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貴婦好漲充實好大好爽:艷情短篇車站目錄

      沈歆旖嫌他吵,皺著眉頭雙手捧住了筆記本電腦,起身就往房里去:“我忙著呢,你別吵我。”
     
        說著,她人就走了。
     
        傾慕:“……”
     
        說好的相親相愛共白首的呢,怎么才到中年,她就這么嫌棄他了?
     
        傾慕埋頭工作了一會兒,書房門被敲響。
     
        這聲音一下一下,脆邦邦的,聽得傾慕嘴角都彎了起來。他站起身,剛要走過去,卻見剛剛說了要工作的不要打擾她的沈歆旖,已經從臥室里跑出來,臉上還掛著由衷的笑意,小腳跑的賊快,開了門,彎腰就把門口的小孫子給
     
        抱了起來。
     
        “哈哈哈哈!是我們小禎禎來找皇奶奶啦?是不是想皇奶奶了呀?”
     
        沈歆旖摟著小禎禎,湊上去,在他白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小禎禎咯咯咯地笑起來。
     
        傾慕嘆了口氣,緩步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去,大人孩子全都摟?。?ldquo;禎禎是不是想皇爺爺了?”
     
        小禎禎摟住傾慕的脖子,湊著小嘴兒上去親了傾慕一口,又傾身回來捧著沈歆旖的臉,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柔軟又討喜的小模樣惹得傾慕夫婦哈哈大笑。
     
        傾慕伸手要抱他:“小壞蛋,你倒是誰也不得罪?;薁敔敱П?,你皇奶奶還有工作要做。”
     
        沈歆旖側身道:“沒事,我跟他玩一會兒。”
     
        傾慕湊近了,腦袋干脆搭在沈歆旖肩頭,問:“皇后這是嫌棄我了?”
     
        沈歆旖不理他。
     
        傾慕:“是我年老色衰,色衰愛弛了?”
     
        沈歆旖已經聽見他心里的聲音了,他想的是今晚得好好教育她一下,讓她認清楚,他精力不減當年,體力也不輸當年。沈歆旖無語地看他:“色令智昏!你一個帝王,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烏七八糟的呢?”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3855章,千金不換===
     
    傾慕笑:“我本就愛美人不愛江山,你說我色令智昏,只要美色是你,那我便承認就是!”
     
        沈歆旖面上嫌棄,心里卻是甜的不行,摟著小禎禎就進了屋里。
     
        恰逢這會兒,云軒過來送咖啡,見傾慕心情尚佳,便道:“陛下,明日喬誠燦出獄,李部長請示,是否要把他的罪責計入檔案?”
     
        當初夜蝶就是被青軒判了安樂死,留了全尸。
     
        夜安也因此從親王被降至郡王。如今,夜安與傾藍建設安藍大橋,利國利民,還不動用國庫什么錢,今年他們更是大力展開合作,辦了好幾件漂亮事,夜安積極拼搏換取的積分,已經足夠從郡王重新升
     

     文學

        為親王。
     
        只是當初夜安娶妻不賢、禍害子嗣,連帶著誠燦也歪了。
     
        那會兒帝王也在氣頭上,還曾說過永久取消夜安重升親王的資格。云軒又道:“今時不同往日,那時的安親王確實被妻子所累,現在的安郡王也已經脫胎換骨重新出發,陛下也恩赦了誠燦提前出獄,所以李部長那邊有些忐忑,不知道誠燦
     
        的檔案里……”
     
        傾慕看向云軒:“留著,他自己犯了錯,憑什么一筆勾銷?”
     
        云軒:“是,我這就去回復李部長。”
     
        傾慕:“嗯。”
     
        云軒幾番欲言又止,還是轉身走了。
     
        傾慕好笑地望著他的背影,叫住他:“你還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說?”云軒唯有硬著頭皮轉過身:“陛下,是、是杰布大帝讓我父親向我施壓,讓我過來打探您的口風,看看您有沒有這個意思讓安郡王重新恢復親王之位,順便再探探誠燦少爺
     
        有沒有重獲世子之位的可能。”
     
        傾慕問:“那你為什么不試探?”
     
        云軒也被自己逗笑了,道:“陛下做事自有分寸,素來只有我幫陛下探別人的本分,沒有我幫別人來探陛下的道理,所以,云軒自然不會試探。”
     
        傾慕嘆了口氣,想著洛杰布跟喬爺兩口子的交情,也很能理解洛杰布的想法。
     
        云軒侍奉他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也不能讓然叔、讓云軒他們被洛杰布逼的不好應對。
     
        于是他實話實說:“當初誠燦入獄,已經宣判了他將永遠被剝奪政治權利。
     
        所以不管他今后是好是壞,我與晞兒都不會再用他。
     
        安郡王最近表現確實是不錯,但是君無戲言,他做的再好,也無法抹去他過去的錯。人最可怕的,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所以,不要輕易原諒,不代表不愛他們了,而是我怕重蹈覆轍,讓他們好不容易改過的自新、激起的斗志,都因為我在看見他們的成
     
        就之后輕易地一筆勾銷,而使他們被膨脹所吞噬。
     
        錯了就是錯了,親王不可恢復,案底不可消除,這些都是他們人生的疤痕。
     
        若是他們將來越來越好,這些疤痕都會變成激勵他們的勛章。
     
        若是他們往后越來越差,這些疤痕也會可以時刻警醒著他們。
     
        比如誠燦這次提前出獄,就是安郡王的努力換來的。
     
        我與晞兒也是這么叮嚀的,上位者,需賞罰分明,最忌諱感情用事,當狠則狠,才能治下嚴謹。”
     
        云軒微笑著鞠躬:“是,我會將您的話原本地告知我父親,讓他向杰布大帝復命,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會支持您的決定。”
     
