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為什么學體育的男生比較渣*強行撐開嬌嫩殘忍宮交

    長長的指甲幾乎深陷入我的肉里,不僅如此,她還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

    疼痛非但沒讓我減緩速度,反而更刺激了我的欲望,我的動作變得更加猛烈,如同狂風暴雨一般。

    盧欣彤松開了口,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聲“啊啊啊”的叫聲。

    不一會兒,我們身上全是汗,我一邊迅猛的動作,一邊咬著她豐滿上的殷桃,竭力吸允著。

    銀迷的啪啪聲在整個客廳回蕩。

    我知道,從此以后,我和陳藝瑤再也沒法在一起了。

    在這寧靜的夜晚,我本該和我最愛的女人陳藝瑤在一起,享受人間的快樂,卻想不到將錯就錯,選擇了盧欣彤,并與之發生關系,以一個復雜的心情,結束了自己的處男生涯。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盧欣彤的挑豆弄醒的。

    我睜開眼的時候盧欣彤光著身體蜷縮在我懷中,就像是一只小白貓,還調皮的用涂著指甲油的玉指在我胸口畫圈。

    “醒了。”我笑著問道。

    經過一夜時間,我已經接受了現實,有盧欣彤這么一個女朋友,我覺得也挺不錯的,雖然心里還是會想著陳藝瑤,但至少不會再感覺那么難受了。

    “你個臭驢,我本來打算暫時不談戀愛的,你讓我破戒了。”

    我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笑道:“那是因為我魅力太大。”

    說完,我手抓住了她的胸前兩團豐滿,肆意玩弄起來,看著她們在我手中逐漸的高挺,發漲起來。

    所謂小荷才露尖尖角,說的就是像盧欣彤這樣的女人吧。

    本來我還想進一步,然而一只手剛摸到平坦的小腹,還沒能繼續下滑,便被盧欣彤按住了,說道;“你可真是頭驢子,昨晚真是瘋狂,連續五次,我到現在還疼呢!”

    “這怎么能怪我呢,是你太誘人了,天生的性感尤物。”我笑了起來,也沒再繼續下去了。

    盧欣彤得意的笑了起來:“那是,老娘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臭驢,你說說,我和藝瑤姐比,誰漂亮一些。”

    我沒想到盧欣彤會問這個問題,愣了一下,說道:“她漂亮。”

    “什么?”盧欣彤頓時瞪大眼睛看著我。

    “別急,我還沒說完,你比她更漂亮。”我接著說道。

    盧欣彤開心的笑了:“這還差不多。”

    她的手在我臉上親親摸了一下,我看到她手背上紋的“志”字,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手上志是誰?”

     文學


    聽到我的問話,盧欣彤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神色不由暗淡下來,沉默了十幾秒,才緩緩開口道:“好,我就把我跟他的事告訴你,他叫蘇志,是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我前一任男友。我們高中的時候就彼此喜歡了,只是都沒有向對方說過自己的心思,那時候很單純,只覺得和他在一起很開心,他逗我笑,給我買吃的,帶我逃課上網。高中畢業,我們考上了示范,而他去部隊當了兵,有三年的時間沒聯系過。沒想到后來在街上遇到了,那時候我剛和前男友分手,和蘇志沒多久就成了情侶。”

    盧欣彤頓了一頓,眼眶微微紅了,眼珠在眼眶中打轉,深吸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繼續說道;“我們相處的很好,都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那天晚上她帶我去吃飯,卻把戒指藏在菜里面,我差點吞下去了。我有些惱火的時候他就跪在了我面前,舉著戒指向我求婚。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極為納悶,都已經快結婚了,為什么會分手呢?

