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女主重生變嬌媚體制小說:當著所有人的面作

    那是個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那些人大多沒接受過高等教育,思想都封建得很,他那樣做了,可就毀了她一輩子。

     

    “你個小姑娘在瞎說什么,這種話以后不準再說了,我會親自送你回家的。”

     

    唐娜見他動怒,生怕他會丟下自己,趕忙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叔叔以后讓我怎么做,我都照辦。”

     

    老趙看到她乖巧懂事的樣子,更心疼了,把人哄進了屋,看向了張雪:“雪兒,你的假我批了,我等你回來的那天?”

     

    張雪哼了一聲,櫻桃小嘴撅起,臉上全是不悅:“那你可得小心別被別人勾走了魂,你還在我得考驗當中呢?”

     

    老趙編起謊話來頭頭是道,這會兒連草稿都不打就道:“趙叔你還不放心嗎?你在我心中就是最美得,沒有誰能比得過你。”

     

    張雪半信半疑,有些懷疑的看著他:“真的嗎?”

     

    老趙一臉嚴肅的道:“這是當然了,你看之前我和你幾次差點就那個,我都能忍住,你還怕我會被別人勾去嗎?”

     

    張雪想了想,他說的確實是事實,遲疑了一秒點頭同意了下來。

     

    “那我們就說定了,到時候趙叔您一定要說到做到。”

     

    老趙高興的應下,將人送出了診所,目送她離開。

     

    因為唐娜身上的衣服已經臟了,而且她的年紀并不適合穿這種成熟性感的衣服,大半個酥胸露出來了不說,唐娜明顯把他當成了長輩,在他跟前格外活潑,那兩個大白饅頭隨著她的動作上下聳動,老趙覺得那完全是在引誘他犯罪。

     

    但是老趙一想到自己已經有了張雪,就沒有必要再去招惹一個剛成年的小女孩,便硬生生打消了這些念頭。

     

    吃了早飯,老趙就趕緊帶著她到附近的服裝巷子買衣服,那里的衣服便宜又實惠,學校里的不少小姑娘都喜歡去那里,他沒到沒什么生意的時候總喜歡過去一飽眼福。

     

     文學

    這會兒也不例外,唐娜拿著衣服進試衣間后,他的雙眼就往店里其他的挑衣服的女人身上瞟,并不住感慨怪不得別人都說學校附近美女多,還真是各頂各的漂亮,那白皙修長的雙腿真是讓人想要握在手里把玩一番。

     

    當然最令他念念不忘的還是張雪的玉足,又滑又嫩,纏在腰上時真叫人欲罷不能。

     

    老趙吞了吞口水,聽到有人在喊他,一轉頭就看到唐娜的柔軟,由于衣服有些單薄,她又沒穿內衣,隔著衣料老趙都能瞧見她里面傲人得身材,他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雙手蠢蠢欲動。

     

    唐娜被他看得羞紅了面頰,原地轉了個圈,水汪汪的大眼睛認真的望著他:“好看嗎,趙叔?”

     

    少女特有的香味鉆進老趙的鼻子里,讓他血脈噴趙,強壓下欲望忍著某處的疼痛,拿了件更保守的衣服讓唐娜去換。

     

    唐娜低著頭不住掉淚,肩膀微微抖動著:“趙叔,你不喜歡我這樣穿嗎?”

     

    老趙一看自己語氣太重把人嚇哭了,摸了摸唐娜的頭道:“小娜很漂亮,但你這樣穿會再遇見上次那樣的壞人的,你是女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

     

    唐娜很怕把她騙到城里的人,點了點頭,掀開簾子鉆了進去,老趙挑的衣服很寬大,很大程度的遮住了她姣好的身材。

     

    他擦掉額頭的冷汗,付了錢牽著唐娜往外走,竟碰上了幾位熟人,正是之前追趕唐娜的幾個年輕人。

     

    看到他們唐娜尖叫了聲,死死抱著老趙,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趙叔,我怕。”

     

