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教練等不及在車里就來開始了:你只能是我的強占

    將一雙美腿展露無遺,她胸前的柔軟,好像恨不得把扣子撐開一般,將衣服撐得鼓鼓的。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齊芳玲領口的幾個扣子沒扣,導致有一片惹眼的雪白暴露在王二牛的眼前,以及若隱若現的粉色內內衣。

     

    女子喘了一會,一抬頭正對上王二牛那富有侵略性的目光,發現他正盯著自己的胸脯直勾勾的看著,當即俏臉一紅,叫道:“死二牛,你又瞅啥呢!”

     

    王二牛趕忙收回了視線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看好看的地方了。”

     

    面對王二牛如此露骨的話,齊芳玲不由得臉色一紅,一下就想到了上午發生的事情,不自禁的兩條美腿夾了夾,眼神瞟向王二牛的那里。

     

    齊芳玲聽見王二牛對自己的夸贊,內心也是欣喜,高大帥氣的王二牛絕對有資格做他的情人,但是她不敢表露太多只是輕哼一聲道:“上午摸了那么長時間,難道還沒摸夠嗎?”

     

    王二牛嘿嘿一笑,回答道:“怎么會摸夠了呢,姐你讓我摸一輩子也摸不夠啊。”說著竟然緩緩的伸出手作勢要撲上去。

     

    齊芳玲嚇了一跳,一聲驚呼,抬手拍掉了王二牛想要作怪的手,“別鬧,這可是在街上呢。”

     

    “姐,你的意思是不在街上就可以了是吧。”王二牛嘿嘿的笑道。

     

    齊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行了,先說正經事,你不是說要跟我借兩萬塊錢嗎,我上午取回來了,現在跟我去大棚地小房子里取錢去吧。”

     

     

    “怎么去那取錢???”王二牛有些驚訝,因為那地方可是王家窩鋪出了名的私會的地方!

     

    總有耐不住寂寞的男女去那里私會,齊芳玲怎么會帶自己去那里呢?難道她是想繼續上午沒完成的事情?王二牛想著,眼睛再次落到了齊芳玲那傲人的胸脯上面……

     

    看著王二牛的眼神,齊芳玲俏臉又是一紅,“瞎想什么呢,我借你錢的事情不能讓石文軒知道,我就不敢放在家里,放在那里了。”

     

    “哦,嘿嘿,那我們快去吧。”王二牛撓了撓頭嘿嘿笑道。

     

    齊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轉身就走了。

     

    王二牛趕忙跟上了齊芳玲的腳步,走向了村東頭的大棚地。

     文學

     

    一路上王二牛都在幻想著待會到了小房子會跟齊芳玲發生點什么呢,會不會完成上午未完成的事情呢……

    誰知,路才走到一多半,原本就陰沉的天氣,居然又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水不斷地打在兩個人身上,王二牛急了,不由分說的拉起了齊芳玲的手就快速跑向了那個小房子。

     

    進了小房子,兩人都是大口的喘著氣,這段路程可真的是有點累。

     

    由于兩人是跑著的,所以雨水已經將兩人身上的衣服濕的差不多了。

     

    因此,齊芳玲本來就很單薄的襯衫此刻已經緊緊的貼在皮膚上了,頓時那傲人的身體輪廓便是顯現了出來,粉色的內衣清晰無比,當然還有她那纖細的腰肢。

     

    此刻的齊芳玲幾乎可以說上半身只穿著一個小布片。

     

    王二牛的眼睛落在上面就挪不開了,更是恨不得立刻伸出手去碰一碰那看起來就很絲滑的雪白皮膚,看著看著,他再次有了強烈的反應。

     

    齊芳玲平定了一下內心,長出一口氣后白了王二牛一眼道:“今天真是被你占夠了便宜了,你心里一定高興壞了吧。”

     

    王二牛聞言嘿嘿笑道:“姐你這么一個大美人,卻是嫁給了石文軒那個假男人,簡直就是浪費了,這事讓我遇到了我自然不能讓它繼續浪費著啊。”

     

    齊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得了便宜還賣乖。”

     

    眼睛卻是忍不住瞄到王二牛的身下位置,心中浮想聯翩。

     

    一想到它的雄壯,她臉色就羞澀了幾分。

     

    小房子里只有一張大床,床上有著一個大厚墊子,床邊還拉著簾子,擋著床下面。

     

    齊芳玲把手伸進床面,拿出了自己放在這里的兩萬塊錢,轉身遞給了王二牛道:“給你,收好了,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想找你幫幫忙。”

     

    王二牛接過那兩摞紅票子,數都沒數就裝了起來,而后嘿嘿笑道:“姐,你有啥事盡管說。”

     

    齊芳玲再次掃了一眼王二牛的帳篷,紅著臉囁喏著說道:“二牛,我們……”

     

    “快走幾步,到了……”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兩人都是精神一振,王二牛趕忙趴在窗戶向外看去,只見大雨中兩道人影正匆匆的朝著小房子跑來。

     

    “不好,有人來了!”

     

    兩人的臉上都是有著驚慌的神色,一男一女出現在這里,說兩人沒干什么鬼都不信,何況是人,所以兩人一定不能被發現。

     

    齊芳玲轉身看了一眼那張大床而后急切的說道:“快,我們快躲到床下去,要是被人發現我們在這里,我們就完了。”

     

    王二牛也是反應了過來,齊芳玲可是石家的媳婦??!