    不過我沒有追問,因為盧欣彤的情緒很是低落,她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當天,我就為他去紋了紋身,他也在手背上紋了一個‘彤’,雙方父母都很滿意,選好了吉日,在過年正月初九結婚??墒蔷驮诮Y婚前幾天,他在去我家的時候看到一個失足落水的孩子,就跳下河去救,結果……結果他腿抽筋,孩子救起來了,他卻淹死了……嗚嗚……”

    說到這里,盧欣彤已經泣不成聲。

    我原本以為蘇志是個渣男,才會在已經快要和盧欣彤結婚的時候分手,沒想到居然是因為救了別人而犧牲了自己,讓我不禁有些佩服,感慨,以及對盧欣彤的心疼。

    “傻丫頭,別哭了,還有我在呢,我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委屈了。”我抱著盧欣彤,用手為她擦拭眼淚。

    盧欣彤情緒稍微穩定一點,抽泣道:“臭驢,你要是不喜歡我手背紋身的話,我今天就去洗掉。”

    “沒事的,這也是對犧牲的前男友一種紀念,既然他已經不在了,我還有什么好吃醋的。”

    “臭驢,你真好。”盧欣彤忍不住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到這一刻,我心里才涌現出一股真正的責任感。

    這么好的女孩,既然和我在一起了,我就不能辜負她。

    至于陳藝瑤,大家相識本就是一場錯誤,一切如同過往云煙,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隨后,我起床給盧欣彤做了頓早餐。

    她就穿著我的襯衫和一條黑色的蕾絲褲褲就出來吃飯了。

    襯衫的領口紐扣也不扣,露出兩團吧雪白飽滿和深深的溝壑。

    兩條圓潤光滑的大長腿在吃飯的時候還不時在我腿邊磨蹭,讓我不自主的產生一股沖動,伸手直接放在她腿上摸了起來。

    她卻抓住了我的手,笑著說道:“好啦,不逗你啦,快吃飯。”

    “你都把我的火挑起來了,你說怎么辦?”我瞪著她說道。

    “那我給你端盆冷水把澆滅。”

    二人在笑鬧的過程中,終于吃完了早飯。

    盧欣彤背著吉他又出去賣藝,臨走前說道:“臭驢,你別整天像豬一樣待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都已經有小肚子啦!去健健身,跑跑步也好呀!”

    “剛在一起就嫌棄我了,時間長了,你還不得直接甩了我?”我苦笑。

    “我這是幫你變得更好,難道你就沒有夢想嗎?”

    “有??!”

    “什么夢想?”

    “一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盧欣彤朝我翻了翻白眼,沒再理會我,轉身就出去了。

    等盧欣彤走后,家里又變的冷清了,我回到房間,看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忍不住還是打開了。

    監控畫面中陳藝瑤的家也是空蕩蕩的,沒有她的身影,看樣子夫妻二人已經上班了。

    以前看著這樣的監控畫面,雖然沒人,心里卻有一份期待。

    而現在,感覺一夜之間什么都變了。

    我咬了咬牙,準備把監控軟件卸載掉,再抽個時間,把她家的攝像頭也取下來,但站在電腦前猶豫了半天,最后還是沒有這么做。

    放著吧,大不了以后不看就是了,就當留個紀念。

    我關掉了電腦,想起盧欣彤臨走時說的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的確,自從繼承了父親的五套房子,選擇在家養老后,我是一天比一天胖了,現在已經有了小肚子。

    想到盧欣彤的男友蘇志如此優秀,當過兵的話一定長得很健碩吧,而且還舍己救人,心里不禁有了一絲觸動。

    實際上,小時候我的確有過夢想,或許是受了TVB警匪片的影響,我曾經想著長大要做一名警察,身手不凡,維護正義和和平,等隨著年齡逐漸長大,發現小時候的夢想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而盧欣彤呢,她的夢想一直是當一名歌星,如果是以前,我會覺得和我一樣幼稚,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但和她接觸這么多天,知道了她的很多事,她的所作所為被我看在眼里,我突然發現,我和她比起來自己有多么的懦弱。

