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帳中香小說:公主殿下微臣饞了玉U勢

    白玫瑰已經顧不上什么羞恥之心了,她心里就是要趕緊的讓老何進去。

     

    “小白,我慢慢的進去呀。”老何說著往里面輕輕的一送,門口炙熱。

     

    “何叔叔……好討厭呀……你弄的人家好爽呀……”聽見白玫瑰這樣誘惑的聲音,老何心里也是爽極了,這還沒有進去呢,只是蹭點呀。

     

    咚咚……咚咚……

     

    敲門聲更大了起來,尼瑪的,老何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這都要進去了打擾老子的好事,老何怒火就不打一處來。

     

    緊接著,老何狠狠搖了搖頭很不舍的道:“小白,咱們先停一下,我把這個家伙給趕走,讓他以后都不要來騷擾你。”

     

    白玫瑰更是有些不舍,舒服的翻翻白眼,但看著老何這是為她出頭,她還是很高興于是就點頭答應。

     

    兩個人趕緊穿好衣服,接著,老何就讓她藏在被窩里面,隨后老何就拿著一根他平常鍛煉用的臂力器,向著門前走了過去。

     

    老何特碼的想著這個家伙真是欠揍,耽誤老子的好事非得給他一悶棍不可。

     

    “你特么誰啊,給老子滾……”老何大吼一聲,就在剛打開門的一瞬間,面色兇狠的揮舞起了手中的臂力器,向著來人砸去!

     

    不過當老何看到那個人腦袋的時候,那人發出一道驚恐的大叫,老何愣住了。

     

    臥槽!

     

    來的人根本不是男人,更不是白玫瑰的經理,來的人竟然是一個穿著一身黑色職業裝,年紀大概三十左右的美色少婦。

     

    女人的身材屬于那種豐滿型挺拔類型的,看上去相當的性感有韻味,可能是因為穿著職業裝吧,還多了一份嫵媚熟女的誘惑。

     

    老何現在火氣很大,但看到她這個樣子,讓老何也是非常的不淡定了。

     

    尼瑪,這就是個極品美女啊。

     文學

    “啊……我……我是……”

     

    老何這副兇神惡煞的樣子,把女人給嚇得花容失色,一臉驚恐。

     

    “你找誰?”

     

    老何趕忙把臂力器給收起來。

     

    “胡蝶,怎么是你?”

     

    正當老何很不好意的時候,本來在被窩里藏著的白玫瑰忽然跑了過來,見到胡蝶一臉的抱歉,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小白,還不是因為上次的事情嘛,這幾天你一直沒有答復我,我很著急,就自動上門了,你想的怎么樣了?”聽著胡蝶的說辭,似乎有求于白玫瑰,老何經過短暫的惶恐以后,瞬間鎮靜下來。

     

    “你好你好,你就是何叔叔吧?”胡蝶說話很客氣,對老何這個剛才差點給她一棒子的人,也客氣了起來。

     

    “你好,胡小姐,剛才有點誤會,你別在意,進來坐吧。”人家都那么客氣了,老何也是彬彬有禮的一笑。

     

    接著,就把胡蝶給請進來家門,不管她來找白玫瑰干什么,但來者都是客,只要不是曹陽和白玫瑰的經理,這都不是事兒,老何還等著等她離開以后和白玫瑰繼續做。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嘛。

     

    老何很熱情的給她們上茶,坐到一邊,一邊欣賞著兩位美女一邊聽著她們說的事情,心里更想讓胡蝶走啊。

     

    聽了一會,老何特碼的聽明白了,原來胡蝶真的是有求與白玫瑰,隱晦中胡蝶讓白玫瑰請他老何出山呢。

     

    因為老何原來的單位是房產局,她們的房產集團想找一個房產規劃師,當然原來在房產局上班的老何在合適不過了。

     

    當時白玫瑰就許諾胡蝶,集團很著急,所有胡蝶就找上門來了呀。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白玫瑰能來市里上班就是胡蝶幫忙的,這個人情白玫瑰是要還的。

     

    她們聊了一會,白玫瑰給老何使眼色,意思很明白,是想讓老何到她臥室里去。

     

    胡蝶也是心知肚明,給老何笑笑,端起茶杯扭身過去,就當是喝茶了……

     

    “何叔叔,你能去我們房產公司去做這個規劃師嗎?知道你不缺錢,但是,也有月薪五千,還管吃住呢。”

     

    白玫瑰非常不好意思的對老何又說道:“知道以前你在房產局上班,何叔叔,我只是還胡蝶的一個人情。”

     

    “讓我去?”老何一愣。

     

    “是啊,何叔叔,你就幫幫我吧,再說了你不是也已經退休了嗎?”