    男人注意到了他們,扯住唐娜的頭發就往外拽,嘴里還罵罵咧咧的:“小***,居然敢跑,看我不打死你。”

    說完,毫不憐惜的在她身上踹了幾腳,老趙看得真切,那力度可是十足的,就是他年輕時也不能全忍下那般劇烈的疼痛,可唐娜卻捂住嘴巴不敢發出點聲音,分明害怕一哭,對方下手更狠。

     

    老趙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時就猜到她被毒打過,可他真沒想到會這樣狠,他是個憐香惜玉的人,他覺得自己必須送唐娜回家,絕對不能夠讓她被這些人帶走。

     

    他大步上前,拳頭砸在男人嘴角上,疼得他哎呦得慘叫著,趁機把唐娜護在了身后:“誰要是傷害她,我跟誰拼了。”

     

    “老東西,你最好別多管閑事,不然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男人往地上啐了口血水,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著沖手下招了招,三人一起玩往老趙沖了過來。

     

    老趙身體比常人硬朗許多,加上年輕時也練過一些武,一掃一踢一過肩摔就把他們給撂倒了。

     

    男人疼得臉都扭曲了,還不忘威脅:“你們給我等著,我決不會放過你們的?”

     

    唐娜驚得后退幾步,臉色煞白如紙,似乎很害怕的樣子,老趙見她不對勁,趕忙帶她離開。

     

    回到診所,剛松開她的手,唐娜就爬到墻角坐著,雙手抱著膝蓋不停哆嗦,大大的眼睛惶恐不安的掃視著四周。

     

    老趙知道她是被嚇到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轉移她的注意力,正好他會點逗女孩子開心的小把戲,于是他拿張紙捏成團包在手里,遞到她的面前道:“小娜快吹口氣。”

     

    唐娜不解的看了眼他,還是鼓著腮幫子呼出口熱氣,老趙順勢打開手把偷藏進去的糖果遞給她。

     

    “趙叔,謝謝你。”

     

    她捧著花崇拜的看著老趙,一傾身在他的臉上親了口,小臉瞬間變成紅透的蘋果,飛快的跑回了內屋。

     

    好半晌,老趙才回過神來,他用手摸摸面頰,回憶起唐娜軟軟的嘴唇,說不激動是假的,只是他實在不想傷害她。

     

    冷靜下來后,想了半天,老趙覺得明天就送唐娜回去,免得夜長夢多,一是擔心那些人再找來,二就是怕他突破最后道防線。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透,老趙就起床帶著唐娜踏上了回家的火車。

     

    人都是有思鄉之情的,特別是唐娜這種被迫離開父母身邊的小姑娘更是如此,一開始知道老趙要送她走還苦著張臉,后面卻跟他說起了家鄉的事情。

     

    說來也巧,老趙聽她說話,想起小時候家里人曾跟他說過,他們一族以前在那里定居過,不過后來離開了,原因他好像知道,但怎么都想不起來。

     

    努力在腦海中翻找半天無果,他干脆就不再想了,恰好火車也到鎮上了。

     

    因為唐娜老家的小山村距離縣城最遠,每周只有兩班大巴,最近一班也得下周,老趙只得叫了輛出租車。

     

    到村口時夕陽掛在天邊,兩人付錢下了車,腳步飛快的往里走。

     

    剛進村子,老趙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種偏遠落后的村民一向是晨炊星飯,此時正是做晚飯的時間,但家家戶戶不但門窗緊閉,煙囪里也不見炊煙升起,多半是出事了。

     

    他往村子四周看了看,就瞧見衛生所的院子里站著不少人,老趙臉色一沉,能夠驚動這么多人,肯定是村里有人出事了,而且還很嚴重。

     

    “我們過去看看,你家人應該也在那邊。”

     

    唐娜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心中一慌,幾乎是拖著他跑了過去。

     

    “老唐,你閨女回來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聲,唐娜的父親扭頭看了過來,瞧見兩人的瞬間,老實的農村漢子紅了眼眶,箭步跑來滿臉欣喜的把她抱了滿懷。

