娟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摸起來看了眼,竟然是男朋友的電話。

     

    伸出手指示意噤聲,武娟準備接通電話。

     

    但這時候的老王已經暴躁到極致了,哪還管這個。

     

     文學

    武娟前腳接通電話,他后腳就把人掀翻在床上,然后猛地一下子。

     

    武娟毫無準備,老王又暴躁野蠻,當時就痛到她失聲尖叫,“??!”

     

    這尖叫聲中斥滿了撕心裂肺的味道,顯然是讓武娟痛到不行不行的了。

     

    但電話已經接通了,所以她男朋友也聽到了這個動靜,于是當時就急了,“草,你干嘛呢?!”

     

    武娟好想說被干呢,然而這話肯定不能說,她只能急中生智,“啊~五環,你比四環多……”

     

    “你有病吧,大早上的在電話里唱什么五環之歌,真是病的不輕……”

     

    被罵了也就被罵了,好歹沒被發現自己正在跟老王弄那事兒,武娟松了口氣,然后強忍著老王對她的沖擊,盡可能語氣平靜的跟男朋友通起電話。

     

    倒也沒什么大事,就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武娟也不放在心上,掛斷電話后她就變被動為主動,將老王猛地一下子給撲倒在床上,“看我今天不榨干你個老東西!”

     

    竟然敢趁她打電話的時候偷襲她,讓她在毫無準備之下差點痛死。

     

    武娟可是生氣了,非得把老王給折騰個夠不可!

     

    巧了,老王也是這么想的,不能把李晴給順利拿下,那就在武娟這發泄個夠吧!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里,整個房間內都斥滿了旖旎的味道,還夾雜著武娟歇斯底里的歡聲……

     

    當一切都結束后,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這時候的武娟已經躺在床上休息了近十分鐘了,可下地后的她依舊雙腿直打擺子,哆嗦的厲害,“你真是頭老畜生,活活讓你折騰死了,我都感覺那里快透氣了,怎么越來越兇。”

     

    爽是肯定爽的,就是爽的太過了,這會兒的武娟已經不饞了,連走路都走不利索她哪還敢饞。

     

    但老王卻從她身后一把將她身子給抄住,任她坐在腿上后,雙手更是在她身前肆意撫弄。

     

    “趕緊把李晴安排給我,不然你自己伺候不了我,我會活活弄死你的!”

     

    又饞李晴,李晴不就是人長的漂亮點、身材比自己火辣點嘛,怎么老饞李晴。

     

    不過再想想之前老王那暴躁到讓她死去活來的沖撞,武娟覺得還是按老王說的做好了。有了李晴分擔下老王的兇威,自己也好舒坦點不是?至少不用擔心被活活弄死了……

     

    武娟跟李晴是同鄉也是閨蜜,有兩層關系,而老王跟李晴也有兩層關系,他們不僅是房東與租客的關系,更是同事的關系,老王也在那些飯店內工作。

     

    老王是飯店的掌勺大師傅,手藝自然是沒的說,而且如今已經負責帶徒弟了,很少親自下手,所以李晴要早早的去上班,他自己則是悠哉游哉的到了上午十點多才到飯店。

     

    進入飯店后,老王一眼就看到正在收拾桌子的李晴。

     

    李晴也看到了老王的到來,腦海中不自禁的惦記起早上發生的事,俏臉頓時羞紅一片。

     

    可這種羞紅,卻讓她的小臉蛋兒看起來更加的迷人,讓老王也對她的小身子也更加惦記了。

     

    今天在店里,能不能趁熱打鐵,找個機會把李晴給弄了呢…

    正琢磨著該怎么找機會拿下李晴那性感小身子的時候,廚房里徒弟出來了,有事情請教。

     

    恰好這會兒李晴也端著水盆擦完桌子走人了,老王只好暫時放棄這念頭,往廚房走去。

     

    “你說你怎么這么笨呢,都教你多少次了還是記不住……”

     

    廚房里,老王邊教授徒弟邊對他訓斥著,只是訓斥歸訓斥,教導的時候還是非常用心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老王的幾個徒弟對他都特別恭敬,更真心追隨這個愿意傾囊相授的師父。

     

    在悉心教導完徒弟后,午飯時間也就差不多了,老王在旁盯著,徒弟們開始炒菜。

     

    因為他的悉心教導,徒弟們的廚藝都還不錯,如今老王都不怎么親自下手了。

     

    在旁盯著一中午后,廚房漸漸不忙了,老王也就外出溜達溜達。

     

    倒也不單純是溜達,更主要的是看看顧客們有什么意見,這是他的習慣了。

     

    只不過今天中午出來溜達后,他倒沒發現顧客們有什么意見,就發現李晴那邊出事了。

     

    有個二十來歲的小年輕正抓著李晴的手,嬉皮笑臉的怎么也不放開,任李晴著急也沒用。

     

    “你快放開,你再這樣我報警了!”

     

    “嘿嘿,拿報警嚇唬我???你可真有意思,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對我來說,這警察局就跟家里差不多,住的次數可太多了,警察比我爸媽對我都熟。”

     

    小年輕的話讓李晴心里害怕,這連警察都不在乎該怎么辦才好啊,怎么碰上這么個無賴流氓。

     

    正在李晴著急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了老王的聲音,“把她手放開!”

     

    “王大爺!”見了老王,李晴如見救星,更是伸出另一只手拽住了老王的胳膊求救。

     

    這胳膊被小手一拽,老王的氣勢更足了,他今天必須得救李晴于水火之中,絕不允許別人欺負她!

