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最新美文】校服裙子里面什么都沒:穿一厘米的裙子跳舞

    “小白,何叔叔摸得舒服吧,你看看你開始叫了呢。”老何看著白玫瑰扭動著美女蛇一樣的身子,知道被他摸的爽了。

     

    “何叔叔,我不舒服,你摸夠了嗎?”白玫瑰使勁搖著頭,根本就不承認被老何摸的舒服之極,一只手欲推還拉,半推半就。

     

    “當然沒有啦。”老何嘿嘿一笑,瞅著白玫瑰碩大胸脯的頂端,立馬就抓了過去。

     

    “何叔叔……不要碰那里……疼……”白玫瑰羞恥的大叫一聲,想阻止老何,但是,身體本能的舒服又讓她立馬就哼唧不斷了:“好爽呀……嗯啊……嗯啊……”就連她兩條嫩白修長的玉腿也夾緊好些。

     

    看到白玫瑰這樣銷魂蕩漾的姿態,老何渾身的血液沸騰,尤其是她那兩條夾緊的修長玉腿,老何更忍不住的去脫她還沒有脫下來的小內內。

     

    “何叔叔……你干嘛呀?”白玫瑰突然感覺不對,正舒服著驚叫了起來,嚇的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

     

    “不讓脫是不是,不讓脫也行,那我就把視頻發給曹陽,你自己解釋唄。”

     

    老何嘿嘿一笑威脅道。

     

    “不要,我自己脫就是!”白玫瑰一臉的不情愿,恨不得要踹老何幾腳,但是呢還是脫了,還是扭動著屁股脫下來的。

     

    “哇,太美了!”

     

    老何驚呆了,反反復復的眼神掃過白玫瑰整個身體,碩大的胸脯,巴掌寬的蜂腰,渾圓翹挺的屁股,嫩白修長的美腿,當然最終的還是白玫瑰兩腿之間的……

     

    白玫瑰果然被摸得想要了,老何看這情況,就算不強行和她做羞羞的事情,那把她給摸舒服了,她也會跟老何這個糟老頭子弄的,因為有個地方已經明顯有濕漉漉的痕跡了。

     

    “小白,你現在都濕了喔,我開始摸你下面了哈,你千萬要忍住。”

     

    老何魔手伸了過去。

     文學

     

    “何叔叔,不要說這種話好不好,好害羞呀,你可是我的長輩,想摸便摸……”

     

    此時此刻的白玫瑰羞澀萬分,呼吸急促,嬌喘斷斷續續,很明顯,當著老何的面把她自己給脫光了,現在老何說的話,白玫瑰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縱然白玫瑰有一萬個不情愿,她還是岔開腿,讓老何看著她下面,甚至在老何眼角偷偷瞟到她羞紅的臉頰時。

     

    發現白玫瑰竟然一副極其享受的模樣,還往老何高高隆起的褲襠下面看。

     

    可能是看到了老何的規模雄偉壯麗,比曹陽的要大很多,她張大了嘴一臉的驚訝,緊接著,俏臉上竟然滿是渴望。

     

    看到白玫瑰銷魂的樣子,老何更加賣力氣,同時要讓老何血液都要沸騰了。

     

    摸了一會,看到白玫瑰騷浪的樣子,老何敢肯定她現在對他這個糟老頭子有意思了,老何興奮至極。

     

    老何再看著白玫瑰的下面,一江春水向東流老何再也忍不住,大手就伸進進去。

     

    臥槽!

     

    這手感,太嫩,太濕潤了,一點異味都沒有,老何發瘋了想對她下面進行神圣的運動。

     

    “啊嗯……”被老何伸進去,白玫瑰的神色舒服到張大了嘴巴,就像是久逢甘露一樣,嬌嫩的身軀都跟著震動。

     

    俏臉上再也沒有之前的嫌棄,取而代之是滿臉的渴求,顯然她被老何過硬的手藝徹底摸舒服了,她想要老何這個糟老頭子睡她。

     

    “啊……何叔叔……我想要……我想要……快點給我……”白玫瑰的下面更泛濫了,緊接著,她就像是忍不住了一般,大喊大叫起來。

     

    “小白,何叔叔來了!”