     

    感受到父親身上的溫暖,唐娜所有的委屈像有了發泄口,全成了眼淚往下掉,“爸爸,我好想你跟媽媽。”

     

    唐爸全身一僵,喜色蕩然無存,連跟離家多日的女兒一同回來的異鄉人都沒詢問,就領著她往里走:“***媽她生病了,你進去看看她吧。”

     

    村民自動給兩人讓出一條路,落在他們身上的目光帶著憐憫。

     

    老趙眉頭一皺,猜測唐娜媽媽的病多半很嚴重,他緊跟進去,果然在屋子里的床上躺著個臉色蠟黃、骨瘦如柴的女人。

     

    她的情況很不好,呻吟聲斷斷續續,下身的那灘帶著些紅黑的黃水散發出陣陣惡臭,唐娜撲過去晃動她的身體時,她也沒多大反應,只是轉了轉眼睛。

     

    村醫拿著藥出來看到屋子里多了好幾人,立馬就冷下臉趕人:“出去,誰讓你們進來的,這很有可能是傳染??!”

     

    “會傳染這可不得了,為了全村的安全得把人抬出去燒了。”一個二十多歲,賊眉鼠眼的年輕人振聲高喝著。

     

    “混蛋,你說什么,我老婆還沒死呢!”唐爸噌的上前,揪住他的衣領,赤紅著眼睛看著他。

     

    傳染病在山區一直是人們避諱不已的疾病,就算只是有可能,也足夠令他們聞之色變。

     

    村民們討論了陣,將村長推出來勸說:“守義啊,叔知道你跟王欣感情好,可我們不能拿全村人的命開玩笑,再說了這樣做王欣也能減少些痛苦,你說是吧?”

     

    唐爸方寸大亂,松了手半蹲下去,拳頭不停砸著自己腦袋:“都是我沒用,我要是有錢,就能帶小欣去外面看病了。”

     

    “守義這不能怪你,是王欣命不好,你快點做決定吧。”

     

    “就是,將死之人的命哪里有活著的人重要。”

     

    村民七嘴八舌的說著寬慰的話,眼神卻透著不耐煩,在他們的命前,旁人的喜怒哀樂都無關緊要。

     

    好幾個膽子大的,戴上口罩想沖進來把王欣抬出去,唐娜擋在門口,砰砰的向他們磕頭:“求求你們不要燒死我媽媽。”

     

    “你這個孩子怎么這么不懂事呢?”離她最近的五十多歲的胖女人,動作粗魯的把她拉起來往外推,連唐娜的頭撞到門框上都沒停下。

     

    “閃開。”老趙心中涌起一陣怒火,把胖女人推倒在地,順手把唐爸跟唐娜拉了進來就反鎖了房門。

     

    村民們一愣,接著又踢又撞想要破門而入,胖女人爬起來扯著嗓子罵了起來:“唐守義,你們一家子的喪門星,老婆染了傳染病,女兒帶回來的老男人也不是好東西,你們再不開門,到時把你們全家都燒死。”

     

    老趙眉頭緊鎖,不耐煩的往門上踹了腳:“殺人犯法,到時候你們全村都得去坐牢,不想在鐵窗后過后半生就給我閉嘴。”

     

    胖女人嚇得橫肉一震,不甘心的罵了好幾句,被村長拉住了才住了嘴。

     

    沒了村民干擾,唐娜抽噎著止住了眼淚,目光希翼的盯著老趙:“趙趙叔,您也是醫生,您能救救我媽媽嗎?”

    老趙知道他是唐娜最后的救命稻草,再則身為醫生治病救人本是天職:“小娜放心趙叔一定會治好***媽的。”

     

    村醫聽他說得斬釘截鐵,詭異的打量了他番,低聲罵了句:“神經病,這個牛也敢吹。”

     

    老趙還真不是吹牛,他有膽量這樣說是因為他知道王欣得的根本不是傳染病,傳染病的傳染期是指病原體或者病人可以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的時期。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