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下面癢好想作啊好疼: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

       澤功欺負我,我上哪兒找幫手???”
     
        想想可喜歡慕云霓了,也喜歡元冰。
     
        她家四個兒子,現在兩個兒媳婦都這么出色,她心里的石頭算是落了一半了。
     
        她笑著摟住慕云霓:“好好好,你愿意在蘭苑住多久都可以,絕對沒人趕你走。不過這個別墅還是要裝修的,萬一需要小住呢?”
     
        慕云霓乖巧地說著:“那我回去問澤功,以他的想法為主。”
     
        想想心里樂開了花:“要是其他兩個兒媳婦能有你一半貼心,我跟傾容就徹底安心了。”
     
        看完了別墅,想想又領著慕云霓去市區逛街。
     
        現在慕云霓的肚子還沒有顯懷,瞧著身材還是挺好的。
     
        想想就打算趁著慕云霓行動還挺方便的時候,把一些事情定下來。
     
        比如畫廊的店鋪位置什么的。
     
        她手里有張表,已經打印好了,直接遞給慕云霓瞧:“寶貝啊,你看看,這是我找人做的這幾家店鋪的人流量信息以及相關數據,你自己瞧瞧,有什么想法沒有?”慕云霓看了眼,溫聲道:“這個琴行隔壁的位置挺好。因為很多孩子需要來琴行學習,家長要接送,送來之后沒地方去,就可以來我的畫廊坐坐打發一下時間,唔,我覺得
     
        我可以開一家畫廊跟咖啡廳結合的店,因為知道讓孩子學樂器的家長,心里肯定對藝術有一定興趣,過來看畫,順便喝杯咖啡,時間到了就去隔壁接孩子放學,挺好。”
     
        想想眸子一亮:“我家云霓就是聰明,想的太好了!媽咪這就給你辦!”
     
        短短一個下午,別墅買好了,商鋪租好了。
     
        就連設計別墅跟商鋪的設計師都聯系好了。
     
        想想跟慕云霓坐在街角的一家餐廳用下午茶,順便將戰績匯報給澤功。
     
        澤功一聽就跳起來了,在電話那頭嘰嘰喳喳地鬧起來:“怎么不帶我???你們兩個出門,怎么能把我丟下?就不能等我周末不忙的時候,陪著一塊兒去?”
     
        想想脫口而出:“我又不是給你買別墅、看商鋪,你的意見不重要!我帶著你做什么!我連你爹我都沒帶,我跟云霓兩個女人,速戰速決,這就是效率!”
     

     文學

        慕云霓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頰,欣賞地看著想想。
     
        內心潛臺詞:我婆婆真帥!
     
        宮里。
     
        傾容過來跟傾慕談工作上的事情,剛好撞上了洛曦。
     
        洛曦謙卑地對傾容頷首:“曦兒見過大皇伯。”
     
        “太子殿下不必客氣。”傾容人逢喜事精神爽,馬上就要做爺爺的人了,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ldquo;殿下過來跟陛下談事?要緊嗎?要緊的話我可以等等。”
     
        洛曦:“都是自家人,一起聊吧,不礙事的。”
     
        他上前,將一份名單遞到了傾慕的手里:“這是我責令洛總指完成的任務,為什么父皇沒有批示?”
     
        傾慕將文件放到一邊:“曦兒,小冰懷孕了,就要生孩子了……”“兩個月而已,洛總指回來依舊可以趕上陪元冰待產,”洛曦面色嚴肅:“父皇,我希望你能理智大于感性,這個行動沒有人比洛總指更適合了,他從軍以來屢立戰功,積分
     
        已經快要到郡王級別了。待這個任務完成歸來,元冰便是郡王妃。這對他們一家來說,是喜上加喜。”
     
        傾容眉頭一跳,幾次想插嘴,卻忍住了。傾慕看著洛曦:“這個任務并不是萬無一失,澤建是洛家的正統子孫,他就要做父親了,這種時候,如果出了事,你要我怎么跟你大伯,還有大頭他們交代?就是你皇爺爺
     
        那里,我也不好交代。”洛曦并不讓步:“這個任務,換別人完成,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但是洛總指親自去,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欲戴其冠必受其重,洛總指既是洛家正統子孫,更應該傾其所有為國為民!”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3857章小狐貍的笑===
     
    傾慕緊抿著唇,臉色也沉下來了。
     
        很明顯,傾慕不贊同洛晞的做法,也不想當著傾容的面發生爭執,影響了洛晞儲君的威信。
     
        他默了一瞬,看向傾容:“大皇兄,你先回去吧。”
     
        傾容也想走,可是話題扯到了澤建身上,他雙腿就像是扎了鉛塊,哪里還走得掉?
     