     

    這一刻,老何哪里還受的了,大吼一聲,都感覺牙縫里涼颼颼的,快速的脫掉褲子,露出他的大寶貝。

     

    “等等,何叔叔,你這是真的要睡了我嗎?”看著老何急不可耐的把她給撲倒,壓上,白玫瑰驚呼的抱住酥胸。

     

    “小白,何叔叔當然要睡了你,不是你愿意的呀,你看何叔叔這里大不大?”老何挺起下半身給她看。

     

    天吶,白玫瑰看的都傻眼了,她都不知道世界上有這么大的東西,本來以為所有男人都和曹陽的一樣,像豆芽菜似的。

     

    “何叔叔,你那東西好大,你是怎么長的,你都喂它什么了,怎么會那么大?”白玫瑰震驚的張大了嘴巴,都要流口水了。

     

    這么大的寶貝如果塞進去,自己能不能受得了,瞬間白玫瑰都不敢想象被進去是什么后果,這簡直就是條巨蟒。

     

    “嘿嘿,小白,這就是何叔叔的資本,既然你愿意跟我睡,何叔叔就不會讓你失望的,你放心一定比曹陽的舒服。”

     

    老何能看出白玫瑰饞的要死的表情,心中得意嘿嘿一直笑呀,這么沒有見識過世面。

     

    “何叔叔,你太有資本了,這比曹陽的要大好幾個還要多。”白玫瑰依舊驚訝的看著,繼而抬眸再看老何,白玫瑰這會兒完全沒有了像看一個糟老頭子一樣的感覺。

     

    沒有想到老何都五十歲了身體還是這樣的強壯,更不像她公公一樣成天病懨懨的沒精神,人和人不能比啊。

     

    看著老何反而像是看一頓饕餮盛宴,一個可以滿足她欲望的大餐。

     

    “小白,那你喜歡嗎?”看著白玫瑰如此震驚的俏模樣,老何心里更為得意,看樣子她也刺激到了極點,說著呢老何對著白玫瑰嬌嫩身子就一陣狂啃。

     

    “何叔叔,不要這樣問人家,人家很害羞……”白玫瑰羞澀萬分,但面對老何的狂啃,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當老何低頭親她誘惑的紅唇時,她居然還在回應老何。

     

    白玫瑰張著櫻桃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樣甜,非常的柔軟,老何都恨不得馬上把她給吃進嘴里,連同她的舌頭一塊吃了。

     

    接著,老何更是忍不住啃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慢慢的一邊兒啃一邊的掰開了她的雙腿,給白玫瑰用了嘴,老何真是感覺快要爽瘋了,這是何等的極品嬌嫩??!

     

    白玫瑰面對老何的舉動,太讓她爽了,沒有幾分鐘白玫瑰沒有了絲毫的反抗,任由老何在她身上折騰。

     

    “何叔叔……你慢點弄……”聽見白玫瑰這么酥酥的聲音,老何再也忍不住,將白玫瑰的雙腿再次掰開。

     

    老何只是那么蹭了一下下,臥槽,還沒有進去,老何就感覺舒服到家了,里面像是有東西要爆發了一般。

    “啊……何叔叔你的太大了……”

     

    而對于白玫瑰來說,老何的大寶貝絕對是她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東西。

     

    “小白,想不想被進去,你和曹陽不也是這樣做的嗎?”再次被白玫瑰驚嘆,老何心里別提多得意,將他的大寶貝停在了白玫瑰的門口。

     

    “不……想……”白玫瑰羞赧滿臉通紅,急忙用雙手捂住雙眼,這一下胸部又是扯的肉浪翻騰起來,顫抖的更加厲害。

     

    “小白,既然你不想,那何叔叔就不進去了。”老何把大寶貝剎車,收了起來。

     

