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老師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吃飯睡覺都要頂在一起

        “我敢保證,他對你絕壁有意思。”
     
        “賭十杯奶茶!”
     
        “淺淺,怎么樣?要不要賭一下?我們也不欺負你,如果他不喜歡你,我們三個人輪流,給你買一個月的奶茶,如果他喜歡你,你只需要一共給我們買十杯奶茶。”
     
        “……”
     
        蘇呈以前確實粗心,也不會照顧人,但這兩年,幫兩對姐姐、姐夫照顧孩子,總是學會了該如何照顧人。
     
        用餐期間,他會招呼厲淺淺的室友,但是對她總是特別些。
     
        厲淺淺的心底本就被室友們的一席話,攪和得天翻地覆……
     
        好不容易說服自己,要冷靜點。
     
        偏生蘇呈的偏愛,明目張膽。
     
        讓她無法忽視。
     
        ------題外話------
     
        其實,最讓人心動的就是明目張膽的偏愛吧(*^▽^*)
     
        小堂妹:她說我會長成一顆多肉,難道,這也是愛?
     
        蘇呈:……
     
    ===https://www.AiyyzX.com/ 蘇呈番外(18)熱烈我喜歡你===
     
    厲淺淺的內心,矛盾復雜。
     
        尤其是吃完飯后,三個室友相約去逛街,直接將她和蘇呈給單獨拋下了。
     
        “明天是假期,好不容易來一趟市中心,我們逛會兒街再回去,你明天早上要趕車回家,還得回去收拾行李,你就別陪我們了。”
     

     文學

        “就是,你先回去吧,我們晚點再回宿舍。”
     
        三個人說完這話,就溜了。
     
        只留下蘇呈和厲淺淺面面相覷。
     
        “吃飽了嗎?”蘇呈看向她。
     
        “嗯,都吃撐了,有點不舒服。”
     
        今晚蘇呈一直給她各種投喂。
     
        不知不覺,她竟吃得有些撐了,肚子脹脹的。
     
        “你等一下,站在這里別動,我馬上就回來。”蘇呈說完就走了,厲淺淺則站在原地,還在糾結自己和蘇呈之間旳事。
     
        蘇呈這人平時太不正經,你永遠都不知道他腦子里在想什么,下一句話會說什么。
     
        兩家又存在特殊關系,總會見面。
     
        一旦戳破窗戶紙,他又不喜歡自己,這以后見面得多尷尬啊。
     
        正當她思考兩人關系時,蘇呈已經回來,他還微喘著,將一杯山楂茶遞到了她面前,“喝吧,消食。”
     
        厲淺淺愣了兩秒,雙手接過,“謝謝。”
     
        山楂茶是熱的,捂在手心,暖暖的。
     
        “這個點,估計沒有公交了,我打車送你回去。”蘇呈說道。
     
        “好。”
     
        ——
     
        打車,很快就到了廈城大學,蘇呈又送她回宿舍,只是厲淺淺心里藏了事兒,兩人漫步在校園里,月影西斜,樹影斑駁,一切都顯得十分浪漫。
     
        她卻總是有些心不在焉。
     
        蘇呈早就注意到了她今晚的反常。
     
        只是沒想到是跟自己有關,他以為是清明假期將近,要回去給父母掃墓,導致她心情不好。
     
        蘇呈便想著,多陪陪她。
     
        所以快到宿舍時,他就主動提議:“反正你室友還沒回來,要不去操場走走?”
     
        厲淺淺點頭。
     
        學校操場,總是分外熱鬧。
     
        有散步、跑步的,還有圍成一圈坐在草坪上的,可能是某個社團搞活動,不知在玩什么,時不時發出陣陣哄笑。
     
        兩人繞著操場跑道走了幾圈后,就坐到了操場邊的看臺上。
     
        4月的廈城,已初具夏天的熱意。
     
        即便是夜風,也帶著一點燥意。
     
        蘇呈今日要做匯報,穿了件長袖,此時已覺得有些熱,捋起袖子,伸手解開領口的兩??圩?,又扯了扯衣領。
     
        從厲淺淺的角度看過去,可以清晰看到他優越的脖頸與下頜線。
     
        她拿起山楂茶,喝了兩口。
     
        酸酸甜甜,入口還是溫熱的。
     
        “明天一早,我要跟導師去趟外地,應該來不及送你去車站。”蘇呈說道。
     
        “沒關系,我已經預約了出租車。”
     
        “一個人坐車,要注意安全。”
     
        “現在治安環境很好,你就別擔心了。”厲淺淺笑道,“對了,你今天的匯報怎么樣?還順利嗎?”
     