     

    白玫瑰有些可憐兮兮繼而用求的口吻又道:“我知道這事很唐突,可是,做人得知恩圖報不是嗎?何叔叔,你說是不是?你就答應好不好嘛。”

     

    白玫瑰眼神里有些倔強又帶著魅惑的撒嬌,這讓老何有些為難呀。

     

    “小白,你何叔叔提前退休是有原因的,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吧,再說了,我已經懶散習慣了,我這么大年紀了,如果去你們公司勢必要受你們公司領導管束,我一生都在公家單位上班,早就形成指手畫腳的毛病,你不怕我去了你們領導讓你下不來臺嗎?”

     

    老何婉拒道,現在他可以說和白玫瑰已經有那種關系了,以后的光景舒服爽的很,他才不會去什么房產公司上班受窩囊氣呢。

     

    “何叔叔,就在剛才的時候,你已經差點把我給弄了,就差臨門一腳了,你說我現在是不是你半個女人了,你就不能為了你的女人做點事情嗎?”

     

    白玫瑰頗為失望的道。

     

    老何想了一下,自己現在也沒有多大的事情,尤其看到白玫瑰失望的表情,如果不讓她高興的話,估計以后都不會讓他弄了。

     

    “小白,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老何點點頭答應,白玫瑰瞬間高興了,突然伸開上手摟住老何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何叔叔,你真好……”老何被白玫瑰親了一口,渾身一震,真尼瑪的舒服。

     

    “小白,你得好好報答我才行。”

     

    “討厭,人家知道了,現在被你弄的勁兒還沒有下去呢,等胡蝶走了……”

     

    倆人說著出來臥室給胡蝶說明了,胡蝶相當感謝的給老何鞠躬,老何一眼就看見胡蝶胸口里面去了,靠,真白呀,雖然沒有白玫瑰的大。

     

    三人一番客套,送胡蝶離開以后,白玫瑰就迫不及待的要和老何繼續了。

     

    “何叔叔,你比曹陽可靠多了,她想把身子給你,讓你弄死我……。

     

    老何聽著白玫瑰軟酥的話,能酥到骨頭里,哪里受的了,抱著白玫瑰就回到臥室的床上,老何要在這張床上把白玫瑰給征服了。

     

    倆人進來臥室,都快速的脫了衣服。

     

    “何叔叔,你的那個東西太大了,你要慢點,要不然我受不了……”

     

    白玫瑰羞澀的道。

     

    “小白,你放心吧,你是我的女人,我會好好的疼愛你的,要不我們先玩個游戲,讓你那里變的大一些,我再進去……”

     

    “好啊,何叔叔,什么游戲?”白玫瑰眼睛一亮,眼神閃現的都是渴望。

     

    “小白,你閉上眼睛就知道了。”老何這些年看了不少的小片,心里想著白玫瑰那里的口太小了,必須的弄大了進去。

     

    “行,何叔叔,你快點的開始吧,我好渴望呢。”白玫瑰很乖巧的閉上眼睛,老何看著她的白體身體。

     

    想象著小片上的男女姿勢,開始在白玫瑰身上游走,一碰上白玫瑰的身體,她就輕輕的嗯哼幾聲,尤其是碰到下面的風景之地。

     

    看著這么一具嬌軀,老何的動作開始變的快了起來,一邊撫摸著白玫瑰身體,一邊擼著自己的東西。

     

    特么的,越是這樣搞,老何越是受不了,白玫瑰由原先輕聲的哼哼到現在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渾身都變的通紅。

     

    “何叔叔……你好壞呀……你弄得人家更受不了了……嗯嗯呃……”

     

    白玫瑰剛開始的時候還不好意思用她自己的手磨她自己呢,沒有幾分鐘的功夫,在老何的引導下開始自己摸自己了。

     

    “小白,何叔叔哪里壞了,你那里不是很小呀,我這是刺激你呢,好讓你那里變的大些,我進去你不疼啊。”

     

    “討厭,誰讓你那里那么大的,你是怎么長的啊,是不是天天吃牛肉呀?”