     

    要是被石滿天知道了兩人在這里的事,那可就不妙了,就算兩人真的沒做什么,可是誰也不信啊,想著,他不敢在猶豫,下一刻他毫不猶豫的鉆到了床下面,躺到了最里面。

     

    他剛躺好,就感覺一道香風入懷,一道帶著香氣的柔軟溫熱的身軀未經王二牛同意就趴在了王二牛的身上。

     

    王二??匆婟R芳玲居然這么主動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頓時就咧嘴笑了,眼神肆意的看著齊芳玲露出的大片雪白。

     

    齊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道:“你個小色鬼,手老實點。”

     

    王二牛嘿嘿一笑,剛想說話,卻被一陣腳步聲堵了回去。

     

     

    “我們抓緊時間吧,一會還有事情呢。”

     

    男人和女人進了屋,男人直接一把將那女人拉了過來,按倒在了床上……

    床上的兩人似乎是沒少來這做這事,因此十分的默契,很快便直入正題。

     

    正戲一開始,那個女人便高低聲不斷了。

     

    男人也是越來勁,動作更大了,這一系列的聲音仿佛與窗外的雨聲構成了一曲讓人心神激蕩的樂章。

     

    然而床上的兩人是舒服了,但是一板之隔的床下的兩人就沒有那么舒服了。

     

    兩人在上面進行著如此劇烈的運動,床板也是吱呀吱呀的響個不停。

     

    床下的王二牛生怕床板會突然斷了,兩人會砸下來,然而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身上的齊芳玲,

     

    “你手別閑著啊。”

     

    “好,你還真是難伺候。”

     

    讓王二牛有些意外的是這兩人的聲音自己居然聽不出來是誰,好像不是自己屯的人,難道別的屯人也來這里玩?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屯里的女人找了外面的男人。

     

    唉,說起這事,王二牛不由得一陣感嘆。

     

    村里有個化肥廠,那里面多項指標都超標,人工作在里面對人的傷害極大。

     

    尤其是男人,那里面的化學成分吸入多了,不但影響男人的精子成活率,而且還能導致男人不行。

     

    即使這些后果村里男人都知道,但是他們還是愿意去干,不為別的就為了工資高,只不過這下可苦了村里的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了。

     

    王二牛沒有時間繼續想下去,因為這近乎奢靡的聲音不斷的回響在兩人的耳邊,王二牛早就有了感覺,再加上齊芳玲軟乎乎的身子,正毫無阻隔的壓在自己身上,讓王二牛上午熄滅掉的火焰重新被點燃了起來。

     

    他看向齊芳玲,發現齊芳玲的小臉早就紅透了,而且呼吸也是隱隱的加重了起來。

     

    突然,王二牛的眼神又驚又喜的看著齊芳玲,他真切的感受到此刻有一只小手握住了他那里。

     

    齊芳玲雙目含春的看著王二牛,那張性感誘人的小嘴中不斷地有灼熱的氣息呼出,撲打在王二牛的臉上。

     

    突然,她把頭一沉,徹底趴在了王二牛的身上,伏在王二牛的耳邊呼吸灼熱的說道:“二牛,我們繼續上午的事情吧,姐快忍不住了。”

     

    齊芳玲說著,小手竟然動了起來。

     

    王二牛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在這種別樣的刺激下,他險些就把持不住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王二牛心中一陣驚喜,翻身把齊芳玲壓在了身下,然后大嘴毫不猶豫的親了上去。

     

    齊芳玲頓時一聲輕哼,然后就忍不住玉手環住了王二牛的脖頸,主動回應了起來。

     

    長時間忍受無能的老公,讓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王二牛了。

     

    王二牛的大手自然不會閑著,雙雙伸進了齊芳玲的衣服內。

     

    床上的兩人似乎是想速戰速決,二十分鐘不到,床上的兩人就結束了戰斗。

     

    剛好雨也小了一些,兩人就頂著小雨走了。

     

    齊芳玲的主動更是給了王二牛鼓舞,王二牛有些瘋狂的親吻著齊芳玲。

     

    “二牛,我們到床上去。”齊芳玲抓住喘息的空隙說道。

     

    王二牛自然會同意,床下畢竟空間小,做事不方便。

     

    很快兩人的戰場轉移到了床上,王二牛餓虎撲食一般吧齊芳玲按到在了床上,然后就開始撕扯著兩人衣服。

     

    不一會兒兩人的衣服已經脫得精光,看著齊芳玲早就意亂神迷,一副陶醉的樣子,她那里也早不可收拾了。

     

    感覺差不多了,王二牛終于是要進入正題。

     

    “老子終于有今天了!”

     

    他吶喊著,然后對準了齊芳玲……

    只可惜,就在王二牛準備進入正題的時候,不遠處,又傳來了不合時宜的聲音。

     

    “咦?這房子里咋還有聲音呢?”

     

    “好像是真的?這房子不是沒人住了嗎,咋還有聲音呢?”

     

    “你不知道嗎?這可是咱們村的有名的私會之地啊,村長經常帶女人來這里。”

     

    “啥?帶誰家女人?”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偷看過一次,那次是婦女主任。”

     

    “啥?那個婆娘都被村長搞上了?這事你告訴她男人沒有?”

     

    “我哪敢啊,我可不想村長找我麻煩,噓,我們小點聲,靠過去看看。”

     

    “嗯……”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