        “不太順利,被導師罵了。”
     
        這次做匯報的,都是博士生居多。
     
        蘇呈跟一個學姐,是唯二的兩個研究生,對比之下,難免有些不足之處,被導師訓導,倒是不打緊。
     
        “你被罵了?”在厲淺淺的心目中,蘇呈在學習上就是很牛逼的存在,他居然也會被罵,她瞬間就樂了,“你的導師,都罵你什么了?”
     
        “他讓我多看書,多做實驗。”
     
        “誰讓你整天往我們學校跑的,荒廢學業,挨罵了吧。”
     
        “我被罵,你好像特別開心啊。”
     
        蘇呈伸手去戳她的腦袋,這沒心肝的東西,自己來這里,還不是為了她嘛,她倒好,居然還敢笑他。
     
        厲淺淺急忙伸手阻止,偏生她另一只手里還拿著山楂茶,動作幅度不敢太大。
     
        “我哪里開心了,你經常過來,我也不好受啊。”
     
        “厲淺淺,你有沒有良心!”
     
        “我怎么沒良心了。”厲淺淺還在阻擋他的手,“你別弄了,把我頭發都給弄亂了。”
     
        “陪你上課,請你吃飯,你還不好受?”
     
        “現在學校里,都在傳,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一個黃花大閨女,連男生的手都沒牽過,跟別人解釋,他們還不相信,我的名譽都被你毀了,你說我能好受嗎?”
     
        厲淺淺借著他的話茬,半開玩笑般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卻沒想到,
     
        下一秒,
     
        蘇呈原本戳她腦袋的動作停了。
     
        四目對視的瞬間,空氣都好似停滯,蘇呈就這么盯著她看,操場看臺上,有燈光,不算明亮,照進他的眼底,好似掀起了一股熱風般。
     
        兩人位置本就挨著,剛才一番打鬧,距離也不算遠。
     
        她甚至都能感覺到他的呼吸。
     
        忽輕忽重……
     
        “你剛才說什么?”
     
        蘇呈靠近她,呼吸且近,那股熱意,一點點鉆進她的皮膚里,伴隨著熱風,好似在她身上撩了一把火。
     
        尤其是他的眼神,好似帶著熱風般。
     
        讓人不敢直視。
     
        厲淺淺只覺得自己的心臟正在不斷加速跳動,直覺告訴她,再繼續這個話題,可能會出事。
     
        她強行從嘴角扯出一絲笑意,表情訕訕,“我說,我是個黃花大閨女,連男生的手都沒拉過,名譽都被你毀了。”
     
        說話間,她別開眼,她的一只手,原本還護在自己腦袋上,怕他戳自己,此時也準備放下。
     
        卻沒想到,
     
        下個瞬間,剛準備放下的手,被人一下子——
     
        緊緊握住。
     
        蘇呈本就是覺得熱,才解了領口的扣子,所以他的手心很燙,輕輕攥住她的手腕,用一種不會弄疼她,她也不易掙脫的力道。
     
        “小、小呈哥?”厲淺淺抬眼看他。
     
        蘇呈的手指松了一點,指尖,輕輕觸碰她的指縫,一點點將她指縫撐開。
     
        厲淺淺的身體完全是僵硬、不敢亂動。
     
        任由著他的手指,插入自己的指縫間……
     
        下個瞬間,
     
        他手腕用力,兩人手心緊貼。
     
        灼熱,滾燙。
     
        從他手心蔓延出熱意,一點點熨熱她的皮膚。
     
        “現在,你算不算拉過男生的手?”蘇呈反問她。
     
        厲淺淺只覺得心臟已跳到了嗓子眼。
     
        心顫如麻,咬著唇,強忍著牙顫,“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還記得,上次在招待所,你跟莪說過的話么?”
     
        “什么話?”
     
        “你說,兩個人在一起,最關鍵的就是要互相喜歡,這是基礎,現在這個基礎已經完成了一半。”
     
        “什、什么一半?”
     
        基礎?
     
        厲淺淺此時腦子反正是懵的,不明白他為什么就扯到了基礎一詞。
     
        蘇呈卻再度靠近她,說道:
     
        “這一半的基礎就是……”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