     

    但是小年輕卻不把老王放在眼里,瞅了眼老王身上的廚子大褂,臉上流露出嗤笑。

     

    “從哪蹦出你這么個多管閑事的老東西來,你是不怕死是嗎?再敢多管閑事,我弄死你!”

     

    真兇,動不動就要弄死人,哪來的這么大的尿性?

     

    下一刻,老王就把李晴拽住自己胳膊的小手給扒拉開了,看那架勢像是要動手。

     

    小年輕都做好準備了,老東西怎么了,老東西他也照揍不誤!

     

    可就在這時候,老王卻出乎所有人預料的轉身走了。

     

    小年輕一愣,隨即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草尼瑪的,你倒是識時務,我還沒見過像你這么慫的呢,你個老東西真有意思!”

     

    小年輕的兩個同伴也哈哈大笑,紛紛出言嘲諷老王。

     

    而這時候的李晴,心里真是說不出的滋味。

     

    她原本還挺感動的,覺得老王要出手救她,可哪成想老王竟然鬧了這么一出,轉身就走。

     

    說實話,她很失望,覺得老王這個行為真的是……太差勁了。

     

    小年輕嘲笑過老王后,又拽著李晴的手往身前帶,更是示意李晴坐在他的腿上。

     

    “你悄悄你,穿著這黑色絲襪怪性感的,兩條大長腿看起來也挺白嫩,夾起來的時候肯定有勁吧?要我說,現在咱們就去找個小旅館得了,讓哥哥好好疼疼你。”

     

    小年輕的流氓話讓李晴又羞又惱,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怎么掙脫也掙脫不開。

     

    可就在這時候,小年輕旁邊的倆同伴卻是開口了,“老大,快跑!”

     

    小年輕的目光正在李晴的絲襪美腿上打量呢,突然聽到這么一句覺得有些詫異,跑個球?

     

    當他望向那倆同伴時,那倆同伴已經起身往門口跑了,還著急忙慌的招呼他也快跑。

     

    為啥要跑呢?

     

    當他扭轉過頭望旁邊看的時候,當時臉就嚇到煞白煞白的。

     

    還讓李晴坐在他腿上?拉幾把倒吧,趕緊一巴掌將李晴給推開了,二話不說撩丫子就跑。

     

    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老王回屋根本就不是害怕,而是抄家伙去了。

     

    徒弟們見老王抄了菜刀就往外走,也紛紛抄起剔骨刀、砍骨刀跟了出去。

     

    他們不見得敢砍人,但是嚇唬人的氣勢還是有的,況且這一群整天剁肉的廚子,自有威勢。

     

    以至于在老王的帶領下,他們氣勢洶洶的就沖了出來,更是一路把小年輕追出了飯店。

     

    原本還挺狂的小年輕,這會兒在街頭死命的狂逃,不小心被絆倒在地后更是手腳并用連滾帶爬的,掙扎著起身趕緊繼續跑,這特么太嚇人了,你們是開飯店的還是開黑店的,怎么還組團來砍人呢?正兒八經的混混也沒你們這么暴躁啊,二話不說抄刀就來砍……

     

    幾個廚子抄著菜刀把小年輕三個人給追跑了,老王站在門口看了會兒,臉上泛起冷笑。

     

    真特么的,如今雖然他年紀大了,但年輕時候也是在社會上混過的,真砍過人。

     

    就這么幾個小壁崽子,他都不放在眼里,還敢跟他找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回到李晴身邊,老王對她問道:“小晴,你沒事吧?”

     

    這個時候的李晴,眼神中盡顯感激,其中還夾雜著幾許愧疚。

     

    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對老王開口了,剛才老王去取家伙救她,她卻誤會老王是害怕,真不該。人家老王平常對她照顧有加,為難時刻還這么幫助她,她卻誤會了老王,真是的……

     

    見李晴不說話,老王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確定無礙后只當她是被嚇到了。

     

    輕輕拍打著李晴的后背,“沒事啊沒事的,不用擔心,幾個小混混罷了,再敢來我剁下他們狗頭!”

     

    李晴很是感激,這才開口,“謝謝王大爺,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

     

    老王點點頭,雖然對李晴還是很有想法的,可是眼下當著這么多人呢,顯然不合適,而且手里拎著刀也不合適,所以他隨后就跟李晴點點頭,準備回廚房把菜刀放下。

     

    可剛才小年輕跑的時候,不小心把桌子上的菜給倒在了地上。

     

    老王這一腳踩在了油膩的菜上,腳下頓時打滑,然后撲騰一下子就摔倒在地。

     

    偏偏好死不死的,那把鋒利的菜刀還墊在了身子下面…

    刀壓在身下了,這是非常兇險的事情,直嚇的李晴都呆住了。

     

    尤其是看到老王趴在地上連動都不動后,更是嚇的她花容失色。

     

    直至聽到老王悶哼一聲,她這才回過神來趕緊上前,賣力的扶起了老王。

     

    “王大爺,王大爺你沒事吧,你有沒有傷到??!”

     

    在問這些的時候,李晴聲音都在發顫,她是真的不敢想象,鋒利的菜刀切在身上的后果。

     

    但萬幸的是,老王起身后搖搖頭,“沒事,好在刀沒立著,不然這把老骨頭可就廢了。”

     

    刀是貼平在地面上了,可是刀把鼓鼓的,把老王下面骨頭硌的生疼,這會兒臉色都蠟黃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