        尊王府。
     
        洛杰布聽到傾慕這一段話的錄音的時候,已經是半小時后的事情了。
     
        云軒怕自己表達不夠準確,所以把錄音筆里傾慕的話,截了這么一段出來,放給洛杰布聽。
     
        倪夕玥勸他:“兒孫自有兒孫福,夜兒知道安安現在已經改頭換面,這么優秀,肯定會很高興,至于親王,世子之位,安安跟誠燦或者已經不去想了。”
     
        洛杰布:“我也只是打探打探,并不想干涉傾慕的決定,這江山是他的,我自然是支持他。”
     
        卓然從旁聞言,松了口氣,也將這話告知了云軒。
     
        翌日。
     
        誠燦出獄。
     
        喬家夜康、夜安、夜威全都來了。幾年不見,誠燦的五官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他精瘦高大,常年不多見陽光致使他膚色白的有些不自然,板寸頭更凸顯出他清秀俊逸的五官,他眼中淚水彌漫,剛走出高大
     
        的院墻就看見面前三人,他激動地落下淚來,拼了命地朝著夜安的方向奔跑:“爸!爸爸!”
     
        他一頭扎入夜安的懷中,父子倆于陽光下緊緊擁抱。誠燦哽咽不已,悔不當初:“爸!嗚嗚~大伯,叔叔,嗚嗚~你們都來接我了,我還以為你們不會來,誠燦給你們丟臉了,都是誠燦的錯,誠燦給喬家列祖列宗丟臉了,嗚
     
        嗚嗚……”
     
        夜康張開雙臂將夜安父子抱住,他也是泣不成聲。
     
        夜威眼眶微紅,沒哭,催促著:“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先回家!”
     
        夜安:“走!咱們回家!”
     
        這一刻,夜安只覺得千金不換。
     
        車從安郡王府門口進去。
     
        誠燦看見剛剛大門上的王府名字,低下頭,又是一陣泣不成聲。
     
        如果不是他年少輕狂,無知無理,又怎會將老祖宗臨走前換來的親王府邸變成了郡王府?
     
        車在主宅前停下,管家把火盆準備好,誠燦跨過去,趕緊上樓泡了好一會兒的澡,水池里鋪了滿滿一層柚子葉,誠燦想起過去在監獄里,學到的寧國近代史。他想起百年前祖上胥爾升不顧生死漂泊海外幾十年,一邊做臥底一邊研發軍武;想到他太爺爺喬歐擁護還是太子殿下的洛杰布,剿平凌云奪宮的叛亂,守護寧國江山大半
     
        個世紀;想起他祖父喬歆羨一生無愧于天地,兢兢業業,捐贈歆羨大橋給國家促進寧國的貿易發展;想起他叔叔夜威……
     
        他再想起他自己……
     
        誠燦覺得自己不配做喬家的子孫。
     
        他在浴缸里捧起一把水,將臉沁在其中又哭了一場。
     
        待他下樓,就見今夕、易琳全都在,誠燦禮貌地跟他們打招呼,夜安解釋了純燦不在的原因,大家吃了一場團圓飯。當夜安說,準備把誠燦帶在身邊教他學做生意,誠燦嚇得連連擺手,忐忑道:“我肯定學不來,要不等姐姐回來,你還是教姐姐吧。”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3856章 曦不讓步===
     
    “你姐姐是寧國的戰士,不可以經商,”夜威含笑望著侄子,他覺得,侄子是真的洗心革面了:“你不要一朝被蛇咬就畏首畏尾的,你要明白,跌倒了再爬起來的成功,比你
     
        一路順風順水的成功更值得被稱贊。”
     
        夜康也望著誠燦,安撫著:“誠燦,你很聰明,只是從小心思沒放在正道上。
     
        現在你好好跟著你爹地學,不懂的地方就直接問他,他是你親爹,肯定會對你傾其所有的。
     
        我們都對你有信心,也都看好你,你千萬不要有壓力,也千萬要打起精神,自信一點,知道嗎?”
     
        誠燦眼眶里全是霧氣,忍著不哭,點頭道:“嗯,我知道了。”
     
        團圓飯過后,夜安就接到了想想打來的電話。
     
        他早就安排好了房子,把地段跟價格報給了想想,想想也是個聰明的,聽了就知道夜安沒有賺她的錢,她笑呵呵地表達感謝,當天下午就帶著慕云霓去看房子了。
     
        說來也挺有意思。
     
        婆婆帶著兒媳去看房子,兒子并不在場。
     
        洛曦臨時有重要的任務分配給澤功,想想不樂意等他,于是自己親自開車,載著懷孕的兒媳婦,婆媳倆一路聊著天,親親熱熱地就去看房子去了。
     
        這別墅跟元冰的那套并不是一個小區的。
     
        但好在都是一個市里,有車的話20分鐘也能到了,還算方便。
     
        上下三層樓,前院是個小花園,天臺上還有個露天的無邊泳池,沒有后院,只有房子兩邊寬闊的花壇。
     
        想想跟慕云霓進去看過,房子的格局非常好,不過比起元冰那套,這套是毛坯并沒有裝修。想想笑了:“你看喜歡不?要是喜歡,媽咪給你找個設計師,你把需求高速他,我讓他過來給你設計,咱們喜歡什么樣子,就裝修成什么樣子,等你父母有時間回國來看看
     
        ,也可以在盛京小住,又或者以后你跟澤功以后想從蘭苑搬出來,這里也可以住。”慕云霓挽著想想的胳膊,笑道:“先不裝修了,蘭苑還挺好的,地方也大,我瞧著比這里強多了。只要爸媽不嫌我跟澤功麻煩,我們就一直在蘭苑住著,不然要是搬出來,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