        澤建可是馬上要做父親的人了。
     
        傾容:“晞兒,這是個什么樣的任務???”
     
        洛晞:“大皇伯還是回去吧,我跟父皇商議即可。事關機密,恕晞兒無法詳述。”
     
        傾容吃了憋,看了眼傾慕。
     
        傾慕無奈笑道:“大皇兄,你先回去。”傾容只好點頭離開,澤建出任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可這次傾慕都反對,足以說明任務的危險性,再加上洛晞說,這個任務,換別人完成,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可
     
        澤建去,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這更讓傾容惶惶不安。
     
        御書房里。
     
        傾慕嚴厲道:“這件事情,等元冰生完孩子再說!晞兒,我還是一國之君,你縱然是儲君,卻也是帝王之臣!你不可以凌駕于我之上做出讓我不滿意的決定!”
     
        洛晞面無表情地盯著傾慕:“所以,我寧國的國務需要等一個女人生孩子?她不生孩子,我們的工作就停滯不前?”
     
        “晞兒,明知有危險,為何要冒險?”傾慕放柔了聲音,企圖對他曉之以理:“澤建是皇孫,他萬一出事,你讓我跟你母后這輩子還那什么臉去見你皇爺爺跟皇伯伯他們?”
     
        洛晞冷聲道:“父皇,你太讓我失望了!”
     
        他說完,不顧傾慕的反應,轉身揚長而去!
     
        三日后,澤建還是出發了。
     
        這次是洛晞找他談過,他去找傾慕主動請纓的,傾慕跟傾容都勸了,可勸不住。
     
        澤建離開后,孝賢王府跟大頭一家,以及寢宮、尊王府,全都高度緊張。
     
        直到又過了整整四天,西渺傳出君無邪并非皇室血脈的謠言,還有人拿出證據,證明了君無邪的父親是寧國b市洛平山頂寺廟的一位老和尚,老和尚已經圓寂。西渺上下動蕩不安,君無邪是寧國血統幾乎是鐵板釘釘的事情,而蘇綺又是寧國與西渺聯姻的皇后,一時間,寧國被至于風口浪尖,無數國家都在譴責寧國,說寧國為了
     
        侵吞與擴大領土版圖不擇手段。
     
        君無邪不止一次找傾慕發飆。傾慕心知這是洛晞的計謀,只能配合演出,一臉無辜地問:“我寧國現在罵的最慘,國際形象大跌,你以為,這件事情我們做出來之后,對我們有什么好處?動動你的腦子
     
        吧!蠢貨!”
     