    曾幾何時,我們活著都忘了自己的初衷,社會的大染缸讓我們失去了最單純和真摯的那份心。

    我深吸一口氣,帶上自己的健身卡離開了家。

    本來是想去健身館鍛煉的,到了健身館門口才發現,旁邊有一個中華武術館。

    因為心里有所觸動,平時覺得不屑的事,現在我忍不住想進去看看。

    大廳很小,只有十幾個平方,一個漂亮的女接待員站在柜臺前,看到我進來,說了一聲:“您好,歡迎光臨。”

    我知道,這樣的武術館一般是家長帶小孩子報名的比較多,猶豫了一下問道:“請問一下,你們這邊收大人當學員嗎?”

    女接待員微笑道:“大人小孩都收,不過大人的話考慮到你們白天要上班,一般都是晚上開課。”

    “教的什么?跆拳道還是空手道之類?”

    女接待員笑著搖頭:“不是,是散打,要不我帶您進去參觀一下吧。”

    我跟著女接待員往里面走去,里面的訓練場地就很大了。

    二十多個小孩子跟著一個矮小結實,身材健碩的中年在學武。

    小家伙們一拳一腳,踢打進攻,嘴里哼哼哈哈,動作整齊劃一,看山去有板有眼。

    其中還有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在場上糾正每個孩子的動作。

    再看前面教孩子們的中年,看上去拳腳十分有力,他只穿著一件黑色的汗衫,下面是一條運動褲。

    每一個動作,全身的肌肉都會緊繃一下。

    他額頭上全是汗水,教的特別認真,即便我和女接待在門口站了五分鐘,他也沒有看我們一眼。


    看教練教的認真,女接待也沒打擾,隨即帶我回到大廳。

    她問我覺得怎么樣。

    我忍不住問了一句:“這個散打,不知道現實生活中實不實用,因為現在很多傳統武術都是表演的性質。”

    女接待員笑了,指了指墻上。

    墻上貼著很多照片,她指的是一張剛才那中年教練和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人的合影。

    “兩年前,黃教練在路上遇到兩個搶匪要搶一個女人的包,于是沖上去幫忙,只是三招就把兩人都撂倒了,這是事后他和市公安局刑警隊大隊長合的影。”

    我盯著照片看了一會,點了點頭,又問道:“那請問怎么收費呢?”

    “成年人一年5300,每個星期二,星期四,星期六晚上7點上課,上到9點,兩個小時。”

    “有其他報名的大人嗎?”

    “有呀,四五十個呢。”

    我嫌價格有點高,跟她還了還價,女接待也沒辦法,關鍵時刻,剛才在場中的老人出來了。

    女接待連忙叫了一聲黃老。

    黃老笑著問道:“小梅,什么事???”

    叫小梅的女接待解釋道:“這位先生想報名,但嫌價格有點高。”

    黃老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和藹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小伙子,我們這里是不能還價的,如果你可以介紹朋友一起過來的話,倒是可以給你稍微優惠點。”

    剛才看黃教練教那些學生的動作和氣勢,氣勢我已經有點心動了,只是習慣性的想要還價,見還不下來索性沒在計較,當即就交了錢。

    女接待負責收錢,黃老笑著問道:“小伙子,你為什么要來這里學武???”

    “強身健體。”我說道,心里其實還有一層想法,就是為了自保,以免像上次被那些混混揍一樣,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黃老笑著點頭,聊了兩句便離開了。

    因為今天就是星期二,小梅便告訴我,今天晚上7點就要過來了,和一批新學員一起學武。

    晚上7點,我準時到了武館。

    和我一批學的有十來個成年人,其中還有一個女生。

    女生扎了個馬尾辮,身材高挑,長得很清秀,穿著黑色的運動服。

    黃教練還沒到,她主動和我搭訕,笑問道:“你是新來的嗎?”

    我點了點頭。

    那女生笑了起來:“我們也剛學沒幾堂課,現在腳一些基本動作。”

    這女生笑起來挺好看的,我對她說了聲謝謝。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