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男朋友想從胸罩里面摸你胸:男人激烈吃奶gif動態圖

    鄭惠若微微一笑,一身白色透莎的睡衣,幾乎是透明的,胸口的飽滿傲立群雄。


    挽著頭發,修長白皙的脖頸,像特么牛奶白,一笑居然有個小梨渦。


    光潔如玉的小腿并攏著,聽說有小梨渦的女人那方面都是很厲害的,尤其是那里很會自由收縮,一定很精致。


    “你好,周師傅。”鄭惠若開口了,櫻桃小嘴,淡淡的口紅折射著光暈,讓老周看的一時差點出神啊。


    “你好,鄭總。”老周趕緊使勁咽口唾沫,這樣的女人就是一個貴婦,怎么能看上自己呢,這里面有事情。


    “鄭總,不請我們進去呀。”吳美麗插話道,接著給鄭惠若擠擠眼。


    “好的,進來吧。”鄭惠若一轉身把倆人讓進來,老周還是被吳美麗攙扶著,進去一看老周傻眼啊。


    總統套房絕對牛逼,就算老周不瞎,十年前也沒有住過這樣豪華奢侈的房間。


    三人坐在沙發上。


    “鄭總,老周,你們自己談吧,我還有事情呢,先走了。”吳美麗很是識趣,說著給鄭惠若眨眨眼走開了。


    好像嘴角說了幾句話,當老周是瞎子,可是,老周特么不瞎了啊,從吳美麗的口型上老周能判斷出來說的什么。


    “愛組織!”老周心中一震,這特么愛組織是干嘛的,讓老周不明白。


    “周師傅,我想你明白來的意思了吧。”鄭惠若雙腿交叉,露出更加光潔的大長腿,那種晶瑩剔透,老周心里有沖動。


    鄭惠若喝口咖啡,舉手投足之間都是一股股貴婦的氣質,胸口貌似開口挺大,那若隱若現的高聳澎湃顫抖著。


    “鄭總,美麗給我說了,只是我有個問題不明白,為什么呢?”


    老周看著鄭惠若的胸口顫動著,真想特么上去親一口,她的美麗端莊,優雅大氣,逼著老周感覺她相當霸氣。


    “沒什么,周師傅,我就是喜歡老男人,不瞞你說我是被男人傷透心了,想找個一心一意對我好的人過余生。”


    這特么理由太充分了,說的老周一時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


    “鄭總,只是我瞎子呢。”老周看著鄭惠若微微一笑,小梨渦調皮的若隱若現,并且她的白皙雙腿夾緊一下,臉色微紅起來。


    老周都能想象的出來,鄭惠若那兒一定是粉的,或者紅的,對于女人無非就是那么幾種情況而已啊。


    或粉,或黑,或瘦,或肥。


    老周判斷鄭惠若的應該是粉瘦粉瘦的,因為像她這樣的女人平時一定特別注意保養,是不會讓那里有什么毛病的。


     

     文學

    “周師傅,我最近肩膀有些疼,你給我按摩一下吧,聽說你是千手觀音,不如我們一邊按摩一邊聊我們之后的事情?”


    臥槽!


    這特么感情爽啊,不管你是什么總還是什么美女,只要你搭上老子的手。


    老子就能捅進你的洞……

    老周想說你這里也沒按摩床啊,張張嘴又憋了回去,得裝瞎呀。


    “周師傅,我們去床上吧。”


    鄭惠若貌似看出老周的意思了,站

     


     

    起來一步一步走到老周跟前,每走一步,鄭惠若胸前的高聳都在顫抖。


    那種誘惑傲人的一對,簡直要把老周看的如癡如醉,透莎的睡衣里面居然沒有戴小內內,剛才都沒有發現呢。


    更讓老周噴血的還是那特么兩顆櫻桃小丸子呢,在若隱若現的睡衣里都清晰可見。


    “好吧。”


    老周答應著,鄭惠若已經挽住他的胳膊,這種身體一瞬間的接觸,那種軟的溫柔,讓老周大家伙突然又蘇醒。


    再走到套間大床前的這段距離,老周余光都能瞄到鄭惠若胸口里面去。


    櫻桃小丸子粉紅嬌嫩,根據他自己的判斷,是特么硬了呢,果然啊,有梨渦的女人那方面需求就是厲害。


    更讓老周想象著鄭惠若下面到底是什么樣子的,一路走來,鄭惠若也是忐忑不安。


    這次任務不能失敗,如果失敗了后果不堪設想,不但不能為自己的老公報仇,還可能牽扯到自己的升遷。


    咬咬牙,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愛組織這顆毒瘤拔掉才行,來到大床前。


    “周師傅,你稍等一下,我去拿你需要的按摩精油之類的東西……”鄭惠若松開老周胳膊,香甜柔軟的肌膚離開。


    讓老周特么挺寂寞啊,剛才倆人走過來的時候,那種似有似無的磨蹭很有感覺。


    看著鄭惠若去了洗漱間,老周一皺眉,臥槽,這女人一定有問題,發現鄭惠若走路一撇一撇的,還特么微微翹著傲臀。


    嘶嘶!


    難不成她那里塞了東西?


    再仔細端詳鄭惠若走路的姿勢,那種小心翼翼的嬌柔走姿,害怕里面要丟出東西,又極端的想要都掉東西呢。


    老周判斷這個女人那里一定塞了東西,現在的女人太會玩了,以前做醫生的時候就有很多女人因為玩過頭來醫院取東西。


    那么是那里面塞跳蛋,要么塞黃瓜,更有甚者塞乒乓球,還有更大膽的塞活物直播。


    老周正想著呢,鄭惠若從洗漱間出來,手里捧著一個精致的盒子。


    老周并沒有注意這些,無非一些精油小香爐之類的,關鍵是鄭惠若走路的姿勢,這次她一步一頓,像特么要熄火的車子,一步一拱腰。


    滿臉嬌羞,并且帶著很痛苦的表情,咬著嘴唇,老周明白了,她下面一定塞了東西。

    鄭惠若激勵壓制著表情,微微弓著腰,雙腿夾著很緊,那雙玉足都在使勁摩挲著軟地毯。


    太丟人了,鄭惠若本來不想塞東西的,可是,一想后天就要見到愛組織的最高人物了,愛組織有很嚴格的考核。


    其他的考核她不怕,就是有一項考核必須是夫妻,還必須往里面塞東西,愛組織說這是檢驗心理的標準。


    如果不能承受往里面塞東西就不能合格,為了能連根拔起愛組織,她就只好事先試試找找感覺了呀。


    “嗯嗯……”鄭惠若真的受不了呀,里面就像有萬字螞蟻在給她撓癢癢。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