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

  • 女王強制取精調教:掀起裙子

     澤功也沒敢看她,只是握緊了她的手,一路不回頭地前行。
     
        大家將小區逛了兩圈,走的也差不多了,澤功已經記住了這個小區的分部跟結構。
     
        回去的時候,剛進院子,慕云霓就道:“我明天想去畫廊待一天,把工作全都規整一下,再把工作的電腦拿回來。”
     
        想想驚喜地看著她:“然后你跟我們一起回去嗎?”慕云霓害羞地點了個頭:“你們都是好人,我之前對澤功也有些誤會,也擔心跟他在一起之后,會影響我們跟慕家旁支的親戚關系,但是這幾天我也想了很多,您也跟我說
     
        了很多,我覺得您的眼界寬闊,分析的都很有道理。我想,還是先跟你們一起去盛京吧。”
     
        澤功激動地抱住她:“太好了!這樣我就不用兩邊跑了,這樣我就可以每天看見你,照顧你了!”
     
        慕云霓輕輕從他懷中掙脫出來。
     
        她又道:“不過,我也不能荒廢了。我……還是想要有自己的事業,但是我除了繪畫,什么都不會。”傾容哈哈大笑起來,而后望著她,寵溺地說著:“傻閨女,嫁到我們家里來,我們還能讓你受委屈嗎?回去以后,盛京的店面隨你挑,看中了我跟***想辦法去幫你要下來
     
        ,等你生完孩子,做完月子,想去大學里講課,我們也可以幫你接洽,想開畫展,想做什么,你盡管開口,我跟***全力支持你!”
     
        慕云霓笑:“嗯,謝謝爸爸!”
     
        夜色越來越深。
     
        大家在客廳里看了會兒電視,傾容夫婦就早早回房了。
     
        慕云霓也要回房。
     
        澤功哀怨地看著她:“我、我晚上住哪兒?”
     
        慕云霓為難,老實地說著:“我現在還、還暫時不能接受跟你住在一起,澤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是你能不能給我一點適應的時間?”
     
        澤功心里已經暖烘烘的了。
     
        他自然不舍得要求她太多,她現在還懷了他的小娃娃,她就是他們家里的大功臣。
     
        他笑著問:“那我在你房間打地鋪,怎么樣?”
     

     文學

        慕云霓吃驚:“我聽媽媽說,家族家生子才會這樣待主子。”
     
        澤功牽住她的手:“我就是你的家生子,你就是我主子。”
     
        這天晚上,澤功是在慕云霓床邊打地鋪睡的。
     
        雖然沒能上床,但是他睡得特別香。
     
        第二天一早,眾人洗漱過下樓,就看見澤功已經把早餐全都做好了,而且做得比傾容做得還要豐盛些。
     
        大家吃飽喝足,一家四口齊齊往畫廊而去。慕云霓道:“b市的畫廊產權已經被政府撥給我們了,是我們終身私有的,它最早的主人是如歌夫人與我祖輩,我覺得,關了太可惜,這是要永遠開下去的。我現在懷孕,
     
        也不宜操勞。我想著,我就在盛京好吃好喝先養著,安胎待產是當務之急,也是頭等大事,我等做完月子再操心在盛京開畫廊的事情。”
     
        想想:“成!咱們都聽你的!”
     
        想想昨天半夜已經聯系了夜安,要大別墅了。
     
        夜安笑:“你這娶兒媳婦的速度有點太迅速了啊。”
     
        想想問:“你家誠燦該出來了吧?”
     
        夜安溫潤道:“多謝惦記,陛下開恩,誠燦還有六個月就要出獄了。”
     
        想想一時挺感慨的:“那你好好教育他,好好教導他,爭取早日娶上兒媳婦!”
     
        夜安苦笑:“你這是安慰人,還是扎我心呢?”
     
        想想:“哈哈哈,當然是盼著你好了,現在傾藍都變好了,你也積極起來了,咱們大家的日子都越來越好,我自然也盼著誠燦能越來越好。”夜安:“成,看在你嘴甜的份上,我再找找有沒有自留的別墅,等你回來帶你去看。”
     
    ===htTp://www.falseworkshoring.com/第3854章,這是嫌棄我了===
     
    澤功這兩天一直陪著慕云霓。
     
        慕云霓去畫廊開會,宣布以后會云辦公,盡可能每周趕回來一次。
     
        員工們知道她懷孕了,紛紛替她開心,問什么時候能吃喜糖,慕云霓笑著剛要開口,澤功便道:“等孩子生下來,我會好好規劃一下,到時候一定會請你們!”
     
        慕云霓回頭看他,有些羞赧:“你不是答應我不隨便說話的?”
     
        澤功笑:“這種時候,正是體現男友力的時候,我怎么能不說話呢?”
     
