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密宗雙修每天四次*絲襪御組調教中出絕望高C

        陌末看向陌望,“到底怎么回事?是你不想拜師,還是應清不要你?”
     
        陌望偷瞄了虞美人一眼,這才小聲道:“是我反悔了。”
     
        陌末幾人詫異了,應清的名氣在陸南郡城極廣,拜他為師大有裨益,陌望一個毫無根基的煉器學徒,哪來的底氣在拜師后反悔。
     
        況且他的拜師過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這么做等于之前的努力都白費,損失不小。
     
        被幾人盯著,陌望壓力巨大,但事情已經做了,還是要說清楚的。
     
        陌望當初拜師成功,可謂是喜極而泣,覺得前途似錦,只待有朝一日衣錦還鄉。
     
        然而,事情的發展讓人措不及防。
     
        應清的名氣實在是大,他的首徒江詡天賦奇高,拜師時已經是二級煉器師,且出身較好,在陸南郡城也是名門望族。
     
        這樣的貴公子,對師父收徒本不在意,他自身的光環漸盛,無瑕理睬陌望這個小師弟。
     
        可偏偏事與愿違,陌望出身平平,煉器天賦不顯。
     
        江詡的擁躉對此看不慣,認為陌望不配和江詡相提并論。
     
        言語攻擊,圍堵威脅,陌望只要出現,必然會被擠兌。
     
        他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對此,陌望是不忿和不解的,但沒有人在乎他的感受。
     
        時間越久,心中的憤怒和不甘積攢,陌望忍受不了這些莫須有的攻擊,他要證明,自己的優秀。
     

     文學

        于是,他解除了師徒關系,不再和江詡是師兄弟。漸漸地,流言平息,他埋頭苦練,雖沒有師徒名分,但他還在應清的鋪子里學習。
     
        聽完陌望的解釋,陌末看傻子似的看著他,“你是真傻啊。就這么解除師徒關系,你知道這損失多大嗎?”
     
        陌望點頭,其實他也經常問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對是錯,但已然如此,唯有更加努力才行。
     
        “真沒看出來,你還能做出這樣的事。”虞美人看著陌望,“你當時腦子咋想的,付出那么大的代價換來的拜師機會,且已經拜師成了,這么做是真蠢啊。你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嗎?”
     
        “我當然記得。放心吧,我不會賴賬的。”看見虞美人,陌望的心氣就起來了,總想懟她。
     
        “好啊,你現在幾級煉器師了?”虞美人毫不客氣地問,挑釁地看著陌望。
     
        陌望一下子蔫了。
     
        陌末也好奇,“說啊,我們都想知道。雖然沒了師徒名分,但你還是跟著大師學習,應該不會差。”
     
        陌天期待地看著兒子,沒了名師為師,非??上?,可陌望的學習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在幾人的注視下,陌望小聲道:“一級。”
     
        當初無知者無畏,認為自己一定能成為最厲害的煉器師,可當真正學起來,才發現并不是那么容易。
     
        他的煉器天賦平平,但陌望沒有放棄,一直咬牙堅持,日夜不綴地勤加練習,終于邁入了煉器師的門檻。
     
        此刻,他突然覺得,這樣的進步太微不足道。
     
        面對幾人的目光,陌望突然膽怯,覺得自己辜負了他們的殷切期望。
     
        虞美人剛想說什么,陌末給了她個眼神。
     
        陌天拍了拍陌望的肩膀,“已經很好了,你是我們陌族的第一個煉器師,我們都為你感到驕傲。”
     
        兒子雖然莽撞,但此刻看著卻讓人心疼。獨自在外,承受那些痛苦,沒有人支持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很好。
     
        陌天不忍苛責,只想讓兒子堅持他所做的就夠了。
     
        陌末贊道:“已經很不錯,陌族以后的煉器可都靠你了。陌望,我很看好你。未來的某一天,你一定會成為最好的煉器師。”
     
        “真的是這樣?”陌望有些傻眼,這和他想的很不一樣。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等著他們的指責和嘲笑,沒想到陌末卻這么說。
     
        陌末肯定地點頭,“要對自己有信心,你只用了兩年時間,成了一級煉器師,是陌族獨一份,以后一定會更優秀。族人都會是你的后盾,支持你的。”
     
        “兒子,你很不錯。堅持自己所想,為之努力,爹爹支持你。”
     
        事情的發展出乎預期,陌望來回看著幾人,確定是真實的,一時之間不知所措起來。
     
        “怎么很失望的樣子?”虞美人笑著問,“是因為我沒嘲諷你嗎?”
     
        陌望張口就道:“你別說話。”
     
        應清不知何時走了,也沒外人在,陌末便道:“江詡也在這里嗎?”
     
        陌望搖頭,“他很少來。他家就在城里,是住在家里的。”
     
        “哦,不來學煉器?”
     
        “江詡已經是三級煉器師,不用時常跟在師父身邊。”
     
        “他家在哪兒?”陌末笑著問。
     
        虞美人和陌望看著她的笑,都發現了不對。異口同聲道:“你想干嘛?”
     
        “認識一下,畢竟大名鼎鼎,你們這么緊張干啥?”
     
        兩人臉上都是不信,她的樣子完全不是這樣。
     
        陌望道:“江詡無關緊要,沒必要去找他。我知道你是為了我,但真的沒必要。”
     
        在陌望的堅持下,陌末只得妥協。
     
    ===http://www.YYhxz.cn第303章 上門拜訪===
     
    看過陌望住的地方,陌末才問起他,為何沒住在城主府里。
     
        當時走的時候,專程找了華靈蕓,把陌望安排妥當的??蛇@么長時間以來,陌望從沒去打擾。
     
        在他孤立無助的時候,華靈蕓也沒有伸出援手。
     
        了解過后,陌末陷入了沉思。
     
        華靈蕓如此做,是真不知道陌望的事嗎?
     
        隨即她搖頭否認。
     
        這是不可能的,華靈蕓是城主,陸南郡城在她的掌控下,有自己專程拜托,不該一無所知。
     
        況且還有虞美人在,這么多的因素在,華靈蕓不管是為了什么,對陌望照顧一二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她什么都沒做,袖手旁觀,任由陌望一個人苦苦掙扎。
     
        雖然沒能造成嚴重的后果,但整個過程華靈蕓的立場有些出人意料。
     
        思及這些,陌末突然道:“華靈蕓還是城主嗎,這兩年表現地怎么樣?”
     
        “應該是吧,我很少關注外面的事。”陌望不太確定,他是真沒關注。也沒想過去找華靈蕓幫忙。
     
        陌末無語地看著他,走的時候那么多囑咐和叮囑,他都當做耳旁風了。
     
        “我,我這不是想自己努力,不想靠別人。再說,煉器只能埋頭苦練,付出才能有收獲。”陌望越說越覺得自己做得對,振振有詞。
     
        “華靈蕓身份特殊,和她有關聯,難免會陷入陸南郡城的權利爭斗中。當時的情況,你們也知道,她自身難保,哪有時間顧及我啊。”
     
        “知道了,事已至此,不管對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樣吧。我只是想不明白,華靈蕓的做法。”
     
        虞美人道:“的確不對。你對華靈蕓有大恩,讓她照拂陌望,她不可能不管不顧。這中間一定有問題。”
     
        陌末和虞美人對視一眼,提議:“我們一起去城主府拜訪。”
     
        看到熟悉的城主府,陌末駐足觀望了一會兒,才上前讓門口的守衛通傳。
     
        在通報時,陌末特意點明了虞美人的身份,畢竟虞美人的身份更好用。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