    “討厭……何叔叔不要離開嘛……”已經徹底泛濫,心神蕩漾的白玫瑰,哪里受的老何這樣挑逗與撩撥。

     

    她怕急了老何離開一樣,撒嬌道:“何叔叔不要挪開,快點進來,就像曹陽一樣睡我好不好嘛,人家求求你了,人家好想要嘛。”

     

    白玫瑰就用她的小手抓住老何的大寶貝,拼命的往她里面塞,一把都抓不過來,白玫瑰這副樣子讓老何想到了她和曹陽平時辦事時的瘋狂。

     

    現在她也終于對他這個糟老頭子這樣了,真尼瑪的實在是太刺激了,被她小手緊緊握著,老何舒服的不行。

     

    老何打了這么多年的老光棍,哪里能經受的了小少婦這樣的撩撥,根本忍不住,老何把白玫瑰的手拿開,對準那白玫瑰的那地方,猛的向里面沖了過去。

     

    接觸到白玫瑰門口的瞬間,老何渾身一震,舒服的差點叫了出來。

     

    “啊……何叔叔你真的要睡我了……好舒服呀……”白玫瑰感受著老何要進去,她再也沒有以往的矜持。

     

    啊啊啊大叫了起來,好像把她的本性完全給顯露出來一樣,整個身體扭動著,雙手死死抓著被單,滿臉潮紅。

     

    這樣的白玫瑰狠狠刺激到老何,感覺都快要爽飛了,更感覺今天他自己來威脅白玫瑰實在是太明智了。

     

    如果不威脅她,是沒有這樣結果的,白玫瑰這么騷浪,身材絕世的完美,還是瘋狂的小少婦,那真要玩起來得多爽??!

     

    老何心里明白的很,這樣的事情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那么以后就可以有無數次,以后有可能就算曹陽在家的時候呢,他也可以和白玫瑰偷偷的做這樣的羞羞事情。

     

    老何想想都能爽死。

     

    “小白,何叔叔真的來了,要真的進去,你忍受著點!”想著這些老何心里更為興奮,大吼一聲,就要頂進去。

     

    咚咚……咚咚……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有敲門的聲音,并且是特別急躁的敲門聲。

     

    “啊……誰……誰來了?”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讓老何和白玫瑰都嚇了一跳,尤其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嚇得老何直接從‘門口’退了出來。

     

    “不會是曹陽吧?”老何有些緊張的說道,雖說他發瘋似的想睡白玫瑰,可是,如果敲門的是曹陽的話,這事如果被曹陽知道,那老何根本就沒有辦法做人了。

     

    “何叔叔,我想要……”白玫瑰顯然已經不能抵抗老何的大寶貝,臉上那種羞澀與無奈交叉在一起,更有少婦的韻味。

     

    接著又道:“不應該是曹陽,他如果回來一定會提前給我打電話的,難道是我們售樓處的經理,他一直都在纏著我,一直都想睡我,我都沒有給她機會,沒準是他又找回來了,別管他,何叔叔,你趕緊的弄我呀,我受不了了,快點弄進去……”

     

    白玫瑰亢奮的都往上挺了挺身子。

     

    “尼瑪,沒準還真可能是他,這個混蛋的男人居然敢來老子家里找老子的女人,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煩了!”

     

    一想到那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竟然是白玫瑰售樓處的經理,還敢這樣膽大妄為的來找白玫瑰,并且碰過白玫瑰的身子,老何就十分的憤怒。

     

    “何叔叔,不管他,讓他敲吧,敲一會他感覺沒人回應肯定就走了,我不想見到,更不想被他睡了,別讓他耽誤咱們做正事,你趕緊睡我呀。”白玫瑰極度渴望著,現在就要開始了,受不了呀,就扭動著身子想讓老何繼續。

     

    老何看著白玫瑰這渴望的模樣,心想著她說的不錯,心里的欲望再次爆發,正當老何想再次快要進去的時候,外面的敲門聲音就更響更激烈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