        君無邪挨了傾慕的罵,非但沒生氣,反倒安定了許多。
     
        因為這件事情只要不是寧國暴出來的,哪個國家暴出來的證據都不是直接的證據,這屬于洛氏皇族密辛,外人即便挑撥離間,也只是捕風捉影,不可能真有證據。
     
        他尋思了許久,決定把目標定在同時仇恨西渺與寧國的大陸。
     
        這一下,他就想到了南林國。
     
        君無邪派往寧國的密探,查到洛澤建一直在伺機對付南林,有查到洛澤建已經潛伏在南林附近,只待時機成熟動手,只是還欠一把火候。
     
        于是,君無邪連夜出發,帶著滿滿的誠意,雙手奉上一份詳盡的戰略部署以及作戰中會派出的軍武,與澤建談了整整一夜。
     
        君無邪前腳剛走,澤建就把錄像跟戰略圖全都給了喬歆羨。
     
        喬歆羨帶著童顏之,把這份證據交給了南林現任總統閣下。
     
        天蒙蒙亮起,沒有任何理由的,南林沖著西渺邊境打響了第一炮,西渺的雷達攔截了142枚強攻導彈,卻依舊有7枚在西渺國土炸開了。
     
        這場由南林單方面違反國際法并挑起的戰爭,就這樣開始了。
     
        南林與西渺的仗,一打就是半個月。
     
        半個月后,澤建功成身退,終于從據點返回了寧國,甚至來不及梳洗,直接進宮面圣。
     
        聞訊而來的洛晞,笑的像只小狐貍,熱情地拉著澤建坐在沙發上喝著奶茶。
     
        傾慕面色如常地與他倆談笑風生,議論戰事,可心里卻慶幸:幸虧澤建活著回來了。
     
        君無邪非常奸詐聰穎,他與澤建面談一整夜,如果澤建心理素質不夠強大、思維不夠敏捷,有任何一處出現問題,君無邪都不可能完全信任他,把誠意交出來的。
     
        沒有這份誠意,就沒有南林完全取信喬歆羨夫婦的資本,也就沒有了南林的違規開炮。
     
        所以,澤建的任務非常重要,換了別人,拿不住君無邪,很容易出事。
     
        洛晞開懷大笑:“我看不用等到天亮了,西渺跟南林都得向我們寧國求救,我們坐等電話吧,哈哈哈哈哈!”
     
        澤建與他們告別后,便給元冰打電話。
     
        元冰說她在王府,而且這幾天局勢復雜,公婆把大頭夫婦都接到王府的梅園了。
     
        澤建心中一暖,感激父母如此通情達理,居然把岳父岳母都接到了王府,他直接驅車回家。
     
        到家后,親人們全都圍了上來,見他平安,上下沒少一根頭發的樣子,眾人眼中又是淚花又是笑意。
     
        澤建摸摸元冰的肚子,憨憨地笑起來:“我去洗個澡,一會兒咱們再聊。”
     
        想想吩咐子曰道:“去,把蘭苑的澤功跟小慕也叫過來,咱們晚上一起吃個團圓飯。”
     
        子曰笑,心下對想想的大氣與為人處世的態度非常欽佩:“是。要給其他兩位少爺打電話嗎?”
     
        想想一臉嫌棄:“不用了!他們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還有臉回來吃飯?讓他們在外面晃悠吧,省的形單影只地回來惹我心煩!”
     
        子曰點頭去辦,可還是偷偷給澤立澤業去了電話。
     
        當天晚餐,想想全家大團圓,眾人聚在一起美美地吃了一頓。
     
        大頭夫婦覺得再叨擾下去有些不太好,就跟傾容夫婦說,他們晚餐后想搬回家去了。
     
        結果傾容不敢說話,扭過頭直勾勾看著想想。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娶到想想這樣的賢內助了,真是省心省力還省錢。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3858章小將軍王===
     
    想想望著大頭夫婦,溫聲道:“我倒是覺得,梅園地方夠大,冰冰能時常見到娘家人,是幸福的事情。
     
        就好比我,現在想見見我的爸爸媽媽,想見見雪豪這個弟弟,都覺得是奢求了。
     
        人生難得幾回聚,所以我不建議你們搬走。
     
        當然,你們也要結合自己的情況,覺得有必要就搬。”
     
        傾容感覺妻子是想念娘家了,于是握住了她的手,溫和道:“我陪你去花神廟拜拜?”
     
        元晴也道:“要不,我們找一天,一起去花神廟拜拜,告訴花神,我們家里要添丁了,相信雪豪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想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們家里有小澈,有什么消息,跟小澈說一聲,天上都知道了。”
     
        眾人邊吃邊聊,最后,大頭夫婦還是決定離開。
     
        他們夫妻倆在這里住,沒問題,可是他們還帶著小兒子,小兒子年紀小,剛到上幼兒園的年紀,平日里調皮橫沖直撞,萬一撞到王府里的兩位孕婦,那可不得了。
     
        大頭笑道:“還是搬吧,女兒已經嫁進來了,我們做父母的總不能跟著兒女一輩子,總要學會放手,再說,王妃也給冰冰買了那么好的房子,如果不住、不維護,總歸是可惜了。”
     
        傾容夫婦尊重親家的意見。
     
        第二天,特意讓子曰準備車,把大頭他們送回了家里。
     
        想想躺在藤椅上,一邊曬太陽,一邊發呆。
     
        傾容今日休沐,懶得睡了個懶覺,起來后隨便吃了點,便來到想想身邊:“要不要我陪你去花神廟走走?踏踏青。”
     
        此刻歲月正好,幾只極美的鳥兒在枝丫上鬧著,柔和的光暈灑落庭院,風送來縷縷花香,環境治愈。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