        看著他倆這么甜,員工們紛紛羨慕不已。
     
        有人認出澤功就是那天來買畫的那個人,不由對慕云霓跟澤功的故事感到好奇,卻又不敢隨便打探老板的隱私。
     
        漸漸的,風聲就這樣傳了出去。
     
        過去不少對慕云霓傾心的富二代都暴躁了起來。
     
        他們追了那么久都追不到的高級仙,就這樣被人追到手了,還搞大了肚子。
     
        幾番打聽之下,知道對方姓洛的,家在盛京市,據說還是凌予將軍的后人,至此,再也沒有人敢不服氣了。
     
        周日下午。
     
        傾容夫婦倆細心地將別墅的水電關了,門窗關好,然后跟澤功一起領著慕云霓上了車。
     
        他們出發前往機場。
     
        一路上,澤功全程與慕云霓十指相扣。
     
        慕云霓基本上沒帶什么東西,想想說她肚子很快會大起來,就帶現在還能穿的衣服,夠兩身換就行,后面到了盛京再給她準備好看舒適的孕婦裝。
     
        就連她在b市的畫具,想想都提前拍了照,然后吩咐子曰根據照片上的畫具種類、品牌,也購置一份全新的,放在澤功的蘭苑。
     
        這一家子,待慕云霓實在是關懷備至。
     
        慕云霓坐飛機的時候,澤功會親自給她蓋毯子。
     
        下飛機也牢牢牽著她的手,護著她一步步踩穩了臺階才走。
     
        當他們抵達孝賢王府,直達蘭苑。車在蘭苑門口停下,蘭苑的小管家喜滋滋地帶著下人們在門口守著,親自幫著打開車門,又笑呵呵地說著吉祥話,待大家進了大廳,忙給眾人送上冰鎮的酸梅湯,不過遞
     
        給慕云霓的卻是常溫的。
     
        慕云霓感覺自己生活在蜜罐里。
     
        這一大家子從上到下,都太會辦事了,讓人感覺太溫暖舒服了。
     
        想想拉著慕云霓:“走,我帶你參觀一下,我讓人專門把三樓騰出來給你做畫室了,三樓一整層都可以你辦公用,你想怎么布置直接交代一聲,他們就給你辦妥了。”
     
        婆媳倆進了電梯。
     
        澤功也想跟著,傾容卻叫住了他:“一會兒你大哥大嫂,還有澤立澤業都要過來你這里吃飯,咱們晚上就算是在你這兒吃個團圓飯。”
     
        澤功心里高興極了。
     
        深知過去一周,父母為了他的婚事付出了多少心血。
     
        別的不說,就說傾容,從小就是皇子,在寢宮長大,吃了小半輩子曲詩文做的飯菜,可現在卻為了他娶媳婦,甘愿系上圍裙在b市給慕云霓做了一個禮拜的飯。
     
        澤功眼眶濕漉漉的:“爹地,這次辛苦你跟媽咪了,都是兒子給你們添麻煩了。”
     
        “哈哈,你知道就好!”傾容溫聲道:“不過,我們可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這么辛苦,而是看在小孫子跟小慕的份上!”
     
        澤功:“是是是,以后,一家三口,他倆最大!”
     
        傾容:“你明白就好!”
     
        這天晚餐,傾容一家子算是團圓了。
     
        他們還讓子曰給拍了照片,發了朋友圈,正式跟親朋好友們介紹他們家的兒媳婦。
     
        傾慕在傾容朋友圈下面留言:【兩個侄媳婦找的好?!?/div>
     
        傾容回應:【那是!家有梧桐樹,不怕引不來金鳳凰】
     
        傾慕:【還有兩個小子沒結婚呢,話別說太滿】
     
        傾容:【哈哈哈,有兩個嫂嫂給他們做標桿,做榜樣,他們再怎么樣也不能找比她們差的!我兒媳婦,就是小冰跟小慕這樣標準的!】
     
        傾慕:【笑臉表情】
     
        收好手機。
     
        傾慕感慨不已,坐在書桌上朝不遠處的妻子問過去:“大哥家的兒子們,一個個都找著媳婦了,咱們家邇邇怎么準備個婚事,準備了這么久?”
     
        沈歆旖正在審閱會議稿件,明天有個會議要她出面。
     
        她頭也沒抬,淡淡道:“神仙不都是天上一日地上千年么?”
     
        傾慕一聽,覺得也是。
     
        但是他很快反應過來:“這可不行,等他跟昭禾要辦大婚的時候,咱們早在黃土里化成灰了。”
     

    相關文章

    白领少妇和黑人做爰
    <div id="u7p38"><ruby id="u7p38"></ruby></div>

    <tbody id="u7p38"><div id="u7p38"></div></tbody>

    <track id="u7p38"></track>
    <track id="u7p38"><span id="u7p38"></span></track>