     

    這話說的老何差點笑噴出來。

     

    “小白,何叔叔不吃牛肉,只喜歡吃人肉,尤其是女人下面的肉喔。”

     

    看著白玫瑰下面的口變大了不少,還有很多水呢,老何不想在挑逗她了,擼動幾下自己的大家伙,對準。

     

    “咯咯咯,何叔叔,我看你這是國外嫁接的吧,要不然怎么會那么大呀……”

     

    白玫瑰這邊還沒有說完呢,感覺一股刺疼,疼的她身子往上一挺。

     

    “何叔叔……快點……我不怕疼……趕緊的進去……狠狠的弄死我……”

    咚咚……咚咚……

     

    又有敲門的聲音,臥室里老何都快進去了,聽見敲門聲恨不得拿刀宰了他。

     

    “啊……”白玫瑰啊的一聲。

     

    “何叔叔……你插錯了……”聽見白玫瑰這么一說,老何臉紅脖子粗啊,那***插錯了,是你亂動好不好啊。

     

    “誰呀,不會又是蝴蝶吧?”白玫瑰立馬護住下面,猛的坐起來,頭發凌亂,渾身汗深深,更加的嫵媚妖嬈。

     

    “不會吧,別管他,我們繼續。”老何哪里還管這些,剛要把白玫瑰放倒的。

     

    “何叔叔,玫瑰,是我呀,曹陽,我回來了……”

     

    臥槽!

     

    特么的,游戲剛玩完,這就馬上要進去了,聽見喊叫聲一聽。

     

    曹陽居然回來了!

     

    老何和白玫瑰一聽是曹陽的聲音,頓時倆人就嚇傻了,都特么的心里不是滋味。

     

    “小白,你不是說曹陽回來會給你提前打電話嗎?”老何質問著,這次回來的是正主,倆人徹底慌了,這是偷晴呀。

     

    “這這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電話沒電吧……”白玫瑰也難以置信,滿臉的驚恐又道:“何叔叔,趕緊的去開門,千萬不能讓曹陽看出來啊,他平常就疑神疑鬼的。”

     

    白玫瑰說著就趕緊的找衣服穿,并且把老何的衣服遞過去,老何這個時候火氣相當大,本來以為等著胡蝶走了他可以瀉火了。

     

    特么的,現在倒好不但不能把白玫瑰給睡了,根本難以消火,還想著玩個游戲讓她那里興奮的時候插進去呢。

     

    “何叔叔,你還站著干什么呀,趕緊的穿衣服去開門,現在不能做了,更不能讓曹陽發現,你放心就是,等有空我就找你,一定把身子給你好嗎?”

     

    白玫瑰見老何磨磨蹭蹭不想穿衣服,意思還想要做,她很是焦急萬分,立馬過來勸阻說著,狠狠親了老何一口,接著就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

     

    老何看著白玫瑰絕美的背影,心有不甘呀,但心里盤算了白玫瑰既然答應了,遲早也能睡她,并且還真的不能讓曹陽發現,要不然不但會撕破臉皮他們還會搬走。

     

    如果走了,老子上哪里睡白玫瑰呀,這就得不償失了,老何想到這里也趕緊穿上衣服,走到他自己的房間去了。

     

    當老何剛走進房間的時候,曹陽就進門了,見到白玫瑰穿著睡衣呢,曹陽受不了啊立馬又是抱又是親。

     

    “老婆,我想死了,我想狠狠的弄你,讓你舒服好不好?”曹陽急的像個猴子。

     

    “你都起不來,怎么讓我舒服!”被打擾了好事,尤其見到老何那大寶貝,白玫瑰態度很不好,推開曹陽怒道:“你怎么提前回來了,沒有給我打電話?”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